博客归档

在潘多拉的盒底:机动战士高达OO剧场版观感

Clipped on 27-March-2011, 2 : 03 AM from http://bbs.xhood.net/thread-14052-1-1.html

鈴城くおん 于 2010-12-28 16:39 编辑

一直忍着没有看枪版的OO剧场版,这次的DVD偷跑让我放弃了继续等BD的努力,然而只会扯淡的POPGO FREEWING的RMVB我终于还是没敢去碰,于是选择了外网上的无字幕种子。

很神奇地,不会日语的我一路看得毫无压力…总之…我认为自己大概是理解了这部片子所表达的事务…也说不定,当然这我不打算学别人玩截图,也不打算写什么政治啦、历史啦的东西,唔…我只是想谈谈我所理解的,想到的,琐碎的,这部作品本身含义,由于不加推敲趁热直接从脑子里抠出来的东西,或许会有些散乱…同时,我也不打算给予结论,只希望…有人能在这篇文章的帮助下,理解OO这部剧场版带给我们的信息…

啊,顺便说,现在我耳机里的配乐是Kalafina的《光之旋律》。

『虽然我的人生到目前为止一直被‘出人头地’的前提所笼罩着,但现在是人类全体的危机的话,我也想试试像他那样活活看啊…』

电影至半的这句话突然让我坐正了身子,如果说人类的末期症状是所有人都对整体漠不关心的话,那么我想那时候的人类还远远没有到该被宇宙的淘汰的地步,如果说TV版第二季向我们刻画了一个自私自利,只想着怎么利用环境和地位爬上更高的地位的世界的话,那么这个形象似乎已经随着代表扭曲A-LAWS及其后台老板一同灰飞烟灭了…

『这样你的家人,就都能过上幸福的日了对吧?』

在前面,有一个一直首鼠两端官拜联邦军中将的忏悔者,而在后面,还有一个把一生都献给了人民的女王,通常来说,我对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理想主义公主是提不 起兴趣的,然而转念想想,像这样纯粹的一生,又何尝不是美丽的…值得感叹的呢?当她双目失明、垂垂老矣…死去的时候,会有很多她并不认识的人怀念她。虽然 葬礼的主人生前的为人通常并不决定出席葬礼的人数,但是如果参加葬礼的人都是怀着真切的悼念而来的话…那么死者的一生,也可以说得上是令人羡慕的了吧…

『虽然说不出道理,但是…(指额头),这样的确信,还是有的哦?』

有人说笛卡儿•雪曼,但是我却在他身上发现了另一种符号,和那本多少与他的名字有点关系的《形而上学的沉思》有那么一点点类似的,他的本身似乎也是一种二 元论的存在。通常,在真相面前,为了寻求这个真相而作的大多数发散性的思考是可笑的,所以才会有“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么一句风凉话存在…当然一个 正常人要做的事情当然是一巴掌甩在这个风凉话的人脸上。反问,如果不去思考,真相又怎么会来自己找你?牛顿的头也没有吸引苹果的属性吧?雪曼上尉的情况似乎也是个奇怪的二元论,他并不多加思考,只是得出答案,然后坚信答案的真相;他肯定自己的存在,却蔑视不同于自己的人,然后他不曾怀疑…所以他走上了必然的道路,那就是死在征战中…为了人类的存亡…

『战力差差不多是10000对1,最糟糕的状况…但是必须守住,这个父亲和母亲所渴望的世界!』

说起来我觉得自己眼眶润湿有一小半是因为石川さん的那首《もう何も怖くない、怖くはない》恰到好处地响起,但是无论如何,安德烈•斯米卢诺夫的死是有价值的,勇士们为了身后的家园赌上生命的行为是最本真的,是属于一个人类心底最崇高的光芒,这与战斗的对象是否人类无关,这与战斗着的人是高尚的英雄或是卑鄙的小人同样无关…

『もう,何も怖くない…怖くはない…両手を,濡らしてく,この満たされた気持だけで…』

…他阵亡了,不,他活下来了…或许不被任何人铭记…

这场战斗大概能使任何举着“非一年战争无以言大战”UC青无话可说了…

『就算是矛盾着也要继续存在下去!这就是『活着』啊!』

格拉汉姆•耶卡超越自我的道路终于走到了尽头,犹如大阪之阵中的真田左卫门佐般的冲锋最后也止于ELS本体的外壁,甚至连句完整的遗言都没能好好地说完, 当然,如果要我来说的话,Mr.bushitou终于超越了自己,于是朝闻道,夕可死矣…带着自我满足的笑容…勇士看到了征途的终末…

『行け!少年!生きて未来お切り開け!…これわ!死ではない!人類の生きるための…』

『…分からない…』

我自己也很奇怪会把这句话作为少年的标题,当然转念也释然了,刹那•F•清英直到最后都在思考着自己将去向何方。少年曾经和笛卡儿•雪曼一样,曾经坚信着 自己,坚信这自己的行为,坚信着自己的信仰,但和雪曼不同的是,少年在信仰破灭之后依然活了下来,从那以后他就在思考,一直在进行着不可能有答案的思考。

当然,最后的最后一切都豁然开朗了,原来他是爱着人类的,即便有人曾令他亲手杀害双亲,即便有人夺走他的挚友…所以说,少年的爱过于纯粹,过于广阔,他也爱着这个世界。

少年在思考的最后得到了答案,或许前面有人拉着,或许后面也有人推着,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抉择,是他自己所作出的…

『人类必须要端正自身的知性,并以此获得进化…否则,就算人类进入了宇宙,进入了更广阔的世界…也只会孕育新的争斗而已…』

作为贯穿始终的一个概念,用心良苦的伊奥利亚•舒恩博格在最后亲口解释了自己的想法,然而他否定的并不是作为“暴力”的剑,而是沉溺于暴力忘却了知性的扭 曲。有人说刹那一炮轰掉了那么多ELS,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来战斗的。这当然是屁话,武力是保证自身生存的基础,但是知性生命、不对,是人类、他们最不可 以忘记的,是一日三省己身的思考…

有人说,打赢了不该赢的仗…通常会埋下通向毁灭的种子…当然,如果ELS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被人类歼灭的软柿子,人类会不会就这么讴歌着“我们无所畏惧”这么在宇宙里横冲直撞呢?大概,没有人知道答案吧…

『……』

以及,最后的一段,我留给ELS,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台词的ELS。他们的恒星在他们诞生之后不久就走向了终结,膨胀的红巨星吞没了他们诞生的行星,这是我 们的地球将在约50亿年之后也要经历的必然结果…ELS是失去家园的流浪者,和人类一样,他们渴望寻找同伴…和人类一样,他们也会对向自己斥诸武力的人露 出獠牙…

所幸,ELS并不像某个平行世界的1973年落在喀什的东西那样无法交流,纯粹种的变革者也不像那个世界的人工EPS发现体那样无能为力。在付出了相当量的牺牲之后,ELS和人类大概终于找到了彼此想要的同伴。

牺牲是要被铭记的,生命之花需要鲜血去浇灌。但牺牲是不应被讴歌的,人们唯有铭记着过去,才能更好地前行…所谓铭记…只要藏在心里并时刻想到就好…

『是的…真璧红音在被同化的时候,她祝福了我等…』

嗯,抱歉用了一句不是本作的台词,但是作为无法言语的ELS的代言,没有什么比这个Festem的分歧意识的话更贴切的了。

然后,这一段追加的描述是从ELS本身的角度,当然,以一个四肢健全头脑正常没有任何轻生念头的人类而言,ELS那种先融合再理解的“交流”方式怎么看怎么像是虐杀,打从心底里想要直接给一打导弹的想法肯定要大于伸手出去无数倍。嗯,没错,这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想法。

然后的然后,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角度,已经我们这个不存在ELS和BETA的位面,所以作者我的腰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地认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体接触的正常现象…

人类这种螺旋族以其个体差异为特征,李林们的心灵壁障区分开了灵魂的差异,所以才产生了善恶美丑…人与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但却因此我们才会萌生互相理解的希望…原本因为民族,宗教,肤色,性别,国别,地区所导致的偏见和差异也会因为这个希望而融合…

但是对于统合意识的ELS来说,他们无法区分个体与整体的概念,因为它们的个体来自整体,并随时准备着回到整体,他们存在于一种集合的无意识当中,显然, 你无法让一只生命只有两季的昆虫去理解恒星的一生,同样,你也无法让ELS理解每一个人类的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单一…所以,ELS伸出手来想要握手的行为 被人类理解成了吞噬和虐杀…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ELS和Festem是有相似之处的,他们都渴望了解人类,他们都从战斗行为中片面地理解了人类的一部分,攻击、仇恨、愤怒、悲伤,所 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生命消逝在战火中,然而,真璧红音给予了Festem整体“人类的感情并不仅有如此而已”的分歧,皆城乙姬则成为了相互理解的桥梁…同样 的,刹那•F•清英也成为了那座桥梁…虽然我本人并不喜欢用宿命论来解释这一切,如果简单地来说的话…

“啊啊,这种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的啦…”

于是,这部最终任务的观感就到此为止了,说它偏离了高达的主旨也好,说他坑爹玩玄幻也罢,说他很有哲学感也成,随傻逼和装逼们叫去吧…

潘多拉的盒底存留着希望…伊奥利亚·舒恩博格对人类的未来寄予了恳切的愿望…

这是一部知性的赞歌…这是一部人性的赞歌…

GUNDAM OO [マリナ·イスマイール][刹那·F·セイエイ][手紙]

刹那·F·清英 to 玛莉娜·伊斯迈尔(本想用主题色区别,却发现他们都是一样的啊,囧)

玛莉娜·伊斯迈尔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

我已经不在这世上

以武力根除战争

天人给了我战斗的意义

就好比当时的GUNDAM

我一直想知道

为何 世界如此扭曲着

这扭曲来自何方

为何 人总会在无意识间产生恶意

为何 从不试图反省这份恶意

为何 会有人肆意践踏他人人生

为何 人类存在着支配和被支配

为何 互相伤害

却又为何 拼死挣扎求生

我在追寻

我想 见到你 就能获得答案

你走在另一条道路上 和我有着同样的目标

也许可以找到使人们互相理解的道路

找到我的答案

我在不断追求

与GUNDAM一起

与GUNDAM一起

-----------------------------

刹那·F·セイエイ to マリナ·イスマイル

あなたがこれを読んでいる时

俺はもうこの世には

武力による戦争の根绝

天人が戦うことしかできない俺に 戦う意味を教えてくれた

あの时のガンダムのように

俺は知りたっかった

何故 世界はこうも 歪んでいるのか

その歪みは 何処から来ているのか

何故 人には无意识に悪意というものがあるのか

何故 その悪意にきずこうとしないのか

何故 人生すら杀わせる存在があるのか

何故 人は支配し 支配されるのか

何故 伤つきあうのか

なのに何故 人はこうも 息をとするのか

俺は求めていた

あなたに会えば 答えてくれるとか考えた

俺と违い道で 同じ物を求めるあなたなら

人と人が分かり会える道を

その答えを

俺は求め続けていたんだ

ガンダムとともに

ガンダムと… ともに

----------------------------

玛莉娜·伊斯麦尔 to 刹那·F·清英

刹那

即便你最终无法读到这封信

也请允许我将自己的思绪记述于此

作为库尔吉斯坦的少年兵

被强迫战斗 只能在战场上寻求生存之路的你

我们渴望和平的心情是何其相似

如此心有灵犀

我们为何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你欲图以武力消除世界上的纷争

就算付诸实现

你的幸福又在哪里

背负罪孽 伤痕累累

即便如此 仍然战斗

你的生存方式 让人感觉如此悲壮

与他人分享心中的幸福 使它传播开来

才是成就真正的和平

我是这么想的

所以希望你也能牢牢把握自己的幸福

刹那

祝幸福早日降临你的身边

-------------------------------

マリナ·イスマイール to 刹那·F·セイエイ

刹那..

この手紙を、あなたが読む事が無くても..

それでも、あなたへの想いを綴らせてください..

クルジスの少年兵として 戦いを強要され、

戦場の中でしか生きる事が出来なくなった..あなた

平和を求める気持ちは、私もあなたも同じなのに..

わかりあっているのに..

どうして、私とあなたの道は交わらないのでしょうか?

あなたは、武力を行使して世界から争いを無くそうとしている..

もし、それが実現出来たとしても、

あなたの幸せは何処に有るのでしょう?

罪を背負い傷付いて、

それでも戦い続ける..

そんなあなたの生き方が、どうしようも無く悲しく想えるのです

自分の中にある幸せを他者と共有し、

その輪を広げて行く事が本当の平和に繋がると私は考えています..

だから、どうかあなたも、あなたの幸せをつかんで下さい..

刹那..

あなたに幸せが訪れる事を祈って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