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垮王石的,不是门口的野蛮人,而是坐在家里的干爹!

靠人不如靠已。

————————————————————————————

危机到来时,乱为不若无为,捂好钱袋子,手持现金,等待凛冬降临吧,这只是一个开始。

大家好,今天又是周二,兔哥扯淡的日子。

最近王石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兔哥本不欲凑这个热闹,奈何许多朋友留言说想让我说说这事,既然你们这么想听,那我就聊聊。

先声明,本文非什么事实解密,完全是个人主观臆测,不负责任,只供大家一乐。

是情怀还是小聪明

我们都知道,万科当年是深圳的国有企业,1988年股份制改革时,王石本来可以至少拥有30%的股份的,然而他放弃了。

按照王石自己的说法是,自己情怀高,名和利只能选择一样,自己选择了名,放弃了股权。

其实这种话也只能忽悠下傻白甜的美少女,我们回到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实际上他也没得选择。

首先你要知道,80年代的中国,政治还很动荡的(事实上,万科股改后的第二年就发生了一些政治事件),突然有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同时代的三个首富,两个锒铛入狱,一个流亡海外至今都不敢回来。

而王石作为省委书记的女婿,无数人的眼睛都盯着他呢,想借机搞垮他岳父的政敌也一定大有人在。

你想象一下,如果今天的媒体爆出一篇《XX省委书记女婿借股改鲸吞国有资产》,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所以他自然是得夹起尾巴做人,有些利益是不得不放弃的。

另外,在80年代,其实人们根本不认为股票有价值,王石谋求改制并不是要获得企业的股权收益,而是为了让企业不再受上级单位的管束,经营上更自由而已。

上交所和深交所是在90年代才开业的,在此之前股票的交易渠道极少,而中国人经历了六七十年代的饥饿和物资匮乏,好不容易手里有了点储蓄,谁也不愿意拿去换成股票这种废纸。所以深圳国企股改时,大家并不觉得股权是什么利益,根本没人愿意买,都是要号召(逼着)党员干部发扬风格,带头掏钱认购股票的。

在那个证券交易和公司管理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的年代,股票不意味财富,它只代表控制权,因为只有控制公司的管理团队(那会还叫邻导班子)才能够得到不少实际的好处(那个年代还比较朴素,也就是给自己定点高工资、公款吃喝报个销、给自己安排个专车啥的),股东却没什么收益。

我们现在老拿王石和柳传志股改后的股份对比,去证明王石有情怀,其实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因为联想的股改是在1994年,那个时候大家已经意识到股票的价值了。

在王石股改那个年代,最完美的方案,就是自己既不用承担风险,买那么多卖不出去的股票,又能把公司从上级单位的五指山底下拽出来,获得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和利益。

王石就是这么干的。

与其说他有情怀,倒不如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一如他后来在与宝能之争中的表现一样。

股份改制后,深圳市特区发展公司持股降为了30%,仍然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对于这个天天闹独立的儿子,深特发还是很忌惮的,矛盾也时有发生。

而在最初,股份比例就是个形式,大家还是以政治默契为行为准则,股改的政治目标是为了释放企业活力,所以深特发虽然是第一大股东,却也给了万科管理层一定的自主权,因为这是政治需要。

但是随着中国市场经济和公司制度的不断完善,大家都开始习惯股份代表话语权的制度,于是王石发现,自己不控股又要控制公司越来越难了。

所以在2000年,他踢掉了亲爹深特发,引来了华润持股15%,成为第一大股东。

这里面估计有两层原因:

第一,华润的前身是我党抗日时期在香港建立的地下交通站,历来就是党的钱袋子和白手套,树大根深,背景雄厚,引来这只大老虎,深特发作为一个地方企业只能退避三舍。

第二,当时华润的掌舵人宁高宁,是王石的好朋友,华润入主万科,事实上与王石是一致行动人,能够巩固管理团队在公司的控制地位。

华润进来之后,给了王石更大的授权,后来宁高宁调去中粮,宋林上位,由于宋林和宁高宁基本属于一个派系,华润对万科的态度也没有太大的变化,20多年相安无事。

这个和平一直持续到2014年,华润老大宋林在反腐风暴中被双规,傅育宁上位(这说明傅育宁跟宋林肯定非同一派系)。

宋林刚刚出事,万科马上就推出了“事业合伙人计划”,让核心员工成为事业合伙人,用他们的项目奖金和利润成立基金购买万科的股票。这其实就是王石担忧华润对自己的态度会转变,想要抢在傅育宁坐稳之前,增加与华润谈判的筹码,因为这些事业合伙人都是王石选出来的,自然都听他的。

但是,万科的这个动作反而事实上加深了与华润之间的相互猜忌,为后来的翻脸埋下了祸根。

接下来,就到了我们熟悉的万宝之争。

是门口的野蛮人还是家里的干爹

宝能集团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何来底气要收购万科?

这就要说说宝能的姚振华了。

据说姚振华之前在冯仑的撮合下跟王石见过面,他应该是知道王石在谋求摆脱华润的控制,所以客客气气的提出想跟万科合作。结果热脸贴了冷屁股,王石相当傲慢的指责姚振华实力不行,就算老子脱离华润,也轮不到你。

兔哥觉得王总这几年爬山可能是把情商爬低了,人家上门来跟你商量买你的股份,肯定是有备而来,王石也没搞清楚状况,就很傲慢的对待,据说冯仑当时气得都拍桌子了,太TM不给人面子了。

从后面的事来看,宝能很可能是跟华润通过气才来动万科的。

下面讲点稍微专业的知识,宝能的钱从哪里来。

很多人质疑宝能的资金来源,现在明面上有家公司叫前海人寿,这个前海人寿就是宝能的钱袋子。前海人寿是一家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概率就是浮存金,玩保险浮存金的当今第一人就是巴菲特,依靠浮存金作为杠杆来收购企业。

浮存金简单的理解就是,你买了保险但是不一定马上会出险,这些钱留在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只需要准备一部分钱来应对日常赔付,因为所有投保人不可能全部同时出事,所以就有剩的钱可以用来投资。

前海人寿发展超快,于是宝能就用这些钱在二级市场大量收购公司,之前就已经成为了南玻A的控股股东。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既然王石一直在谋求提高自己的控制权,那2014年的时候,万科每股只有10几块钱,明显是捡便宜,管理层为什么自己不想办法买进?

其实这就是炒股票的难度,连管理层都难以炒好自己的股票,我们散户还能比管理层更清楚自己的公司吗?

你要非说这些大佬是奉公守法,避免内幕交易,我只能呵呵了。

其实王石不愿意个人承担风险的保守性格,早在88年第一次股改他不愿持股时就已经暴露出来了。

接下来,宝能开始在二级市场上狂买万科,王石就慌了。

木已成舟,这个自己根本瞧不起的宝能,已经成为了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怎么办呢?

我们一般自然的想法就是去找干爹华润求救。

王石也是这样做的。

华润客套一番,声援了一下王石,少量增持了一点意思了一下,然后就说爹也没钱了。

王石再求救,公开发表声明回顾了二十多年来的合作,然后向傅育宁表忠心,说华润是好股东,希望能继续合作。

华润很快对万科管理层的投诚作出了愉快的回应:华润不反对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宝能)。

估计万科管理层这下终于反应过来了,中计了,这TM是在与虎谋皮啊!

万科只好筹划H股增发,向各位董事汇报,但又遭到华润爹的否决。

万科谋求华润支持与其旗下华润置地整合,爹否决。

其间又传出华润的前任掌舵人,是几年前就调去中粮的宁高宁可能会入局支持王石,结果很快中粮就宣布宁高宁突然卸任,被平调去了中化集团,老鹰被离巢,也不知是福是祸,反正肯定是顾不上帮王石了。

尼玛真是走投无路了啊。

万科只好先停牌缓一缓,想想办法再说。

停牌后,万科再与华润沟通,华润说的更明白了:现在拿不出资源改变局面,建议万科接受宝能,我猜此时王石脑门上一定大写个“我日”。

于是面对宝能这个门口的野蛮人,万科只好实施“毒丸计划”。

插一句,《门口的野蛮人》是20本最具影响力的商业书籍之一,建议大家读一读,面对门口的野蛮人,有几种对策:白衣骑士,金色降落伞,皇冠宝石,毒丸计划,焦土战术,兔哥就不一一展开了,各位可以自行百度之。

接下来万科跟爹说,我要去找帮手实施毒丸计划,华润说你去找吧,不过要是影响我的利益,我一样还是否决。

拨开这些云雾,华润的态度十分可疑,所以我大胆猜测一下:

华润这一系列动作的最终目的,很可能就是要搞掉王石和管理层,把万科变成名副其实的华润旗下央企控股企业,服从华润的一元化领导,从根本上结束了二十多年说了不算的局面,这也符合这些年国进民退的大趋势。

这个时候,王石已经清楚的看到了局势,宝能和华润原来从开始就是一伙的!

早在去年,我就说王石输定了,因为他面对的最大敌人根本不是站在门口的野蛮人,而是坐在家里的干爹。

那个曾经给他资源,一手缔造他辉煌的干爹!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至于说深圳地铁准备进来搅局,我觉得只是个小插曲,估计进不来,大神角力,入局者必被碾碎,地方政府想对抗中央,门儿都没有,深圳地铁out。

所以王石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隔空喊话华润,说你连最后的遮羞布都不要了。华润要遮的,可能就是让宝能作为打手,搞掉万科管理层,彻底控制万科这件事。

然后王石又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说明他对华润的幻想已经破灭,此时终于明白自己大势已去。

所以在6月28号的股东大会上,王石一反常态的又是道歉,又是认错,说自己可以辞去董事长职务,能保住万科总裁郁亮就行。

而王石这一番表态,我也不知他安得什么心思,因为他这是把郁亮送上了绝路——前朝力保的余孽,怎可轻易放过。

最近剧情又突然反转,前中石化董事长傅玉成又出来说话了,黄奇帆也出来说话了,各路大神为了一个万科股权之争悉数登场。

关于万科为什么会是一个利益的焦点,你们结合华润的历史,以及这两年的一些大事自行研究,兔哥就不讲了,我也不敢乱讲,小命要紧。

到了目前这个态势,反而对王石是有利的,因为当前局面他原本必死,但是如果能把这湖水搅得越浑,就越可能找到对手的破绽,才能有反扑的机会。

最新的消息是深交所也出手了,这局面乱的可能就差强哥亲自出手了吧。

无为即有为

故事就这么多,万科事件将“门口的野蛮人”,第一次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为中国资本提供了一次新玩法和范例,原来资本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还可以这么玩。

作为一个风险工业家,兔哥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资本有很多花招,满世界找一个好项目投进去慢慢等是最笨的那种。

我觉得,万科事情目前看起来只是一个股权之争,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万科的股票领跌,整个地产界都元气大伤,它很可能变为中国房地产的一个转折点,一个标志性事件。

它预示着制度套利下老一代企业家即将谢幕,也预示着中国房地产高速增长的时代即将终结。

万事万物都有自身的增长规律,就跟地心引力一样,资本市场最终都要均值回归,一种资产一段时间的超额收益,一定会以一段时间的低迷来回归。

我们来看下宏观数据:

中国大陆人均GDP已经逼近1万美元关口,台湾当年就是在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后经济开始降速的,大陆就算比台湾猛点,天花板在一万五也就顶天了。而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到60%左右了,我们的经济总量也达到美国的60%了,降速是一个必然现象。

再看看我们身边的例子:

兔哥的老家,一个三线城市,55岁退休工资平均在3000月左右,然后他们自己再打一份工,比如干个保洁钟点工什么的,收入也在2000月左右,两个55多岁的人家庭收入在1w+,这还是我们那个小地方,收入水平真是不低了。

然而他们如果没有继承或私有化的公房,买房子还是很困难的。

前两天我去理发,听店里的人说他们已经承受不起北京每年50多万的房租,正在把店迁移到河北去,旁边餐馆的老板也说起他赚的钱已经不够交房租了。

最近我也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离开北京,而且有很多30多岁,正处在事业上升期的人卖掉自己的房子,换几百万回老家生活了。

同时,很多制造业企业家,开始瞄准海外投资,前一段热炒的美的公司并购德国机器人巨头库卡,就是一个例子。

这个城市的财富正在流失。

这个国家的财富也在流失。

种种迹象都表明,中国可能无法再像过去三十年那样大踏步的前进了,用人民日报权威人士的说法,就是“L”型新常态,这是共识。

60、70、80这几代人,红利已经享受得差不多了,风险却还没承受过,所以全世界都在避险的时候,只有中国人还在大量投资,因为我们没经历过韩国美国那种死亡的滋味,不知道害怕。

目前中国经济主要风险还是在楼市,只要楼市不崩盘,股市也无忧,毕竟每个人的财富在不断增加,无风险收益率在不断下降。

但是如果楼市出现较大下跌,例如整体30%-40%的下跌,那么包括兔哥自己在内,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资产负债表都会塌陷,因为负债是刚性的,我们如果不愿失去自己的房子,就必须失去自己的消费能力。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有一颗巨大的不定时炸弹——地产债务违约带来的通缩紧缩。

这些观点也许会引起大家的不适,说多了又要有人留言骂街,友谊的小船真是说翻就翻。

因为我们都是屁股决定脑袋,拥有房产的人是不愿意去相信房产可能下跌的,这是人性。

但投资却是反人性的,客观规律不是你不愿意接受它,它就不会发生。

很多人觉得,房子稍微跌一点有什么关系,我不卖不就行了?

这里再介绍一个债务塌陷的概念。

债务不是以线性的方式下跌,而是以加速惯性的方式塌陷。假设买房人首付300万,贷款300万买房,房价跌40%,房子变成了360万,但是贷款的300万你要照还,所以你的净资产就从300万跌到了60万,资产缩水80%,这就是塌陷。

如果这个时候你急需用钱要卖房子,那么只能以360万把房子卖掉,还给银行300万,收回60万资金。这个时候市场上就多了一套价值360万的房子,供给会程几何级别的增长,相对需求就会急速萎缩,所以楼市的惯性很大,上涨可以加杠杆一直涨,一旦转向后很难恢复元气。

日本1990年,韩国1998年和美国2008年都经历了债务塌陷,央行大幅度宽松,疯狂印钱,但仍然避免不了严重的通缩。

所以虽然我以前一直是劝人买房的,但是从这个月开始,任何人问我买不买房,我都说不买了。我相信近几年房价仍然是上涨的,但是我不知道这个系统性风险会爆发在哪个点上,如果你是要把所有财富压上去,我会觉得这个风险比收益要大。

那下一个问题来了,不买房钱贬值怎么办?

我的回答是,如果你不能全球配置资产就没有办法,这是你在中国必须承受的损失,盈亏同源,就跟你过去三十年享受中国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一样。

这样的回答很没意思是不是?说了等于没说,所以我们必须又来谈下人性。

人们面对可能来的危机,本能的反应一定要做点什么,哪怕最后失败了,或者选择了一个愚蠢的路径,也算安慰。

生活中这可能是对的,心灵的安慰有时候比实际的损失好受得多。

所以公司业务一旦下滑,我们就开始折腾组织机构调整;制造业一出现困难,我们就开始搞转型升级;经济发展一开始停滞,地方政府就开始出台五花八门的政策。

这些事情的本质,都是我们不愿意接受低增长的现实,一定要做点什么强维持高增长。

毕竟努力过了,总比坐以待毙的好,这就是人性。

但再说一次,投资是反人性的。

在通缩的危险下,无所为,持有现金什么都不动,可能是最好的抵抗,哪怕贬值。

每个人都想自己的资产价值直线向上,但那只是美好的愿望,巴菲特老爷子都有回撤的时候,何况我们呢。

所以我宁愿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也不愿意加杠杆再配置高风险资产了。

作为一个小人物,老想着一夜暴富是很危险的,少亏当赚,等待经济复苏吧。

目光放远,国运即我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只要你看好中国长期的向上,今天的短期波动,也许是历史长河的一朵小浪花吧。

危机到来时,乱为不若无为。

捂好钱袋子,手持现金,等待凛冬降临吧。

这只是一个开始。

Evernote helps you remember everything and get organized effortlessly. Download Evernote.

Posted on 2017-02-14,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