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严冬都将成为过去———2010年新年贺辞

写的好哇。


每一个严冬都将成为过去———2010年新年贺辞

2009-12-31 21:16:38 水面之下

你可能不会相信,在满是弹坑的阿富汗,这个季节有3000多匹驴子爬行在崇山峻岭间,它们的身上背着苦难的阿富汗人民的选票。

你或许会有了解,在繁衍着大流士子孙的波斯,这个季节有上万名的普通民众涌上德黑兰的街头,他们高高举起的手上写着:“Where is my vote ?”

你肯定不会忘记,在布满伤口的世界的东方,这个季节有一个名字登上了《时代》的封面——中国工人。他们被遗忘了很久,重新拾起却是在彼岸的国度。

如果站在嫦娥的宫殿俯视这个星球,你会发现最广袤的土地东起自被称为太阳之国的日本,西到达千帆相竞的地中海,往北是常年刮着寒风和长满针叶林的 西伯利亚,南边可以看到土著的人类还在丛林中延续着几千年的生存方式——这就是亚欧大陆。这里都是上帝的子民,有着不同的肤色却有着共同的需求——生命和尊严!

这里是富饶的亚洲,当日本以坂上之云的姿态登上文明的巅峰时,英国人带着嘲弄和遗憾的口吻评价清帝国说:“如果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文明,那么就让枪 炮告诉他们什么叫文明!”太阳之国的日本为美国人佩里树立了雕像。而清帝国的臣民从山东开始对欧洲人的教堂、牧师甚至幼儿发动了屠杀。马格尔尼留下的文字说:“中华帝国是一艘巨大的破船,之所以还没有沉没是赖于几个掌舵的舵手,但是它正在沉没。”日本的福泽谕吉告诉自己的同胞:“我国不可狐疑,与其坐等邻 邦之进,退而与之共同复兴东亚,不如脱离其行伍,而与西洋各文明国家共进退。”俄国人的舰队开进了日本海,海参崴被改名——符拉迪沃斯托克——它的中文意思是征服远东。

严寒和霜冻并没有使这块土地寸草不生。一个苦难的亚洲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文明。亚洲人民被古老的咒语统治了上千年。

暴君教给他们的是服从而不是异议;暴君教给他们的是集体而唯独没有个人;暴君不仅用铁还用巫师控制着他们的心灵。蒙着黑纱的、头缠白布的阿拉伯人,一手拿古兰经一手拿驳壳枪;面色黝黑安详的印度人,一边坐卧冥思一边举起了反抗的大旗;曾经在万里长城下战栗的黄色脸孔的中国人,一边穿着儒教的长衫一边点燃了启明的烽火。

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自由!

不是每一声呐喊都会赢得掌声,也不是每一次反抗都会获得胜利,但是每一次呐喊和反抗都是在天亮前点燃的微光,温暖着每一个人。正如伊朗人所说,他们曾经被阿拉伯人征服,曾经被蒙古人征服,但从未被专制征服。

这是个与往年没什么不同的冬天。北国的风雪还没有过去,南国的微雨却已经到来。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生命尊严的向往。它就像一盏明灯,照耀着人类的漫长而黑暗的夜空。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认同勤奋工作、踏实生活、相信朋友和热爱他人。人类的惰性在于寄生和游戏。如果可以使让他不受任何约束而享有生存 的任何条件,这个人会贪得无厌。我们总是忘却了祖先的警告,在遥远的天边,没有什么可以抹杀历史的痕迹。人类的寄生本能,使得在权力的庇护下,如果不是大 多数人,也存在一部分人有着如蛔虫一般的寄生本能,不断残忍而贪婪地吸吮着这个社会的机体。因此严复将《论自由》翻译成《群己权限论》,我们对自由的理解 并不需要高深的理念。人类若想获得一个更高尚,心灵满足的生活,那么就要驱除动物一样的以暴力和不义褫夺他者之所有的下流惰性。不是我们遗忘,而是我们失 明,以这种下流为光荣而洋洋得意。

你可能不关心,但请不要忘记。那些在南京桥洞的寒风中因为衣衫褴褛而死去的民工,或者年迈老无所依尚在路边捡拾垃圾的老人,还有因为贫寒而上吊的 上海女大学生,请不要忘记,他们就是我们。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胞。如果你有饲养宠物的爱好,而你的宠物可能一月的消费超过贵州山洞中上课孩子一年的消费,你 不需要感到愧疚。我们不是罗伯斯庇尔,不会因为你的不自由而强迫你自由。我们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记。

不要在你身登高位时俯视你的臣民,在上帝面前,他们和你是平等的。“此亦人子,宜善待之!”他们和你一样,有面色红润的妻子,有孩子,有老人,因为他们才成就了你。

不要在你穿上西装的时候忘记你的父老乡亲,你的,中国的城市仅仅是一个硕大的农村。当你看到年轻美丽的女子依偎在头发斑白的欧洲人怀里时,你应该知道我们并不富有和强大。

不要在别人前往灵山寻求忏悔时感到好笑,甚至当他跌破头颅流血时,你感到庆幸那不是你。然而命运总是会巧合又必然地告诉你,下一个就是你!

这个冬天的新年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北京的雪已经覆盖了城市的每个屋顶。广州的夜市依旧是人流涌动鲜花如海。在上海,太阳还没有从地平线出来,街 道上已经响着沙沙的扫地声。喀什的夜空还是那么的澄净空灵,似乎在召唤着古老的大唐的风度。我们不会以70码的速度走过斑斓的09年,但是我们会以上千年 的时间用来祭奠。祭奠那些为了繁荣、自由、幸福和富强而努力奋斗的人们。让我们用宽容却有别于遗忘的方式来埋葬诸如毒奶粉、开胸验肺、黑社会、强奸幼女之 类的罪恶。冬天的风霜还在刮过东方的每一座乡村、田野和山脉。但是你告诉我的温暖,我会告诉每一个人。

太阳从总是从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地升起,21世界的开头,世界的东方还在迷蒙中转醒。耳边传来各种喧嚣的声音,但是苦难的巨龙带着累累的伤痕已经 转醒。“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看得见桅杆尖头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颠远看东方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快要成熟的胎儿。”每 一种进步都有赖于各人的进步。没有哪种谎言可以说到永远而不变。当印度人说:“他们只有GDP,没有文化、没有思想。”拿破仑说:“中华帝国像一头熟睡的雄狮,一旦转醒将震撼全世界,还是让他沉睡吧。”撒切尔说:“中国人永远不会超级大国,因为中国人只输出廉价商品,他们没有文化,没有思想……他们的历代儒家文人的修为,以及他们在两千多年中的顽固坚持下丧失了真理”。甚至连一部《变形金刚2》的上海赫然出现:“帝国进出口公司”的字样,可以知道我们远没 有那么强大。我们有的还是被目为“帝国”的偏狭荣耀。

我们曾经有驰骋大漠的大汉,有万邦朝圣的大唐,有千帆下海的大宋,我们唯独没有现在;我们有旌旗猎猎的祖国,有众口一声的主义,我们唯独没有自己;我们有纵横四海的军舰,有横扫千军的集团,我们唯独没有自由。

我们在文明的航船上继续缓慢而且艰难的前行,船上坐满了寄生虫和应声虫,船底有成千上万的民夫、妓女还有乞丐。

不知道你看有没有看过欧洲的冬天,夜晚猫头鹰躲在针叶松里,洁白的雪压在院子后面的围墙上,一轮满月像擦亮的盘子挂在屋后的树梢上。蒲公英的种子 在雪下冬眠。圣诞老人背着大大的袋子从远方赶来。你是不是觉得很相似?是的,欧洲的冬天跟我们的冬天其实没什么两样。大兴安岭的落叶松下面也埋藏了很多的 种子。开春的时候也有很多梅花鹿在潺潺溪水边喝水。强壮的鄂伦春人在森林里捕杀咆哮的棕熊……

呵,这是我们美丽的祖国啊,我们是那么地爱她!

2009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来到了。这是一个新鲜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令人并不绝望的冬天,这是一个万物生长的春天。因为并不是每一个冬天都不可逾越,每一个严冬都将成为过去!

祝我们美丽的祖国繁荣昌盛,祝所有的工人、农民、白领、老师、公务员、军人、作家、个体老板、ceo、性工作者、监狱服役人员……凡是在祖国大地上生存的一切生灵包括古往今来的神灵新年快乐!

Posted on 2013-03-13, in Creek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