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信行业的前世今生

No Comment. 不过(4)里面提到的那个模式,当时看的时候没感觉,不过现在,倒是有些恍然。

作者未写完。


中国通信行业的前世今生(1-4)

2008-08-22 00:41:15 赵行德

中国通信行业的前世今生(1)

前面看到有人谈到产业链的问题,正好说说中国的通信行业。

中国早期有四家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商——巨大中华,代表的是巨龙、大唐、中兴、华为。

这几家厂商,是从进入程控交换机市场开始的

在80年代的时候,中国的固定电话都还在普及当中

装部电话都还需要好几千元的初装费

这跟当时程控交换机价格昂贵是分不开的

当时的程控交换机市场几乎被外国厂商垄断,每线卖到200多美金

再加上外线的价格(就是到你家的电话线),装一部电话需要3000-5000元

当时雄霸中国交换机市场的外企有:西门子、爱立信、上海贝尔、富士通之类的通讯厂家

当时开通一个万门电话局,要花上千万元,花费挺长的时间

所以那时候,通讯外企雇佣了大量的人,提供了丰厚的待遇,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到处乱窜

由于有大量的电话局要建设,因此需要大量的人员出差

很多人一年需要出10个月的差

当然,这些外企还是蛮人性化的,在96年

就能为普通员工提供300元的住宿标准,和150元/天的出差补贴

有的公司如果采取包干制,每天补助250-300元

于是遇到一大帮人出差的时候,就会出现如下场面:

大家到一个城市,先租下两套三居房,10几个人都挤进去

每天安排一、两个人卖菜做饭

一副其乐融融的大家庭生活啊

如此一来,很多人一个月就能赚1万多元

这在90年代中后期,简直就是巨款

恐怕相当于现在月入3-4万元

那时候的这种工程,工作量其实并不大

这类安装开通的工作,在国外是按中学毕业生的要求设计的

因此工作分得非常细

但在国内,这样的外企因为语言的原因,所以只会招大学生

而90年代国内的大学生都是千里挑一的人

这样的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就太简单了

所以当时外国人设计的流程,需要3天的工作量,中国人1天就干了。

在外出差还能混补助,于是大家就大把的时间花在了当地

有人跑去游山玩水,有人在当地谈恋爱

有不少人都和当地人结婚,甚至和客户结婚了

当时他们可能都认为,通信企业的黄金时间,至少还应该有30年吧

一点都没想到程控交换机市场那么快就饱和了。

待续……

————————–

中国通信行业的前世今生(2)

在程控交换机市场蓬勃发展的同时

有一个移动通讯行业,同样的辉煌

在90年代初,中国的通信行业仍然是停留在邮电时代。

邮电局控制着当时所有的电信业务(其实就是电话)

根本就没有现在让大家如雷贯耳的移动、联通、电信、网通

由于长时间经济强劲增长,发展而人们对信息的及时性要求越来越高

经常在外联系业务的人们,需要一种更及时的信息联系方式

而电信行业仍然处于管制中,移动电话确实有了,但是贵得离谱

需要几万元才能买到一部使用模拟技术砖头大小的移动电话

因而被戏称为“大哥大”。

当时常见的场面是,几个老板碰头,一人拿出巨大的砖头机放到桌上

那份荣耀感恐怕跟现在从宾利车上走下来差不多。

现在只有在早期的港产片中才能见到这样的暴发户画面了

对于没那么多身家的人来说,传呼机就成为了廉价的移动信息解决方案

当时人们也都把这作为时髦和身份的象征

在那个虽然躁动,但节奏还不那么快的时代

成为一个随时都被人需要的人,那也是一份相当的荣誉

更重要的是,办寻呼台受的管制很小,所以各地的寻呼台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当时寻呼台是采用包月的方式,交上10元20元,就能获得一个月的服务

一个寻呼机,普通数字机也就是300元左右,好的中文机需要上千元

当时有一个脍炙人口的广告

“摩托罗拉寻呼机,随时随地传信息”

一个哥们儿正在唱卡拉OK,被老板呼到了重要的商务场合,成为了被重用的起点

这真是挠到了众多充满上进心,却又不得其门的年轻人渴望成功的痒处

于是摩托罗拉就通过贩卖高端的中文寻呼机,获得了巨额收益

这个行业如此兴盛,竟然带动了电信大发展

打传呼和回传呼的人们使得公用电话的需求大大增加

90年代中期,繁华地段的路边小店,常常需要摆上2,3部公用电话,供打电话的人使用

一部公用电话,一个月都能带来1500-2000元的收入

相对于当时城市公务员普遍不到800元的工资,简直是巨额收入

以至于当时很多大学生私下算计,毕业完全不用找工作了

找个店面申请部公用电话,就可以躺着吃了

那时候,谁也没想到,寻呼行业也会倒下得那么快……

(待续)

每当我回顾通信这个行业短短十几年的历程

就深刻的感受到社会变化的加速,全球化竞争的残酷

短短十几年间,曾经被认为是“永不落幕”的行业,就已经分崩离析

诸多曾经成功的企业,在短短1,2年间,就从辉煌变为奄奄一息

一份曾经被认为可以做一生的优渥职业,转眼就变成了一无是处的被裁员的对象。

Youtube上一个引人瞩目的视频“Did you Know”

讲出了这样一段话:

一个人一生要做10-14份工作,而2010年需求量最大的10份工作,在2004年根本就不存在。

这再次提醒在这个十倍速的更新速度的时代,在快速更新的行业

不快速提升自己,会面临多大的困难。

———————

中国通信行业的前世今生(3)

由于中国缺乏大型程控交换机的技术,所以采取当时非常流行的市场换技术的方式。

而贝尔是当时第一家同意把程控交换机技术转让给中国的公司

于是建立起了中国第一家合资通信企业:上海贝尔

为了回报外方,当时中国承诺在一定时间内,把C2局的单子全部交给上海贝尔

C2是什么局呢?

也就是除掉北京、上海、广州等8大城市的所有省会城市的汇接电话局

所有打往外省的电话,都要通过这个汇接局

所以容量是可想而之

所以当时,上海贝尔的业绩非常突出,一年十几亿的收入

而员工也被大量派往比利时培训,提供住宿外加每天40美元的补助

中国的工资奖金还是照发,一年下来能攒下20多万

在90年代中期,这是一笔巨款,估计相当于现在的60-80万

比利时是全球钻石的集散地,比国内便宜很多

因此很多上海贝尔的员工归来时,会买上一颗硕大的钻石,带回来做成戒指,赢取姑娘的芳心。

那时候,外资通讯企业的员工简直就是抢手货,只要你说你是外企、通讯企业,就算你全年出差,日日不归家,都会有如花似玉的姑娘嫁给你。

谁也没想到,这批人由于后来通讯行业整体的产业升级,变成了一钱不值的陈旧员工

每当我回顾通信这个行业短短十几年的历程

就深刻的感受到社会变化的加速,全球化竞争的残酷

短短十几年间,曾经被认为是“永不落幕”的行业,就已经分崩离析

诸多曾经成功的企业,在短短1,2年间,就从辉煌变为奄奄一息

一份曾经被认为可以做一生的优渥职业,转眼就变成了一无是处的被裁员的对象。

Youtube上一个引人瞩目的视频“Did you Know”

讲出了这样一段话:

一个人一生要做10-14份工作,而2010年需求量最大的10份工作,在2004年根本就不存在。

这再次提醒在这个十倍速的更新速度的时代,在快速更新的行业

不快速提升自己,会面临多大的困难。

书归正传

为什么上面谈这么多貌似骄奢淫逸的东西呢?

很简单,这些内容可以告诉你这些卖交换机的外企利润有多高

尽管成本如此之高,但这些外企的利润率仍然高达100%以上

这都是因为中国没法自己产程控交换机

后来,“巨大中华”的出现,扭转了这一切

但是,这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当时的中国通讯行业,仍然是被邮电部控制,在各地的管理机构就是电信管理局

外企的设备由于进入得较早,人脉关系已经建立起来,并且他们的产品确实技术先进,并且质量稳定

中国的邮电系统已经有了很多的使用经验,并且对这些产品都很了解

因此无论从感情上,还是管理、维护上,都明显倾向于外企的产品

当时,中国自主研发的产品,质量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电话交换机是一种要求长期无故障运行的设备

全年无故障时间必须达到99.99%

一但出问题,用户们就打不通电话

这对交了高昂初装费,每月还要交几十上百元电话费的用户,是非常不公平的

并且,当时手机还未普及,除了固定电话之外,几乎没有有效的联络方式

所以一旦交换机出问题,就会遭到大量用户的强烈投诉

因此电信管理局对于质量的担心也是很有道理的

在这关键的时刻,巨大中华的背景差异就体现了出来

巨龙和大唐由于是国企背景,前者由若干家电子通信厂合并而来,后者是有邮电部自己的研究所组建的企业

所以当时他们的产品,就很顺利的进入了国家的选型行列,并且大卖特卖

而作为民营企业的华为和中兴,则完全没有这样的优势

外企的高质量高价格的产品,已经占据了C1和C2局,而C3局则由巨龙大唐和第二梯队的外企(比如富士通)分食

C1(8大城市),C2(省会城市),甚至C3(地市)局,基本上都没有国产厂商什么事了

只剩下了C4——县局了

而90年代中期,中国的农村并没有发展到对电话需求非常强烈的地步

真正爆发的地区,正是在C2和C3

此时,作为民营企业的华为和中兴,如何才能生存发展下去呢?

(待续)

————-

中国通信行业的前世今生(4)

巨大中华都已经研发出了程控交换机,但是由于身份的不同,国企背景的巨龙和大唐一来就占了上风。

面临困难局面的华为和中兴又该如何运作呢?

其实说起背景来,中兴也是早期在西安某研究所创办的,但是后来辗转转让到了深圳,脱离了旧体制。

而华为,则完全是民营企业家任正非同志创办的,他的能力绝对是中国一等一的企业家

但背景一直扑朔迷离,媒体上他的信息也不多

但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做生意尤其做通讯生意,没有背景那是不太可能的

改革开放后

总设计师钦点了两个人到南边来搞改革开放,一个是主政福建的项南

而另一个则是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

能说的就这么多,大家自己联想

华为这家公司,绝对是中国的现象级的公司

这话怎么讲?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中国现在拿了小50块金牌,但大多是在冷门项目上得手,真正全球流行的项目,很难见到中国人的影子

而刘翔则是在西方流行的田径运动中,唯一能够和西方抗衡甚至超越的人

而华为,就相当于企业届的刘翔

别看中国的实力这么强,但在世界上拿得出手的企业并不多,而且大多数都是靠着国家垄断才成了气候

倘若一旦完全竞争起来,那就悬了

而华为,则完完全全是通过全面的市场竞争获得的声誉

早在90年代后期,华为就已经相当的引人瞩目

搞得很多通讯外企纷纷悄悄购买华为的设备,运回国去放到自己的核心实验室中仔细分析

当时这些外企就说,10年之后,华为会成为全球所有电信设备提供商的噩梦

说了这么多废话,还是回过头来讲怎么打开国内通讯市场的局面

面临只有C4(县局)的市场,和坚实的壁垒,厂家们怎么办呢?

所有做过市场的人,可能都会想到:回扣

但是光有回扣,别人也不敢用你的东西

因为东西不好,又收了回扣,搞不好是要掉乌纱帽的

对于那个流动性差的时代

养尊处优的甲方大爷们,工作出政绩不出漏子保住位子,这是安身立命的东西

在这基础上,拿些回扣赚点钱,那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所以做销售只想着塞钱,往往不成

举个真实的例子

若干年前,品牌机和组装机价格相差还很大的时候

有个国企,一直采购品牌机,价格非常昂贵,而且还不好用

一个年轻人正好被提拔当了IT的科长

他打算不再采购品牌机,而改买成本低得多的组装机

这时候,那个品牌机的供货商跟他讲:

“小兄弟,你是费了半天劲,给公司省下些无关痛痒的钱;但是谁在乎呢

组装机价钱是低了,但是出了问题别人都会说,怎么会买这种杂牌机?肯定是吃了回扣吧?

如果买的是品牌机,售后有保障不说,就算出了问题,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买的可是IBM!

出了问题也不是你的问题啦”

这小伙子想了半天,于是老老实实收了供货商的回扣,买回了一大堆品牌机

当时的民营通讯设备厂商,就处在组装机的尴尬局面

并且,通讯设备可不比电脑,电脑坏了顶多1个人受影响

如果电话交换机坏了,那可是几百上千人受影响

而且,bug大多都是在实际试用中暴露出来的

由于你的设备没人用,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有什么bug,也不知道客户有什么要求

就变成了恶性循环

于是,华为中兴这些厂商,都采取最直接的办法:送设备

一个合同投标的时候,外企、国企、民企蜂拥而上,现场唱标的时候一看:

几百万的合同,民营厂商报价是:0

如果放现在,很多标书里面都会注明如果报价是0,那就算废标了

而当时,运营商的投标经验都不是很丰富,而且占便宜的心理都还比较重

看见有报价是0的设备,虽然看你是小厂商不敢太相信你

因为出了问题,决策人是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并且,他没给你钱,兜不下来了顶多拍屁股走人了

但开出来的电话局是个烂摊子,决策的人还是不好过关的(有时候客户是很想给钱的)

所以这合同是不可能给你的,但是会先让你弄几台来试试

这么一试,就算在地区局里面打进一颗钉子了

刚开始用起来,肯定是问题多多,很多厂商都经历过被人退货的经历

但这不要紧,中国很大,这个市被人退了,还有那个市

被人退个7,8回,自己产品的问题也基本都暴露了

于是赶紧修改,改好了再到别的地方去推销

在这种模式下,中国本土民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慢慢的锻炼出来了。

(待续)

Posted on 2013-03-13, in Industry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