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栽在“下跪”上面

“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都要流血。而且,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用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 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

————————————————————————————————

From: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109152.html

2009-08-30 10:17:56

周英杰

在近代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地处东亚地区的中国都是这“一亩三分地”里的第一强国。因之,很早就扯出了“天下共 主”或曰“天朝上国”的大纛用来号令天下。在这种深入骨髓的优越心理的作用下,中央帝国一向把自己看作是整个世界文明的中心,是高人一等的上天的选民。但 与此同时,则把所有中国之外的国家统统视为粗野少文的“夷狄”之邦,并在此基础之上建立起了以中央帝国为中心的悠久的“朝贡体制”。

关于“朝贡制度”,按照费正清、刘广京主编的《剑桥中国晚清史》的解释就是:“在理论上,非中国人被指望通过谒见天子时遵守适当的礼仪,来加入中国的世界秩序。这种实践便是外国人所称的朝贡制度。”

也就是说,中国和亚洲大陆上的许多有交往的国家的关系,长久以来都被中国看成是类似于藩属国和宗主国之间的不平等的关系。而剩下的个别不愿意接受这种朝贡体制的国家,则直接被中土列为低贱的“化外之地”打入另册。

因为视别的国家为附属国和处于化外的蛮夷之地,所以在中国皇帝接见这些国家派来“向化”的贡使时,为了固化这种由中 国人自己制订的“中国在上,其他国家在下”的所谓天下秩序,尽皆要求人家的使臣行中国的国粹“下跪”大礼。在中国的统治者们看来,“下跪”的背后实际上涉 及到天朝上国的面子问题和绝对权威,同时也意味着蛮夷之邦对这个由中国建立起来的天下秩序的自觉认可和臣服。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所以在外国使团来访时,尽 管负责接待工作的理藩院要处理的各种具体事务纷繁复杂,但唯于“下跪”一节上尤其较真儿,在具体执行时甚至讲究到了斤斤计较的程度。

于1644年入主中原的大清王朝,尽管在汉族知识分子看来,本身就属于夷狄乱华的异种王朝,但由于“八旗铁骑”武运 亨通,一时间征服了很多弱小的邻邦,所以在定鼎北京之后,对于以前由汉族政权所发明的这个古礼,同样采取了“拿来主义”的政策继续奉行不悖。甚至还将这一 礼仪发扬光大,把由前朝皇帝明太祖朱元璋发明的要求各国贡使在觐见时所行的“五拜三叩”之礼,换成了颇具满族特色更加繁琐的“三跪九叩”大礼。

但是,沉浸在天朝上邦的乌托邦里沾沾自喜的大清王朝的统治者们并没有意识到,当历史的一页翻到了18世纪中晚期之 后,中国的外部环境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这个时间点开始,自他们所比较熟悉的亚洲小天地之外,一些裹挟着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的气息,驾驶着 先进舰船的高鼻梁、蓝眼睛的欧洲人开始越来越多地登陆华夏故土传教经商。大清的统治者们所面临的新情况是,这些国家的洋人和那些一向对中国俯首称臣的亚洲 各国的人种根本不同,他们所属的那些遥远的国家并不是中国的“贡国”,而是和大清王朝并起并坐的独立之邦。因此,和这样一些国家的人员打交道,倘若仍然固 守原来夜郎自大式的“朝贡体制”,动辄以“文明的中心”傲人,必然会引发这些国家的强烈反弹。总之,历史给大清王朝的统治者提出了一道崭新的命题。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被自大和盲目冲昏了头的大清王朝统治者并没有对外部世界的这种变化做出及时而正确的回应。由于 他们根本不知道中国接下来面临的将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所以,在对待欧美来的外国人时,仍然以老掉牙的“夷狄之邦”的陈旧观念来看待人家,硬是要把 这些国家统统列入朝贡之国的范畴,并逼迫着人家予以承认。尤其是当这些国家派出的使臣在觐见大清皇帝时,顽固地坚持让人家行在欧洲文明里明显带有侮辱意味 的下跪大礼。结果,在中国和西方世界最初的几次试探性接触中,一个简单的“下跪问题”便成了一座根本无法逾越的高山,将一切可能进行的正常对话和交流远远 地挡在了山脚之下,并最终“化玉帛为干戈”,演化成了一场人类文明交流史上的大悲剧。

众所周知,在这方面最突出的事例就是乾隆皇帝晚年在接待由英国政府派出的马戛尔尼使团时弄得双方都很不愉快的“礼仪之争”。

1792年9月,为了和东方这个遥远而神秘的国度正式建立商业和政治上的关系,当时的英王乔治三世借着为乾隆皇帝祝 寿的名义,向中国派遣了一支由马戛尔尼勋爵率领的官方使团。这支由800多人组成的庞大船队,带着精心准备的19宗、590件充分反映了欧洲现代文明成果 的国礼,远渡重洋,经过10个月的航行,在1793年7月顺利抵达了中国天津的大沽口。

当时,乔治三世时代的英国刚刚完成了工业革命,在全世界建立起了许多殖民地,纯然是世界上的第一等强国。由于迅速发 展的英国急需获得中国的原材料尤其是庞大的市场,所以出使中国的马戛尔尼使团的一个主要使命就是希望能够和清政府谈判通商事宜,并逐渐建立起正式的外交关 系。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英国向清政府提出的要求实属正常,并无任何非分之处。

但是,在天朝大国的温开水里悠哉游哉惯了的清王朝统治者根本没有也不可能认识到这一访问的重大历史意义。虽然清王朝 上下对使团的接待不可谓不隆重,但是在内心里还是把这个使团当成了仰慕天朝威仪、远道而来以表示倾心“向化”的贡使。顺理成章的一个逻辑就是,在马戛尔尼 要求觐见乾隆皇帝时,清朝的官员硬是逼着使团人员像朝贡国的使臣一样行三跪九叩之礼。
很显然,这样的要求在马戛尔尼勋爵看来近乎是对大英帝国国王陛下和他自己的一种侮辱,自然是遭到了他的强烈反对。为 此,清朝的官员和英国的代表进行了几个回合的磋商。为了能够完成此行的使命,马戛而尼的态度后来有所软化,但他还是坚持说,清国和英国本为互相平等的友 邦,既然清国要求英国的使臣在觐见清国皇帝时行跪拜礼,那么,根据现代外交关系中的“对等交往”原则,在英国使臣对大清皇帝行下跪礼的同时,清朝的官员也 应该向英国国王陛下的画像行相同的下跪礼。毫无疑问,这样的建议是不可能为妄自尊大的清朝官员所接受的。双方由此陷入了难堪的僵局之中。

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这个“礼仪之争”最后是如何获得了暂时性的化解的。总之,马戛尔尼最后终于在承德的避暑山庄见到 了乾隆皇帝。对于马戛尔尼在觐见大清皇帝时究竟有没有按照大清朝的礼制行“三跪九叩”之礼,现有的中外各种资料说法不一。大清朝留下来的资料坚持称马戛尔 尼是下了跪的。但是,考虑到大清朝的官员一贯文饰太平,拔高自己,贬低别国,所以此说并不可信。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是宁愿相信英国人的说法,也就是说马 戛尔尼在见到乾隆皇帝时,并没有按照清朝的礼制下跪,而是采用了在欧洲觐见异国国王时一度使用过的“单腿下跪”礼制。总之,以觐见乾隆皇帝为高潮,这场标 志着东西方两个大国之间的“两个聋子之间的对话”,就这样在很不愉快的气氛中草草收场了。

事后,马戛尔尼使团除了得到了乾隆皇帝赐予的极为丰厚的礼品之外,事先向满清王朝所提出的派公使常驻北京等几项要求 几乎悉数被否定。乾隆皇帝还以上国之君才有的极为傲慢而霸道的语气,给大英帝国国王写了一份充满了炫耀和训诫意味的“赦书”。在这个奇怪的文件里,这位满 清皇帝牛皮哄哄地写到——

“天朝抚有四海,惟励精图治,办理政务,奇珍异宝,并不贵重。尔国王此次赍进各物,念其诚心远献,特谕该管衙门收纳。其实天朝德威远被,万国来王,种种贵重之物,梯航毕集,无所不有。”

满怀希望出使中国的马戛尔尼就这样结束了这次被英国主流社会解读为“充满了羞辱”的远东之旅。据说,因为自感有辱使 命,马戛尔尼一度甚至想到过自杀。但从更为宏大一点的视野来看,这次事件对于英国来讲,收获其实很大的。正式因为这次远行,英国人第一次看清楚了这个曾经 被伏尔泰等个别启蒙思想家捧上了天的神秘国度的真相,发现了它在华丽的外衣下面的真实底色。正如法国人阿兰·佩雷菲特在《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 一书说:“那只是一个泥足巨人,只要轻轻一抵就可把他打倒在地上。”

在英国的马戛尔尼使团出访中国之后不久,欧洲的俄罗斯、荷兰以及葡萄牙等国也向中国派出了各自负有类似使命的使团。 但是,由于清王朝誓死不愿意承认这些国家的平等地位,顽固地坚持过时的“朝贡体制”,这些使团都铩羽而归。其中,由戈洛夫金伯爵率领的俄罗斯使团在库伦就 因为不愿意向清朝皇帝的赐宴行叩首礼而被逼从蒙古折回。而由荷兰东印度公司驻日本和孟加拉的代表蒂津所率领的使团和葡萄牙的使团,虽然都被迫入乡随俗,在 觐见清朝皇帝时行了三拜九叩之礼,但最后的结局似乎并不美妙,他们仍然遭到了野蛮和粗暴的对待,最后带着一颗被伤害的自尊心返回了欧洲。

值得一提的仍然是英国。也许是对马戛尔尼之行的失败有点不死心,在1816年,英国政府再一次向中国派出了一个由阿 美士德率领的外交使团。可这一次使团的际遇比马戛尔尼使团还要糟糕。对于马戛尔尼使团,不管怎么说,满清王朝总体上是以“微笑政策”予以接待的;而对待阿 美士德使团则一变而成了“斥骂政策”。阿美士德甚至根本没有见到嘉庆皇帝,就被“驱逐”出了中国大陆。

哈佛大学的中国近代史专家孔飞力教授在其《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一书中这样指出:历史就是这样,未来 的一切尽管不可预见,但是构成未来的种种要件却正存在于现在的各种因素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说,马戛尔尼使团以及后来几个欧洲外交使团在满清王朝遭到的外交 失败,已经为后来发生在中国的一系列历史悲剧的上演画好了大的背景。

既然用彬彬有礼的外交渠道打不开中国的那扇巨大而封闭的大门,西方世界的必然选择就是用先进的舰队和大炮强硬地对 话。在马戛尔尼出使清廷之后不到50年,阿美士德出使清廷之后23年,他的国家终于以清朝在广东沿海所实施的激进的“禁烟运动”为口实,采取血与火的“炮 舰政策”杀进了中国的堂奥。而此前在英国的议会上坚决支持大英帝国对大清朝用兵的就有当年陪同阿美士德使团访问中国的主要成员托马斯·斯当东。

在著名的《剑桥中国晚清史》一书中,开宗明义就鲜明地指出:“欧洲人的到来并牢牢地在这里扎下了根”是决定晚清历史 走向的三大因素之一。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凭借着在炮舰政策的压力下几个与满清朝廷签订的条约,西方人大量进入中国经商、传教和游历。截至1861年, 西方各国已经正式在北京和各个沿海的通商口岸开设了公使馆和领事馆,终于实现了马戛尔尼们所要求的外国使节常驻北京和通商口岸的计划。而随着天朝所一向奉 行的“朝贡体制”的渐次崩溃,新型的“条约体制”的逐步建立,在京的外国使节觐见大清皇帝的问题遂成为一个不能回避的难题。

之所以说是“难题”,乃是因为尽管在屡次战争中吃过洋人的不少苦头,但满清的统治者还是迟迟不肯放下那种虚无的优越 感。在外国使节觐见清朝皇帝时究竟“跪还是不跪”,依然没有得到一个令人欣慰的解决方案。故此,很长一段时间内,清王朝对外国使节越来越迫切地要求觐见满 清皇帝递交国书的请求,一律祭出“拖”字诀,千方百计能拖一天算一天。

当然,谁都清楚这个“拖”字诀,只能将问题往后压,而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19世纪60年代,随着同治皇帝的长大成人,各国使节要求觐见皇帝的调门也在不断升高,终于迫使刚刚成立的总理衙门不得不为此在1867年专函征求几个对时局有重大影响的封疆大吏的意见。

自然,在这些清廷所依仗的督抚里面是断然少不了保守派的。这些人往往没有和洋人打交道的经验,但却最喜欢坐在衙门内 夸夸其谈地谈论“夷务”。他们罔顾世界大势,不允许天朝体制有任何更改,顽固地坚持外国使节在觐见大清皇帝时一定要行跪拜大礼。但与此同时,在与西方世界 不断打交道过程当中逐渐清醒起来的开明派督抚们,却力主放弃要求外国使节跪拜的老规矩。“同治中兴”的名臣曾国藩就援引康熙年间平等对待俄罗斯的先例,建 议朝廷把各国公使看成是具有平等地位的敌国的使节,提议允许他们免于遵守中国的习俗。正忙于自强运动的李鸿章也持相同的意见,他主张允许外国公使在觐见大 清皇帝时沿用晋见本国统治者的礼节。

经过再三权衡,总理衙门倾向于接受曾国藩和李鸿章的建议,有意放弃要求外国人觐见大清皇帝一定要下跪的老黄历。

1873年2月,同治皇帝宣布亲政。驻北京的各国代表又一次提出觐见大清皇帝的要求。看到这一次无论如何是拖不过去了。总理衙门终于做出决定:不再要求各国使节在觐见皇帝的时候行三拜九叩大礼,而以国际通行的鞠躬礼取而代之。

1873年6月27日是一个在东西方交往史上值得大书一笔的日子。这一天的早上五点半钟,在北京的外国使节早早地来 到了皇宫的外面等待大清皇帝破天荒的接见。值得一提的是,在接见前,还发生了一起颇具戏剧性的小插曲——前来北京交换1871年条约批准书的日本外务大臣 副岛种臣以自己的职位是大使级为理由,要求在各国使臣中第一个觐见同治皇帝,结果他靠着自己的聪敏达到了目的。

上午九点钟,接见正式开始。在恭亲王奕的陪同下,年轻的同治皇帝在紫光阁相继会见了日本、俄国、美国、英国、法国 和荷兰的公使以及德国的翻译官。各国的使节们将自己国家的国书放到皇帝前面的桌案上,行鞠躬礼,同治皇帝则通过恭亲王之口对使节们所代表的国家元首表示了 良好的问候和祝愿,使节们随即告退。这场被西方外交界企盼了12年之久的会见,据说只持续了三十分钟就宣告结束。(见费正清、刘广京主编《剑桥中国晚清 史》)

尽管在会见之后,西方的外交官们发现清廷将觐见地点选择在了紫光阁其实是大有深意的,因为那里一向是清廷接见贡使的地方,并为此而有些被愚弄的感觉,但他们如果能够想到他们的前辈马戛尔尼、戈洛夫金、蒂津和阿美士德的遭遇,应该能够懂得这半个小时所具有的重大历史意义。

屈指算来,从乾隆皇帝接见马戛尔尼到同治皇帝接见外国使臣,这中间整整过了将近80年的时间!大清王朝用了80年, 才解决了一个外国使节在觐见皇帝时下跪与不下跪的问题!于此可见,在中国任何一点些许的进步所付出的沉重的时间成本。这就不免令人想起了鲁迅先生在《娜拉走后怎样》中的警言:“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都要流血。而且,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用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 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

2009年3月12日-14日写于烟台

Posted on 2012-03-23, in PEMS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