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2-03-14

葡萄酒鉴赏必备辞典

Clipped from WSJ

我们决定要编撰一份包含100个葡萄酒词条的汇编,以供想了解葡萄酒世界的人们参考。我们决定把每个词条的解释限制在20字以内。可不幸的是,我们的编辑告诉我们说总共才有1800字的空间。所以,下面的词条汇编只包括了78条,这些可能是你想了解的知识,或者至少能提供给你一些有关葡萄酒的有趣的小常识。

其间很多词条是你可能在任何彬彬有地礼地谈论酒的场合中就能听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把乳酸发酵(malolactic fermentation)这一词条也列入的原因。这个汇编里包括了某些葡萄品种的名字,但也不是很多。举例来说,我们收入了比诺格里乔(Pinot Grigio),但没有收入维欧尼(Viognier)。就个人而言,我们远远更喜欢维欧尼,但比诺格里乔已成为美国最流行的进口葡萄酒,因此理所当然地被列入了。最后,我们避免了几乎任何有关葡萄酒品尝方面的词条,而这些品酒词条本身就足够开辟另一个专栏了。准备好了吗?下面就是按字母顺序排列的词条汇编。

酸(Acid):如在酒中酸的比例得当,它会让许多葡萄酒获得平衡度并易于长期保存。缺乏足够酸成份的葡萄酒通常被称为“软塌”的酒。

阿尔萨斯(Alsace):法国一地区,和德国接壤,出产富有特色的白葡萄酒,如胡椒味口感的格乌兹塔明那(Gew口rztraminer)酒。

酒标(Appellation):是标明葡萄产地的标识。通常是越具体越好。

原产地管理证明(Appellation Controlee):是法国的一种制度,其规定了某地域内酿酒的规则。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行业标准。

澳大利亚(Australia):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增长,澳大利亚已成为向美国出口葡萄酒的第二大国,出口量仅次于意大利。

博若莱(Beaujolais):法国一地区,该地区采用加迈葡萄(Gamay)酿制出爽口的红酒,是世界上最有性价比的葡萄酒之一。

波尔多(Bordeaux):法国一地区,最知名的是主要采用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梅鹿辄(Merlot)葡萄品种酿制上等的红葡萄酒。

葡萄孢菌(Botrytis Cinerea):所谓的“高贵的腐烂”菌,其作用是在所塔尔那(Sauternes)和其它地区酿制出某些优质的佐甜点酒,其方法是让葡萄变干瘪和浓缩果汁。

勃艮第(Burgundy):法国一地区,最知名的是用黑比诺葡萄(Pinot Noir)酿制的红酒以及用霞多丽葡萄(Chardonnay)酿制的白酒。

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用以酿制红酒的葡萄品种。著名的波尔多地区(Bordeaux)产的葡萄酒和加州的许多顶级葡萄酒就是用此品种酿制而成。

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美国产的葡萄酒90%来自该州。美国人消费的葡萄酒70%也产自该州。其最重要的地区为纳帕(Napa)和索诺玛(Sonoma)。

卡瓦(Cava):一种西班牙起泡酒。

夏布利(Chablis):法国一地区(属勃艮第地区的一部分),出产采用霞多丽葡萄酿制的适合佐食海鲜的特殊葡萄酒。在美国也用来指“无牌廉价的白葡萄酒。”

香槟(Champagne):法国一地区,出产世界上最好的起泡酒,采用的是黑比诺(Pinot Noir)、皮诺穆尼耶(Pinot Meunier)和霞多丽(Chardonnay)葡萄品种。

霞多丽(Chardonnay):生长于勃艮第地区的优质白葡萄。美国的头号单品种葡萄酒。

白诗南(Chenin Blanc):是用以酿制干葡萄酒和甜葡萄酒的优质葡萄品种。在美国有时指“廉价的白葡萄酒”,但有时也指精良的单品种葡萄酒。

智利(Chile):世界上崭露头角的葡萄酒出口国,以定价合理的梅鹿辄(Merlot)和赤霞珠酒最为著名。

1855年评级(Classification of 1855):对波尔多地区的葡萄酒按“等级”(growth)进行的著名的排名,至今仍具重要意义。“等级”的评定是基于质量、价格和营销这些要素。

被酒塞污染(Corked):指酒遭到差的软木塞的污染。一般来说有种湿纸板或淋湿了的狗的气味。

发烧友葡萄酒(Cult Wines):是上世纪90年代葡萄酒炒作泡沫的象征。指罕见的、极高品质和及其昂贵的酒,一般为加州红酒。与其说这些是酒买来喝的,倒不如说它们常常是为了进行倒卖炒作的。

去除沉淀(Disgorge):指香槟酒酿制过程中的一道程序,即在插入最后的软木塞前,把沉淀物从酒瓶中取出。

DOCG(Denominazione di Origine Controllata e Garantita):代表意大利品质最高的葡萄酒,但判断酒的质量并非完全能依赖这个标记。

唐•培里侬(Dom Perignon):早期香槟酿制史上曾作出重要贡献的一位修道士,但他并没有真正“发明”香槟。也指一种精良昂贵的香槟酒。

乔治•迪宝夫(Duboeuf, Georges):一位法国酿酒大师和市场营销大师,他为把莱新薄酒(Beaujolais Nouveau)推广到世界各地做出了卓越贡献。

回味(Finish):在咽下葡萄酒后嘴里留下的酒的余香。

第一级别(First Growth):包括五种: Chateaux Lafite Rothschild,、Latour,、Margaux,、Haut-Brion 和 Mouton Rothschild

强化酒(Fortified):葡萄酒与白兰地或其他烈酒勾兑的混合酒,如Port酒。

法国悖论(French Paradox):在1991年的一期美国 “60分钟时事杂志”(’60 Minutes’)的电视节目中发布的报告暗示说,红葡萄酒让法国人保持了健康。这引发了红葡萄酒的销量在美国大增。

安杰罗•加亚(Gaja, Angelo):意大利皮埃蒙特区(Piedmont)中一位杰出的酿酒师及流行趋势领军人物。

Gallo, E.&J: 在Constellation酒庄即将对澳大利亚的Hardy酒庄进行收购之前,它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酿酒企业。这是一家美国企业,在美国国内销售的每四瓶葡萄酒中有一瓶就出自该企业。

琼瑶浆(Gewurztraminer):一种胡椒味口感的白葡萄酒,为法国阿尔萨斯地区(Alsace)的特产。

风土气息(Gout de Terroir):所谓“泥土味道”,该理念认为,葡萄应该传递给人们葡萄的生长地区的自然气息。

冰葡萄酒(Ice Wine):(德国也叫做Eiswein)。佐甜点酒,采用冰冻葡萄酿制而成,为加拿大特产。

Labrusca(或称Vitis Labrusca):不要和廉价的意大利红酒Lambrusco混为一谈。它是在美国本土生长的葡萄,生长的葡萄品种如Concord。

卢瓦尔(Loire):法国一地区,因出产适合夏令时节饮用的白葡萄酒而著称。

马格南(Magnum):1.5升酒瓶,容量是普通酒瓶的两倍。更大的还有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其相当于普通酒瓶容量的20倍。

梅里蒂奇(Meritage):美国市场上用经典的波尔多地区(Bordeaux)红白葡萄酒勾兑的一种酒。读音和heritage同韵。

梅鹿辄(Merlot):一种混合了多种产自波尔多地区(Bordeaux)的葡萄酒的混合酒。于1972年首次作为美国酒的一种由Louis Martini酒庄进行瓶装,是美国顶级红酒中的一种。

罗伯特•孟大为(Mondavi, Robert):美国加州一位富有远见的酿酒大师,他为始于1960年代的美国葡萄酒复兴作出了重大贡献。

摩泽尔-萨尔-鲁沃(Mosel-Saar-Ruwer):德国一地区,以生长带有花香的葡萄品种──雷司令(Riesling)而闻名。

马斯喀特(Muscat):蜜糖般的葡萄品种,在世界各地广为种植,可酿制从微甜到极甜的葡萄酒。

内比奥罗(Nebbiolo):生长于意大利皮埃蒙特地区(Piedmont)的巴罗洛(Barolo)和巴巴拉(Barbaresco),是优良的葡萄品种。

新西兰(New Zealand):崭露头角的葡萄酒生产国,该国以生长多汁的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葡萄而闻名。最令人瞩目的酒庄是多云湾酒庄(Cloudy Bay)。

北达科他州(North Dakota):美国最后一个开设商业酒庄的州,于2002年开设。

香气(Nose):指葡萄酒的香气。

橡木(Oak):酿酒过程中所用的木料名,葡萄酒经常在橡木桶中进行发酵和熟化,这给酒增加了质感和不同的口味。

小罗伯特•帕克(Parker, Robert M. Jr.):《葡萄酒倡导》杂志的出版商,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葡萄酒评论家。他首创的100分制被广泛采用。

1976年的巴黎品酒会(Paris Tasting of 1976):在那次竞逐激烈的盲品会上,法国的品酒师们更喜欢美国产葡萄酒,那成了美国葡萄酒声誉鹊起的一个转折点。

根瘤蚜(Phylloxera):可以杀死葡萄藤的植物虫害。在19世纪曾对法国的葡萄园具有摧毁性的打击;近来加州的葡萄园也深受其害。

皮埃蒙特区(Piedmont):意大利一地区,以出产比较烈的红酒而闻名,产品包括巴罗洛(Barolo)和巴巴拉(Barbaresco)红葡萄酒。

Pinotage:辛辣而不同凡响的产自南非的红酒。

比诺格里乔(Pinot Grigio):意大利葡萄酒 (灰皮诺(Pinot Gris)也是用同样的葡萄酿制的) ,最近在美国成了最热门的进口葡萄酒。

黑比诺(Pinot Noir):产自勃艮第(Burgundy)地区的优质红葡萄。专家们过去曾不公正地认为美国地区不适于生长优质的比诺葡萄(Pinot)。如今这种葡萄是俄勒冈州(Oregon)的特产。

Port (或称为 Porto):产自葡萄牙的强化葡萄酒。

Qualitatswein Mit Pradikat:在德国葡萄酒酒标上高品质酒的代号。

庄园精选(Reserve):在一些国家,这个词意味着葡萄酒熟化的时间较长。在美国,这可能也代表是同样的意思,也可能什么意思也没有。

莱茵高(Rheingau):德国一地区,以出产雷司令(Riesling)葡萄酒而闻名于世。

罗讷(Rhone):法国一地区,出产知名的带本地泥土气息红葡萄品种。最著名的葡萄品种为西拉(Syrah)。

里德尔(Riedel): 一家生产玻璃高脚杯的公司,其理念是任何一款葡萄酒都有一种完美的酒杯与之匹配,该公司将此理念普及至深入人心。与needle发音同韵。

雷司令(Riesling):优质的酿制白葡萄酒的葡萄品种,以产自德国的最为上好的品种。

拉里奥哈(Rioja):西班牙一地区,以产有木质味道的红酒而闻名。

圣乔维斯(Sangiovese):生长于意大利基安蒂(Chianti)地区的优质葡萄品种。

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生长于世界各地的能酿制出带草香味的干葡萄酒的白葡萄品种。也用于酿制佐甜点酒。与Fume Blanc相同。

Sauternes:产自波尔多(Bordeaux)地区的优质佐甜点葡萄酒。最有名也是口味最佳的是Chateau d’Yquem。

沉淀物(Sediment):某些酒尤其是陈年酒的瓶底部自然形成的土状物质。对人体无害。

设拉子(Shiraz):产自澳大利亚的最著名的酿制红酒用的葡萄品种。与西拉(Syrah)相同。

不锈钢(Stainless Steel):若一种葡萄酒被标明为“全不锈钢”酒,那么就说明该酒是在温控钢罐里发酵的,这样做是为了酿制出新鲜、有水果味并且香气扑鼻的葡萄酒。

亚硫酸盐(Sulfites):自然生成的一种物质,也被人工添加进酒,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储存并稳定葡萄酒。在几乎所有的葡萄酒里都有该物质的存在。它经常为头痛症状担当不公正的恶名。

Sur Lie:让白葡萄酒在其非活性酵母中呆一段时间,经常会给酒带来更精致的质感以及口感。

单宁(Tannin):自然生成的物质,赋予红葡萄酒以质感以及便于长久储藏。这种物质有时会让你喝酒后咂咂嘴巴。

风土(Terroir):葡萄生长的总体环境 – 包括土壤、气候条件等。

海伦•特利(Turley, Helen):美国酿酒大师,很多发烧级葡萄酒因她而出现。

托斯卡纳(Tuscany):意大利一地区名,以基安蒂(Chianti)和布鲁内洛迪蒙塔尔奇诺(Brunello di Montalcino)最富盛名。

品种(Varietal):以葡萄品种命名的葡萄酒,如霞多丽(Chardonnay)。在美国,葡萄酒必须至少含有75%的某种葡萄品种才能以该葡萄名命名。

Vinifera(或称Vitis Vinifera):指某些葡萄树种,它们能生长出能酿制出经典欧洲葡萄酒的葡萄,如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当今酿制的大部分葡萄酒就是采用这些树种结的果实。

葡萄收成年份(Vintage):指葡萄采摘的年份。在美国,如要标明某年份的葡萄酒,酒中所含的95%的葡萄必须是该年采摘的。

酵母(Yeast):自然形成的物质,它在葡萄汁中造成发酵现象以形成酒。有时也使用商业包装的酵母。

金芬黛(Zinfandel):美国红葡萄品种(原产于克罗地亚)。金芬黛白葡萄酒允许其果汁与葡萄皮有少量接触使其酒汁成微红,其销量是金芬黛红葡萄酒的7倍。

如何读解葡萄酒瓶上的标签

Clipped from WSJ

假设你在葡萄酒店里想买没尝试过的酒,除了酒瓶上的标签,你没有其它信息可供参考。那么标签上的信息会给你些指点吗?尽管关于买酒的忠告和例外情况不计其数,但下面是一些普遍性的建议:

葡萄酒年份 – 这实际上是我们要寻找的首要事情。您无需在口袋里放上一张葡萄酒年份表,或弄清楚到底是2001年还是2002年的在Sierra Foothills生长的葡萄更好。葡萄酒专卖店里的绝大多数葡萄酒是准备被立刻喝掉的,所以你要确保该酒还未存放过久,尤其是如果你是冲着那种充满活力的清新果香味而去的话。举例来说,我们经常在葡萄酒店里看到5年陈的比诺格里乔(Pinot Grigio)和2年陈的薄酒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每当我们看到这样酒龄标在这类的葡萄酒上,我们就知道可以走人了(也许不会再踏进这家店里)。

酒精含量 – 如今太多的酒其酒精含量太高,这使得这些酒失去了平衡。当然,有一些经典葡萄酒其酒精含量确是相当高的,但今天许多的例行佐餐酒,如美乐(Merlot),霞多丽(Chardonnay),设拉子(Shiraz),增芳德(Zinfandel),酒精含量都在15%或以上。其中一些可能是很棒,但若是没有其它判断标准可供参考,我们还是会找酒精含量约为14%以下的葡萄酒。

标签上的动物图案 – 在过去几年中,那些标有可爱动物的廉价葡萄酒大有泛滥之势。品尝了这些酒之后,我们发现其味道普遍没有标签那么有吸引力。当然,有些好酒恰恰是在其标签上印有动物图案的。例如,加州产的鹿跃酒(Stag’s Leap)或铁马酒(Iron Horse)- 但是,说起不那么昂贵的葡萄酒时,我们最好还是别买那些似乎把动物图案作为主要卖点的葡萄酒。对动物的大肆渲染,往往是提示我们不要买这样的酒。

产地 – 这方面的说明越具体越好。标明产自纳帕谷(Napa)的葡萄酒相对于笼统地标有产自加利福尼亚州的酒,前者可能是个更可靠的选择。这一点全世界无一例外。可惜的是,这点便利在价格上也会体现出来,因此在性价比上这或许帮不了你太多忙。目前世界各地有些传说中的著名葡萄园和能生长出高品质葡萄的地块,如果你能留心记住几个,那可能会有助你对酒质作出较有把握的猜测。

葡萄园内装瓶 – 这意味着酿酒人也亲自动手在他自家地里种植葡萄。通常我们认为这是个好事。

庄园精选 – 对美国葡萄酒而言,这种说法根本什么都没说,因此不妨忽略它。全世界有无数针对庄园精选的规矩,但谁也不能保证这些规矩在世界其它地区有什么意义。除非你懂些某些地区关于庄园精选的规定,例如,在西班牙里奥哈葡萄酒产地(Rioja),那里有真正意义上的区别,否则就不要在这方面费心了。

老葡萄树 – 理论上来说,老树的产量较少,但结的葡萄更可口。但问题是,没人曾为“老树”做过明确的定义,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在标签上这样标明。所以,也别花心思在这上面。

电话号码 – 这要你多花点时间,因为我们指的是酒瓶背面标签上的小字。但你会惊奇地发现,如今许多的小产量葡萄酒在瓶标签上印有电话号码并欢迎买主给酒庄去电。我们发现,这标志着这些酒庄极有个性。若干年来我们曾多次打过这些号码,酿酒师或酒庄老板亲自接电话的概率高得惊人。

细节,细节,还是细节 – 我们年轻时,喜欢已故的汉斯•科内尔(Hanns Kornell)的Sehr Trocken酒,这是在他加州的酒庄酿制的一种起泡酒。标签背面是手写的日期,标明酒是何时“酵母溶解”的、香槟酒的瓶颈处的沉淀物是何时被去除的以及真正的软木塞是何时替代了临时瓶盖。每个酒瓶正面那张标签还加上这段话:“酒在此瓶中自然发酵”,可别小看这个,因为这才是真正的酿制香槟的方法,即酒在瓶中而不是在巨大的桶里发酵。我们喜欢诸如此类的信息,而一些酒厂至今仍会标上这些细节,包括葡萄收获和葡萄酒装瓶的日期。诸如此类的细节说明了酿酒师很在意这些信息,他或她明白这些细节对买家也是有意义的。它们增加了酒的正宗感。

(本文改编自多萝西•盖特(Dorothy J. Gaiter)和约翰•布雷彻(John Brecher)于2009年1月发表的葡萄酒评论专栏。)

聪明选购葡萄酒的秘诀

Clipped from WSJ

对我们来说,葡萄酒专卖店就象游乐场。我们每见到一家卖葡萄酒的店都会进去逛逛。在一排排的酒柜间徜徉,是多么地快乐。熟悉的酒就像老朋友,令人开怀──“你看,他们也有一瓶Bully Hill”──看到以前没见过的酒,那乐趣就更大了。但我们明白,很多人被葡萄酒店搞得晕头转向,无所适从,或者干脆就令他们讨厌。所有的葡萄酒,所有的标签,以及所有瓶颈上挂的卡片都声称该酒被某个酒评家在某个种类的酒中评为90分(通常还是不同的年份)。葡萄酒货架上陈列的所有的酒几乎无一例外。

因此,太多的消费者被吓退到他们熟悉的酒上去,比如味道一般般、称不上美妙的霞多丽酒(Chardonnay),不过肯定也还过得去。或者他们干脆全凭标签来选酒,正因为这一点,酒标上充斥着林林总总的小动物图案,足够填满诺亚方舟的了。真是可惜啊,因为好葡萄酒店要提供不同价位且令人感兴趣的酒,而且品种还要不断地变化。

在这篇专栏中,我们要着重谈谈你应该买或远离的酒。我们并不认为消费者在踏入葡萄酒店时都应该怀揣一张清单,上面清楚明白地罗列着哪些酒该买、哪些不该买。相反,我们尽量缩小范围。我们的老读者们应该已经大概了解哪些类型的葡萄酒最可能有好的性价比。即使我们自己──当我们步入大型葡萄专卖店时──也需要立即做出判断:哪些角落里最有可能找到我们可以在下班后享用的酒。想必略懂赌博的人也都如此吧,即集中心思在最有胜算机率的游戏上而避开其它的。

成功之诀窍

根据我们在过去几年里为做这档专栏而盲品葡萄酒的经验,这里有一些心得能让你在逛葡萄酒店时将范围缩小一点。不过有一点很重要:我们并不是说,我们建议跳过的那些酒柜上没有好酒可寻──当然是有的;但是,我们希望把重点放在随便拿起一瓶酒都不错的概率最大的那几排酒柜上。至于我们建议您避免的那些类别,我们将继续进行广泛的品尝,至于何时回到这些类别上来比较保险,我们会告诉你的。其他人肯定会有不同的方法来解构葡萄酒店,但下面是我们的方法:

跳过盒装和壶装葡萄酒。这通常就把许多店中很大的一部分的酒排除在外了。尽管如今市面上有越来越多的美味的盒装葡萄酒,也有一些不错的壶装酒,但这类酒还是留着到夏季开游泳池派对时再喝吧。

请跳过澳大利亚酒。如今,几乎我们踏入的每家专卖店都充斥了澳大利亚产的葡萄酒。一些澳大利亚产的酒确实是好酒,特别是在一些不那么大众化的品种里,比如雷司令(Riesling)和知名的像格兰许(Grange)那样昂贵的酒,但是近来我们在品尝了低价的澳洲产葡萄酒后,亮起了警觉的红灯。

请各位忽视最大众化的便宜的美国酒,其中包括美乐(Merlot)、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霞多丽(Chardonnay)。我们知道我们这样说涵盖的范围太广了,几乎得罪了每个人;但是,我们数年里广泛的品酒经验告诉我们,这些酒中,输家多于赢家。要在这些酒中找到物有所值的东西,其可能性是很小的。当然,其中也有些好酒,我们过去也写过,将来肯定还会再写。若你非买一瓶美乐不可,那你得准备花20美元以上。

除非你专门在寻找一个特殊场合饮用的酒,那你就继续前行并绕过摆满非常昂贵的波尔多酒的柜子吧,一直走到放着中等价位的波尔多酒(Bordeaux)的区域,那些酒的价格在50美元以下。我们发现,对于这样的价格而言,这些酒往往能达到为一顿上好的牛排那样的美餐佐餐所需的档次。低价波尔多也值得你试试运气,因为有时它们可能埋藏在最划算的10美元价位的酒里。只是别指望你能认识其标签,甚至很多情况下你连酒名都叫不出,这些酒之所以廉价,是因为几乎没有人听说过它们。通常我们会跳过红勃艮第(Burgundy)区,但我们永远不会放弃它们,因为,当它们处于最佳状态的时候,会是世上最佳最性感的的葡萄酒,但它们过于注重细节,选错的风险极高。

产自南美、南非、新西兰和西班牙的酒永远值得仔细看看。店里总是有产自这些地区的新酒,而价格也常常很划算,因为这些酒正试图开拓美国市场。

若要买红酒,那就到意大利酒的区域去找产自皮埃蒙特(Piedmont)地区的酒。当你看到昂贵的巴洛罗(Barolos)酒时,你就知道已来到这个区域了。但即使你不想买佐晚餐喝的昂贵的酒,这里也是个物有所值的酒的金矿,如巴伯拉-阿尔巴(Barbera d’Alba.)。我们在皮埃蒙特(Piedmont)酒中找到满意品种的运气比托斯卡纳酒(Tuscany)要好,但在酒的活力和佐餐适合度方面,高档的基安蒂酒(Chianti)仍然很难被超越。

有关红酒

仍然谈红酒。请闭上眼睛随便拿起一瓶价格在20美元上下的美国产黑比诺(Pinot Noir)。想想这种葡萄在美国的种植几十年来被认为是个失败例子,我们却惊奇地发现在如此短时间里它能有如此的进步。即使商店里最普通的牌子,像肯德尔-杰克逊酒庄(Kendall-Jackson)和贝灵哲酒庄(Beringer),也能酿制出口味不错但价格极其划算的黑比诺酒。这种葡萄酒能与各种食物搭配。美国红葡萄酒中的另一个不错的选择是西拉(Syrah),现在一些美国酒商称其为设拉子(Shiraz)。小希拉(Petite Sirah)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葡萄品种,但它可能会摆放在西拉酒一类里,这种酒也通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您选择小希拉,那就准备好品尝真正具有活力的酒。

说到白葡萄酒,我们会买任何地方产的白苏维翁(Sauvignon Blanc),因为一个接一个国家正在酿制此类美酒。一般来说,我们会把注意力集中到法国产的白葡萄酒上:米斯卡代(Muscadet),桑塞尔(Sancerre),武弗雷(Vouvray),任何来自阿尔萨斯(Alsace)的酒都不错的,我们甚至会买更便宜的白勃艮第酒,如梅肯(Macon)和圣佛兰(Saint-Veran)。

以上是粗略的介绍。但你若想知道得更详细点,这里还有两个建议。首先,寻找对你来说是新的品种。要知道,美乐作为美国品种在1972年时是属于新面孔,而在1998年大多数人还没有听说过设拉子,而阿根廷葡萄酒在几年前开始在市场上变得火爆之前,马尔贝克(Malbec)还很少为人知晓。世界各地的酿酒商正尝试用更多不同种类的葡萄酿酒,这意味着商店里不同品种的葡萄酒琳琅满目。如果您看到来自加利福尼亚的玛珊(Marsanne)或从智利来的卡蒙(Carmenere),你很可能会有一段有趣的体验。

第二个建议是,给小作坊们一个机会。经营小酒厂不容易。所有美国的小酒厂向来抱怨他们的酒要分销到很多州是多么难,而世界上其它地方的小酒厂也抱怨他们的酒要进入美国是多么难。小酒厂往往能酿制出具有特别个性的酒。你可能不会读到对这些酒的评论,他们可能是店里唯一的没有挂着90点评分标签的葡萄酒,但那只是因为这些酒很罕见。今年,如果你决定只买从未尝试过的酒,倒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新年目标,即使那意味着你会在我们建议你该避开的柜子上搜寻。这实际上又让我们想到了另一个新年目标:今年不要让酒评家替你做决定。尽管多听听各种渠道的建议会有所裨益,但只有你自己的体会才是最重要的。信任你自己的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