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算:风花雪月的阴谋与必死的黄依依

Clipped on 19-July-2011, 6 : 54 PM from http://bbs.tiexue.net/post2_5201002_1.html

许多年以前,我也一直在为黄依依打抱不平。许多年之后,我方才理解了安的心情。

剧集播映之后的四年,积淀之后,陈数也说出了自己对依依的理解(“我爱”与“爱我”,佛祖说出的爱情箴言)。

只是叹息,世间又少了一对才子佳人。

当然,以下这篇评论观点确实够新颖。

——————————————————————————————————————–

许八多

2011-7-16 14:37:34

有人说,在《暗算》中,安在天的形象,代表了阳刚或者光辉,然而,在《看风》之一节之中,安在天给我的感觉,是先有赞叹,后有惶惑,最后却只有厌恶与痛心,我看到了一场欺骗,一个男人以国家主义的名义,以迷人的男性风度对善良女子的大欺骗,安在天犹如施咒的撒旦,将一个灵性的女子从心死拖到身死,从此抛 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一)一个美男子策划的阴险骗局

与简单的黄依依相比,安在天可谓静水深流,老谋深算。他的特工直觉,令其从见到黄的第一面起就感觉出了男女情事味道,而在看见黄依依快速算出第一道题之 后,更明白作出了决定,黄正是自己所需要的人。但安同样很清楚,这种留学背景、桀傲不驯的女学者,要使其心甘情愿失去自由和正常人的生活,去从事解密工 作,并不是很容易的事,安在天开始要设下圈套了。

如果是其他的人到数研所找黄依依,可能事情并不成功。可惜的是,偏偏是安在天,这个男人,编剧设计了世界上男人所应具有的一切优秀品质,足以让任何怀春的 女人绝倒。安在天明白,这种留学背景、桀傲不驯的女学者,要使其心甘情愿失去自由和正常人的生活,去从事解密工作,仅靠钱或者事业、地位,是不够的,还要 让那种女人一旦深陷无法逃离的东西——情。安在天的阴谋开始实施,实施的第一步便是一起吃午饭。

吃饭,对于黄依依是种暗示,两人第一次相见,也就是在食堂上。而几块红烧肉吸引猎物上钩的最佳诱饵,更何况是困难时期难得一见的肉?这一节,安在天不露声 色,而是通过谦让夹菜的肢体动作,也表达爱的暗示。一个男人,频频向一位女子夹菜,意味着什么?在这种谦让之中表达出来的男情妾意,相信是任何一个柔情女 子都会感动,面对如此完美安在天,单纯的黄依依果真陷入圈套。

安在天从容不迫地施展自己的勾引计划:在咖啡厅,故意听不懂林姐与黄依依的俄语对话,听之任之;在临走时,掏出从苏联带回的药水为挨打的黄依依消炎止痛; 在黄依依坚决不愿见铁院长时,忍住被黄依依撕咬的疼痛…这一连串的举动,都在于安在天对于女人性格的把握,知道一个铁骨柔情的男人,应该作出何种表 演。简单、天真的黄依依就象一只盲目的小鹿,奔向那鲜花之地,满心喜悦而义无反顾,浑不知那正是猎人可怕的圈套。

这个时候,铁院长加入了欺骗的行列,先堵死了黄依依的退路,再让其开条件。天真的黄依依果然开出了要带走一个人的条件。铁院长似乎根本不用担心黄依依带走 的是谁,是一个勤杂工还是一个高级密码破译员,而是非常爽快地同意了。因为铁院长心里太清楚不过,所指的人即是安在天。铁院长如此心里明白,让我更加怀疑 安在天以往特工生涯是不是也有过如此劣行,美男计还有更多女性受害者?

这并不是一个可怕的猜想,后来在祖冲之雕塑前的谈话证实了安在天确实使用美男计。黄依依在安在天耳边吹了一口气,对安说:“我不是被一台国家机器带走的,而是被一个男人带走的。”

这个情侣般的动作很暖昧,这句深情的话则更露骨,安在天不会听不出来。如果安在天真的对小雨抱定终身孤老,他会在黄依依马上开始苦难的时候告诉他自己的选 择,如果安在天真的是一个还有人性道德底线的人,他会告诉他不值得为我作出这样的选择,我不会爱你,但安在天一句话没有说,带着微笑,默认了。

这是我越看到后来,越回味深长的一段,我为黄依依感到非常的悲哀。这个天真的女人,这个盲目的女人,这个可怜的女人,当走入一个圈套从此万劫不复之时,还 在傻想着完全不存在的爱情。如果真是一台国家机器把你带走,我会暗自庆幸,至少不会坠入爱情的炼狱,可怜的是,这台国家机器竟然是隐藏在美男的妙计下,从 精神和肉体上,如一张大网,罩住了这个女人。

美男计继续实施,在飞机上,安在天握住了黄依依的手,在沙漠里,安在天默认了自己是黄依依的食粮和水,在车上,安在天把自己的肩膀给黄依依依靠,在701,安在天告诉黄依依,偷听黄与林姐的谈话“很有意思”、“不讨厌”。

当我还只看到这一集时,我与其他的观众一样,带着羡慕、祝福的心态,等待着这对帅哥美女的天赐良缘、等待着佳人才子的盛大婚礼。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安帅 哥会拒绝这位灵气、妖治、热情、活泼、天才的黄美女,这种婚姻,会是幸福的、美好的,是既有利于男女双方,也有利于国家利益的。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结果 啊,我们与黄依依一样天真地等待着水到渠成的大团圆,但是、然而、却、不幸的是——

我看到了骗局!

(二)破产的风花雪月与可耻的感情讹诈

是夜,当黄依依闯进安在天的宿舍大胆求爱时,安在天却拒绝了,这一次安在天抱出的是小雨的骨友盒。善良的黄依依连声说对不起,惊恐地逃出了安在天的宿舍。 事情过去之后,黄依依再次试探安在天,用了四个密码,密底是“我很爱你”,安在天迅速解开,也没有表示不满,只轻描淡写的说一句:“你真有闲功夫”。这一 次的试探,让黄依依自己觉得心里有数了,再次来到安在天的宿舍,安在天留下了一句含含糊湖的话:把妻子埋葬了再谈,葬妻之日就是光密破解之时。

这句话,很有意思,安在天给数学家黄依依出了方程式:我要把妻子埋葬后再跟你谈恋爱,要我把葬妻的条件就是你帮我破了密码。听了这句话,我看到了一个“李 甲”式的小白脸,以情为条件要挟黄依依,看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观众所欣赏的,其实不过是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前戏,真正进行的,是一次感情的讹诈,黄依 依杜十娘的命运,己经是注定的了。

正常的人,听到这句话后,都会冷静地揣摩一下,可惜的是,黄依依听到这样的暗示后,反而更加沉不住气,更想生米煮成熟饭。这确实是黄依依的性格缺陷,浮 燥、不冷静,被爱情冲昏头脑。这天深夜,她竟然闯进安在天的宿舍摊牌,逼安在天表态——你不爱我,我就不走。骗局到这个份上,要么安在天答应,要么拒绝, 己经到了彻底撕破面纱的时候了,安在天没有退路,只好承认,我并不爱你,要么你走,要么我走。

黄依依在那一刻,感到了幻灭。观众在那一刻,感觉到了悲愤,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我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男才女貌吗?不是金童玉女吗?为什么安在天不爱黄依依?无论是情欲,还是肉欲,黄依依不都是所有男人梦想中的女人吗?为什么会是这样?

就是这样,一场彻头彻底的骗局,一场以情感为猎叉,以美男为诱饵的大狩猎,这里面没有任何的温情脉脉,只有冷酷的国家机器和阴谋家,一场以国家利益的名义对善良与天真的谋杀。

这种谋杀其实从一开始就密谋好的,一步步推进实施。在其后的剧情之中,我们看到,当温情脉脉的面纱撕开之后,对善良的谋杀就大白于天下。利用黄依依对于汪 林的歉疚之情,安在天胁迫黄依依必须尽快破解光密,在发现黄依依利用星期天的时间探视汪林时,更断绝汪与黄的来往,再次进行感情讹诈,引诱黄依依破密。黄 依依在701里,完全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而是一台庞大机器上的一个螺丝,为了这颗螺丝,完全不顾人类美好的人性,反而将之倾轧得一干二净。

黄依依在寻汪林未遂,伤心欲绝倒在山谷中时,己对安在天彻底绝望:“你骗我!”安在天把她救回来,在病床边假惺惺地说:“背着你,我感觉象背着我自己的女 儿”。这是我认为安在天最蹩脚的一句台词,莫名其妙、没有来由,一个散发着熟女味道的30岁美女,跟自己读幼儿园的女儿,有什么可比性?安在天此时己想不 出更好的办法来解释,只好再施“动之以情”的手段,来作掩饰。

黄依依这时己经觉悟了:“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破了光密,离开这该死的地方。”看到这句话,我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喜是这个善良的女子终于明白了世道的 险恶与男人的卑鄙,悲的是她己经付出了全部身心的代价,心己死、情己灭,那个眼着带着淡淡的妖媚、嘴角有着浅浅笑意的女子,己经彻底死掉了。

(三)女人的解脱:不得不死和如何去死

终于,光密破了,国家机器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国家利益得到保障,立功了、受奖了,胜利掩盖了一切,掩盖了在胜利面貌下的残忍与真实。

这里面,有一点大家很不明白的是,安在天莫非是神,对于黄依依这样的女子竟然心静如水?我并不认为如此,安在天正如自己所讲,并非神,也不是和尚,对黄依 依有感情,起码最后,他在良心上发现了伤害了那个最爱他的女人,为此感到了愧疚与折磨,并以照顾植物人黄依依的方式,进行道德的自我救赎。

安在天在黄依依面前表现的冷漠,不是出于人性,而是出于其他属性。这项属性高于其他,因为他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是针刺不透,水泼不尽的。他去找黄依依时, 就是完成一项政治任务,在他的眼里,光密就是国家任务,代表国家利益,而黄依依只不过是完成这项任务的特殊工工具而己。

在剧中,我曾经不明白一句话,安在天拒绝黄依依后,有一句旁白,是安在天老年时的感叹:“是光密让他们相识,又让他们彼此而去”。等到看完后,我终于理解 了这句话的深刻:当黄依依只是破解光密的工具时,他们才有可能相识,但正因为黄依依是工具,因此阻碍了两个有血有肉的男女结合到一起,白头偕老,你见过一 个木匠会与他的刨子恋爱并共渡此生吗?

对于安在天,我的感情,是又痛又恨。痛心的是,一个正常的、优秀的男人,在环境与教育的塑造下,变成了一台冷酷无情的机器。安在天早年的教育背景,使其封 闭起自己的感情,救下女学生、后来的妻子小雪都要遭到纪律处分,养成了他的冷漠与机械。他不得不为国家利益放弃妻子,放下儿女,他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悲 剧。

对于安在天这个悲剧人剧,我们无法苛责他本人,只能苛责那个时代所打造出来的所谓“特殊材料”,其实不过是丧失人性的代称,那个“光密”,其实是一架庞大 国家机器的化身。然而,可恨的是,这台小机器为巨机器服务时,非但不能复活人性,反而在巨机器的指导下继续作恶、制造新的悲剧,这不能就不让人憎恨莫名 了。

在《暗算》之中,听风、看风、捕风是三部曲,有人说捕风最好看,事实上,捕风仅仅就是一个构思精巧的间谍故事而己,而看风,则意义深刻得多,它是包在爱情 糖衣下的一粒涩果,从其中看到是国家与个体,政治与爱情、个性与集体的剧烈矛盾与冲突,在极端的冲突下,展示的一个彻头彻底的悲剧,在看完《看风》后的一 瞬间,我忽然想到了《古拉格群岛》,想起了索尔仁尼琴,想起那个荒唐时代的皇帝新装会……

导演柳云龙说,本来剧本是要写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让安在天与黄依依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柳云龙认为,这是一个悲剧,不应该如此完美。柳云龙还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一个细节,就是他在导演时,很难处理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让观众感觉到安在天不是在利用黄依依。

我相信柳云龙跟我一样感觉到,如果不以阴谋来解释安在天与黄依依的关系,就实在无法解释上述的一切。柳云龙确实对于人物的心理作出了深入的揣摸分析,因此才会有最终的悲剧结局,如果是一种大团圆的结局,那么我们无法面对以下的这些悖论:

一台国家机器残忍地削磨了一个人所有的天性,使人孤独、郁闷而丧失了活泼与坦率,这个女人应该与这台国家机器和谐共存吗?

一个男人以欺骗感情的手法,诱使一个女人去完成一项她极不愿意完成的政治任务,最终却让这个女人最终与这个男人白头偕老,这难道就吻合天理吗?

一个充满灵性的人,能与一个程式化的社会方式和谐共存吗,我们能接受黄依依成为一个破密机器吗?

一种丰富的人性,能与那个阉割人性的时代和谐共存?

一场充满阴谋诡计惨无人道的暗算,难道人人都可以赢家,付出牺牲的能与这道暗算相调和吗?

回答只能是——不能。

因此,黄依依必须死,而且她的死,不能是为国家机器而死,不能为安在天而死,否则这种刻意的调和,不仅太荒诞、太不吻合常理,也是对不起美丽、天真、可爱、调皮的黄依依。

黄依依曾经有三次死的机会,但却都被安在天救了回来,这里面有着很深的寓意。安在天代表着国家机器,代表着一股强大的团体力量,即便黄依依想死,也找不到机会,求死而不能,因此,柳云龙选择了泼妇刘丽华,来终结了黄依依的思想。

刘丽华是一个庸俗的女人,泼辣、真性情,在这一点上,她与黄依依类似,都是俗世中人。刘丽华在剧情中的形象,701所有的人太不一样。701里有党性而无 人性,男人不象男人,女人不象女人,而刘丽华则以世俗泼妇的形象,给故事带来一些尘世的色彩。她代表着世俗和一种真的女人,由她而非安在天或者来结束黄依 依,真是太好不过了。

黄依依最终死于女人间的争风吃醋,死于女人之间常见的风波。她不是累死在工作台上,成为蒋筑英式的政治标本,她也不是为狭义的爱而死,而是为伟大的博爱而 死。她的死法,是先灭掉思想,再灭掉肉体。灭掉思想,是她对国家机器的反抗,从此再也不为为束缚她、剥夺她、痛苦她的国家机器所用,她在精神上解脱。再灭 掉肉体,是想让曾经欺骗他、伤害他的男人感到内疚,感到痛苦的折磨。这样的死法,总算是个回归,黄依依安息。

所幸,大江东流,安在天、黄依依的时代终于过去了。

台词回放。

安在天:这和我有关系吗?一条伏尔加的鱼。

黄依依:我是一条伏尔加的鱼,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科普:伏尔加的鱼.俄罗斯鲟俄罗斯鲟(Acipenser gueldenstaeti Brandt)产于前苏联,适应性很强,在淡水和半咸水都可生长,但在半咸水中疾病发生率低,还能刺激性腺发育。主要栖息在里海和亚速海--黑海水系内。 属洄游性鱼类,每年2次洄游到伏尔加河大量的产卵。BBC上曾经有篇报道,说由于近年来对俄罗斯鲟的过量捕捞,俄罗斯人快要吃不上鱼子酱了。由此可知, ‘大量的产卵’的量到底有多大了。

以上解释了什么是‘伏尔加的鱼’。

伏尔加河河水属于‘半咸水’,所以游到伏尔加河里的俄罗斯鲟的性腺发育会被刺激。

‘伏尔加的鱼’用在黄身上,没有什么褒义和贬义,只是她周围的人认为,她对性的欲望主宰了她的灵魂与肉体。

所以黄依依被自己爱的男人讥以“伏尔加的鱼”会有多痛苦。

暗算:风花雪月的阴谋 (1)

暗算:风花雪月的阴谋 (2)

暗算:风花雪月的阴谋 (3)

电视剧里的黄依依和小说中的黄依依可以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物性格。

小说中,黄依依的身份、才能、成就、结局与电视剧中的一样,但性格、品质则完全不同。她离过两次婚,是一个“如狼”“似虎”、年近四十的独身女人。她追求的不是爱情,而是性的满足,和她上过床的男人至少有二十多个。她一开始就主动去泡为701招 募数学人才的“我”,追求的只是“浪漫”,而不是爱情,当遭到拒绝后,就毫不犹豫地转泡其他男人。在701,和他有关系的两个有妇之夫都是她主动泡的,其 中张国庆使她有了身孕后,她竟要挟组织拆散了张国庆的家庭,自己和张结了婚。小说的故事背景是“文革”前夕,可以说,按当时的观念,黄依依绝对是一个腐化 的坏分子,一个革命的对象。但当时正逢中苏关系急剧恶化,701的破译工作,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安危,从而决定了701只能破格使用黄依依,使她有了大显身 手的机会,成为党和国家的功臣和英雄,并当上701的处长。而故事中“我”(安在天的原型)力荐黄依依如同一场关系个人升迁的赌博,“我”正是凭借黄依依 的成功,当上了破译局的局长。小说讲的其实是一个不拘一格使用人才的故事,形象地阐述了唯才是举的道理,而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讲的是一个反特故事,一个杰出人才的爱情悲剧。

Posted on 2011-12-06, in MTM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