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能够带给我们什么

Clipped on 6-May-2011, 4 : 56 AM from http://www.douban.com/note/149152066/

——————————————————————————————

宠物能够带给我们什么

林小冷

2011-05-05 13:46:37

p149152066-1

昨天晚上跟我妈聊天,聊到兔爷,还是忍不住不断的流泪。我跟我妈讲了我如何疯狂的想要挽回它的生命,我蹲在公司楼道里给好几个通过各种途径找到的人打电话,压着已经不正常的声音一遍遍的哀求陌生人的帮助。我完全不懂该如何救治,有好心的姑娘给出药品名字的时候,我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简单收拾没请假就离开公司,跑了医院、药店、超市,带着备好的药物和食品打车回家。进门,一切都晚了。

我抱着渐渐冷硬的兔爷坐在阳台上的时候,没有多少眼泪。

兔爷是我爸养大的,每隔几天,我爸会出门给它采摘青草和树叶,所以窝旁总有一大包的储粮。

那时候我听到我爸在我身后一声声沉重的叹息。后来他走过来,抚摸了两下我怀中的尸体,像它还活着的时候一样。然后他摸了摸我的头,走开了。

那一刻我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崩溃掉了。

兔爷死亡之后,我消极怠工了一天半。就是不想工作,不想说话,不想吃不想睡,而且什么形式的慰藉都没用。后来我在呆滞中断续想了一些问题。

【它生前带给你的欢乐和死亡留给你的痛苦是线性相关的,并且斜率约等于1。你只能选择皆承担或者皆放弃。】

宠物的死亡其实很正常,较人类来讲,它们是极其娇弱的生命。当你决定收养它的时候,就要知道在以后的生活中无论它能陪伴你多长久的时日,总有这么一天的来临。而在你的眼中只有一条鲜蹦活跳的生命并且尽情享受着能够与除你之外的另一种体温通过语言以外的方式进行交流而带来的欢乐的时候,是否想过在它消逝时你或许不愿意同样陪伴着它,承受那份作为主人甚至亲人的痛苦?

人类总是本能的趋利避害,贪图快乐,逃避痛苦。但是在养宠物这件事上,快乐和痛苦是捆绑的,这需要你谨慎权衡。或许它平日里带给你细水长流的欢乐,抵不了最后生命结束时那一瞬间对你的冲击,或者说伤害。或许你认为它带给你的点滴欢乐,积累起来足以超越了那份伤害,那么你选择为了享有琐碎而长久的欢乐,宁愿承担巨大而短暂的痛苦。这两者相较,都是完全主观的想法,因为累计的欢乐和瞬间的痛苦,无法定量,没有明确的高下之分。

这也是我自成年之后一直无法说服自己养猫狗的原因。我爱猫狗胜于一切动物,而猫狗相较其他宠物更通人性,也就更容易使喂养它们的人在极短的时间里认同它们作为家里的一份子,在平日的共同生活中积累类似家人一样的情感。那时,它们的逝去,我的自知明确了我一定无法承受。为了逃避痛苦,我选择放弃快乐。

【是你需要它们,还是它们需要你】

这个问题如果一定要极端的选择,必然是它们需要你。理由非常简单,你没有它们的陪伴不会死,而它们失去了你的照料无法活。但是为什么养了宠物的人们,觉得它们对自己的重要程度超越了很多原本重要的东西?

我想过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有这样一段很普遍的情节:一个女人把自己出生不久的孩子寄养到一家没有任何血亲的人家里,在外打工数年之后,突然出现在寄养家庭里,要求把亲子带走。这个家庭如同遭受到巨大的劫难,却最终无法拒绝孩子亲生母亲的合理要求。送走孩子的场景里,一家人老老少少都哭的肝肠寸断,似乎这个没有任何血缘的孩子是每个家人身上割下来的肉,从此骨肉分离,那份痛苦无法承受。

而同样的情形如果发生在一个成年人身上,假设这个成年人在一户家庭借宿,无论相处的多么融洽多么亲近,时日多么长久,突然出现不可抗力因素要离开,这个家庭的伤别都无法与前者相提并论。

这是为什么?我想是这样的。作为一个没有生存能力的孩子,ta的寄养,使得这个家庭的每个成员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照料,在此过程中,人类的另一本性便开始在日积月累中发作:被需要感。“最后还不是只能靠自己”这句话几乎人人都说过,但在我们长久的生活中,有多少事情是需要别人的陪伴和帮助,又有多少事情是别人需要你的尽心尽力。

一个婴儿,一条柔弱的无法保护自己甚至无法独立生存的生命,它对外界的需要是每时每刻的,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就能够唤醒一个有能力照料它的成年人足够强大的保护欲。这种欲望是发自本性的,在欲望驱使下的行动中,你不会有任何想要交换付出和探求回报的想法,而这种纯粹的付出,能够带给一个人无尽受用的感觉。被需要感。回归到初始问题,宠物对人来说,如同婴儿一样。

在你被它需要的同时,你所获得的心理满足是巨大的,无法量化表述的。因此在你通过自己的付出给予它悉心照料的同时,需要你的那个个体,也同样给予了你那份无法通过其他方式获取的精神享受。

【被需要之后,你能否担当起一条完全依赖于你的生命】

一年多以前我养的仓鼠叫小胖,有一次它半夜爬出笼子,走丢了。两天之后还是我妈在搬出仓库间所有陈杂物品后在最里面的角落里找到了它,吃着散落的豆子,活的精神的很。在它走失的那段时间里,我失语两整天,什么事都做不下去,除了疯狂的在家里各个角落里寻找,就是发愣和睡觉。第二天下午仍然没有发现它踪影的时候,我觉得它可能快要死了,最后寻找了一遍,无果,我坐在客厅地上抱着膝盖默默流泪,那种焦虑和难受糅合在一起的心情无法言说。半年之后它逝去,我的难过竟没有走丢的那次程度强烈。

被需要的感觉细化到生活中,就是这样的:当你出门的时候,会随时惦念家里的那个小东西,会不会惹乱子,饿不饿,渴不渴,会不会出意外,甚至会不会寂寞。当它表现出异常时,你会坐立不安,你会恨它不会说话,不能让你获知它的感受。当它健康出现状况的时候,你会心急如焚,像对待病中的孩子一半带它求医问药,你会恨自己不能多为它做点什么。

这些都不算是愉快的经历,却是你在有它陪伴的时日里不得不去经历的。有时候,不知道它好不好,甚至比知道它已死亡更加令人难以承受。因为看不到它,不知道它的状况,就会无端往最坏的方面去想,相比较最终的死亡来讲,你无法尽力,无法陪伴,无法继续被它需要。

在你被需要的程度更加强烈和迫切,而你却实现不能的时候,才是最大的痛苦和折磨。

【在想清楚这些之后,你还是否有意愿、勇气和力量,去养一只宠物?】

p149152066-2

2011.5.2 兔爷最后一张照片 此时它已经不吃东西两天了

Posted on 2011-12-06, in Creek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