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潘多拉的盒底:机动战士高达OO剧场版观感

Clipped on 27-March-2011, 2 : 03 AM from http://bbs.xhood.net/thread-14052-1-1.html

鈴城くおん 于 2010-12-28 16:39 编辑

一直忍着没有看枪版的OO剧场版,这次的DVD偷跑让我放弃了继续等BD的努力,然而只会扯淡的POPGO FREEWING的RMVB我终于还是没敢去碰,于是选择了外网上的无字幕种子。

很神奇地,不会日语的我一路看得毫无压力…总之…我认为自己大概是理解了这部片子所表达的事务…也说不定,当然这我不打算学别人玩截图,也不打算写什么政治啦、历史啦的东西,唔…我只是想谈谈我所理解的,想到的,琐碎的,这部作品本身含义,由于不加推敲趁热直接从脑子里抠出来的东西,或许会有些散乱…同时,我也不打算给予结论,只希望…有人能在这篇文章的帮助下,理解OO这部剧场版带给我们的信息…

啊,顺便说,现在我耳机里的配乐是Kalafina的《光之旋律》。

『虽然我的人生到目前为止一直被‘出人头地’的前提所笼罩着,但现在是人类全体的危机的话,我也想试试像他那样活活看啊…』

电影至半的这句话突然让我坐正了身子,如果说人类的末期症状是所有人都对整体漠不关心的话,那么我想那时候的人类还远远没有到该被宇宙的淘汰的地步,如果说TV版第二季向我们刻画了一个自私自利,只想着怎么利用环境和地位爬上更高的地位的世界的话,那么这个形象似乎已经随着代表扭曲A-LAWS及其后台老板一同灰飞烟灭了…

『这样你的家人,就都能过上幸福的日了对吧?』

在前面,有一个一直首鼠两端官拜联邦军中将的忏悔者,而在后面,还有一个把一生都献给了人民的女王,通常来说,我对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理想主义公主是提不 起兴趣的,然而转念想想,像这样纯粹的一生,又何尝不是美丽的…值得感叹的呢?当她双目失明、垂垂老矣…死去的时候,会有很多她并不认识的人怀念她。虽然 葬礼的主人生前的为人通常并不决定出席葬礼的人数,但是如果参加葬礼的人都是怀着真切的悼念而来的话…那么死者的一生,也可以说得上是令人羡慕的了吧…

『虽然说不出道理,但是…(指额头),这样的确信,还是有的哦?』

有人说笛卡儿•雪曼,但是我却在他身上发现了另一种符号,和那本多少与他的名字有点关系的《形而上学的沉思》有那么一点点类似的,他的本身似乎也是一种二 元论的存在。通常,在真相面前,为了寻求这个真相而作的大多数发散性的思考是可笑的,所以才会有“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么一句风凉话存在…当然一个 正常人要做的事情当然是一巴掌甩在这个风凉话的人脸上。反问,如果不去思考,真相又怎么会来自己找你?牛顿的头也没有吸引苹果的属性吧?雪曼上尉的情况似乎也是个奇怪的二元论,他并不多加思考,只是得出答案,然后坚信答案的真相;他肯定自己的存在,却蔑视不同于自己的人,然后他不曾怀疑…所以他走上了必然的道路,那就是死在征战中…为了人类的存亡…

『战力差差不多是10000对1,最糟糕的状况…但是必须守住,这个父亲和母亲所渴望的世界!』

说起来我觉得自己眼眶润湿有一小半是因为石川さん的那首《もう何も怖くない、怖くはない》恰到好处地响起,但是无论如何,安德烈•斯米卢诺夫的死是有价值的,勇士们为了身后的家园赌上生命的行为是最本真的,是属于一个人类心底最崇高的光芒,这与战斗的对象是否人类无关,这与战斗着的人是高尚的英雄或是卑鄙的小人同样无关…

『もう,何も怖くない…怖くはない…両手を,濡らしてく,この満たされた気持だけで…』

…他阵亡了,不,他活下来了…或许不被任何人铭记…

这场战斗大概能使任何举着“非一年战争无以言大战”UC青无话可说了…

『就算是矛盾着也要继续存在下去!这就是『活着』啊!』

格拉汉姆•耶卡超越自我的道路终于走到了尽头,犹如大阪之阵中的真田左卫门佐般的冲锋最后也止于ELS本体的外壁,甚至连句完整的遗言都没能好好地说完, 当然,如果要我来说的话,Mr.bushitou终于超越了自己,于是朝闻道,夕可死矣…带着自我满足的笑容…勇士看到了征途的终末…

『行け!少年!生きて未来お切り開け!…これわ!死ではない!人類の生きるための…』

『…分からない…』

我自己也很奇怪会把这句话作为少年的标题,当然转念也释然了,刹那•F•清英直到最后都在思考着自己将去向何方。少年曾经和笛卡儿•雪曼一样,曾经坚信着 自己,坚信这自己的行为,坚信着自己的信仰,但和雪曼不同的是,少年在信仰破灭之后依然活了下来,从那以后他就在思考,一直在进行着不可能有答案的思考。

当然,最后的最后一切都豁然开朗了,原来他是爱着人类的,即便有人曾令他亲手杀害双亲,即便有人夺走他的挚友…所以说,少年的爱过于纯粹,过于广阔,他也爱着这个世界。

少年在思考的最后得到了答案,或许前面有人拉着,或许后面也有人推着,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抉择,是他自己所作出的…

『人类必须要端正自身的知性,并以此获得进化…否则,就算人类进入了宇宙,进入了更广阔的世界…也只会孕育新的争斗而已…』

作为贯穿始终的一个概念,用心良苦的伊奥利亚•舒恩博格在最后亲口解释了自己的想法,然而他否定的并不是作为“暴力”的剑,而是沉溺于暴力忘却了知性的扭 曲。有人说刹那一炮轰掉了那么多ELS,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来战斗的。这当然是屁话,武力是保证自身生存的基础,但是知性生命、不对,是人类、他们最不可 以忘记的,是一日三省己身的思考…

有人说,打赢了不该赢的仗…通常会埋下通向毁灭的种子…当然,如果ELS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被人类歼灭的软柿子,人类会不会就这么讴歌着“我们无所畏惧”这么在宇宙里横冲直撞呢?大概,没有人知道答案吧…

『……』

以及,最后的一段,我留给ELS,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台词的ELS。他们的恒星在他们诞生之后不久就走向了终结,膨胀的红巨星吞没了他们诞生的行星,这是我 们的地球将在约50亿年之后也要经历的必然结果…ELS是失去家园的流浪者,和人类一样,他们渴望寻找同伴…和人类一样,他们也会对向自己斥诸武力的人露 出獠牙…

所幸,ELS并不像某个平行世界的1973年落在喀什的东西那样无法交流,纯粹种的变革者也不像那个世界的人工EPS发现体那样无能为力。在付出了相当量的牺牲之后,ELS和人类大概终于找到了彼此想要的同伴。

牺牲是要被铭记的,生命之花需要鲜血去浇灌。但牺牲是不应被讴歌的,人们唯有铭记着过去,才能更好地前行…所谓铭记…只要藏在心里并时刻想到就好…

『是的…真璧红音在被同化的时候,她祝福了我等…』

嗯,抱歉用了一句不是本作的台词,但是作为无法言语的ELS的代言,没有什么比这个Festem的分歧意识的话更贴切的了。

然后,这一段追加的描述是从ELS本身的角度,当然,以一个四肢健全头脑正常没有任何轻生念头的人类而言,ELS那种先融合再理解的“交流”方式怎么看怎么像是虐杀,打从心底里想要直接给一打导弹的想法肯定要大于伸手出去无数倍。嗯,没错,这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想法。

然后的然后,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角度,已经我们这个不存在ELS和BETA的位面,所以作者我的腰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地认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体接触的正常现象…

人类这种螺旋族以其个体差异为特征,李林们的心灵壁障区分开了灵魂的差异,所以才产生了善恶美丑…人与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但却因此我们才会萌生互相理解的希望…原本因为民族,宗教,肤色,性别,国别,地区所导致的偏见和差异也会因为这个希望而融合…

但是对于统合意识的ELS来说,他们无法区分个体与整体的概念,因为它们的个体来自整体,并随时准备着回到整体,他们存在于一种集合的无意识当中,显然, 你无法让一只生命只有两季的昆虫去理解恒星的一生,同样,你也无法让ELS理解每一个人类的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单一…所以,ELS伸出手来想要握手的行为 被人类理解成了吞噬和虐杀…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ELS和Festem是有相似之处的,他们都渴望了解人类,他们都从战斗行为中片面地理解了人类的一部分,攻击、仇恨、愤怒、悲伤,所 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生命消逝在战火中,然而,真璧红音给予了Festem整体“人类的感情并不仅有如此而已”的分歧,皆城乙姬则成为了相互理解的桥梁…同样 的,刹那•F•清英也成为了那座桥梁…虽然我本人并不喜欢用宿命论来解释这一切,如果简单地来说的话…

“啊啊,这种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的啦…”

于是,这部最终任务的观感就到此为止了,说它偏离了高达的主旨也好,说他坑爹玩玄幻也罢,说他很有哲学感也成,随傻逼和装逼们叫去吧…

潘多拉的盒底存留着希望…伊奥利亚·舒恩博格对人类的未来寄予了恳切的愿望…

这是一部知性的赞歌…这是一部人性的赞歌…

Posted on 2011-04-22, in ACG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