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1-02-28

由谢雪红回顾「二二八事件」

“当尧舜而天下无穷人,非知得也;当桀纣而天下无通人,非知失也,时势适然。”

—————————————————————————————————————Clipped on 28-February-2011, 8 : 52 AM from http://blog.udn.com/YST2000/4931916

YST

2011/02/28 17:00:53

今天是2011年02月28日,「二二八事件」64周年纪念。

YST 这个月很少写文章,其实并没有闲着,除了庆贺春节忙,这些日子正在构思如何论述隐形战机。隐形的题目很大,并不好写,千头万绪不知如何深入浅出地介绍这个 非常重要的军事观念和先进武器。但是为了厘清「228是争取中国统一的起义」所引发的种种问题,YST 不得不花时间为文反驳,因为YST是市长。今天借着二二八周年纪念,让我们一次把话说清楚。

作为市长,YST 不能怕得罪人,必须把【天下纵横谈】的宗旨与风格放在第一位。宗旨与风格是头等大事,无论是谁都不得背离,市长六亲不认,否则这个城市就乱了套。

谢雪红不是「228事件」的主角」(2011/02/25)

这篇文章发表后,有两篇响应文章特别有意义和具有代表性,值得YST进一步论述。

第一篇是「咯天肚」网友的「无法苟同」。「咯天肚」不认同YST对「228事件」的定义与评价,但是「咯天肚」也没有论述自己的观点是什么。「228事件」在统独争议中是非常重要的事件,可以说是台湾人寻求独立的重要依据,所以YST需要对此做一个简短的补充。

第二篇是「我爱夏天」的「zgr把重点放在228事件中的谢雪红」。为了【天下纵横谈】的风格,市长有必要厘清「造谣」与「狡辩」。

本文一方面是对【天下纵横谈】的市民所做的回应文,另一方面也是重新论述「二二八事件」的重点,因为「二二八事件」在台独论述和两岸关系都占有重要的地位,尤其每次选举一到民进党必定祭出228这个法宝。

(一)回应「咯天肚」:

李 登辉是靠笼络本土台湾人(特别是本土黑道)而成功夺权的,形成国民党内以福佬族群为主的的「本土派」,也称为「主流派」;李焕之流的原国民党大老就被打入 「非主流派」。李登辉靠本土黑道与金主建立个人的权力圈子和选举票仓,国民党的「黑金政治」是从李登辉开始的,当时流行一句话:「做黑道有什么不好?做黑 道可以和总统照相。」

「二 二八事件」的暴民主要是三种人构成:黑道分子、失业群众和从日军退伍找不到工作的台籍军人,他们都是社会底层的烂仔,哪里会是什么台独人士口口声声强调的 “台湾人的精英”。读者要知道,单是第三类的台籍日军就多达20万人,他们在这个事件所展现的屠杀和破坏力非同小可。

为了巩固「本土政权」李登辉用总统的权力亲自导演为「二二八事件」“平反”,不但充满了各种谎言,还用国家公帑支付庞大的赔偿金,最糟糕的是建立了一个不公不义的「二二八纪念馆」并且立碑永远抹黑在台湾的外省人。

其实李登辉的平反是假的,真正的目的是巩固「本土政权」,核心目的是巩固李登辉自己的权力,整个「二二八事件」的平反过程是一个笑话。

做为宋楚瑜的支持者,YST 最不能原谅宋楚瑜的就是他把国民党的党权和庞大的党产交给李登辉。基本上,蒋经国为台湾打下的基业和累积的财富都被李登辉挥霍一空,其中部份进入他的私囊。

作为马英九的反对者,YST 最不能原谅马英九的就是他为了选票公开支持不公不义的「二二八纪念馆」并且一有机会就抓几个外省人打给本省人看,譬如郭冠英。这种「打外省人给本省人看」的心态特别令我痛恨,这是政客为了选票最低级和最恶劣的表演。

「二 二八事件」顾名思义开始于1947年02月28日,其实官民冲突造成人民死亡发生在1947年02月27日。那时候国军正在大陆打内战,认为台湾没有驻扎 大军的必要,台湾岛内兵力极为空虚,只能用来守军事重点。当暴动一起,军队无法分兵遏止,警察则根本没有这个力量,于是警察局很快被暴民占领了,台湾立刻 进入无政府状态。

从大陆调到台湾镇暴平乱的国军21师(总共2万部队)登陆基隆的时间是1947年03月09日。

YST 只需要问一个问题来戳穿李登辉制造的谎言和台湾人(譬如「咯天肚」网友)对「二二八事件」的忿忿不平:

在1947年02月28日到1947年03月09日这十天无政府状态的期间,台湾人做了什么?

(二)回应「我爱夏天」:

如果1947年02月28日~1947年03月28日有一位张彼得神父带领两百位教徒在台湾日夜祷告,我们是否可以宣扬「228是天主教拯救台湾的祷告义举」?

世界之所以如此混乱就是因为有这么多人为自己的利益、主张、意识形态而造谣。

是的,这种将微小的局部放大、然后用扭曲和夸张的言词描述就是造谣。即使张彼得神父两年后得到罗马教宗的嘉许并合影留念,「228是天主教拯救台湾的祷告义举」仍然属于造谣,无法狡辩。

造谣是因为作者刻意将微小的局部不成比例地放大;如果作者事后一再强调「张彼得神父真的当时有在祷告」、「张彼得神父真的并没有参加杀人的行动」.....,那就是狡辩了。

语言和文字是可以魔术般地使用的,这是为什么政治特别黑暗。

要搞偷龙转凤这一套,请去「大话新闻」做特别来宾,肯定叫座又叫好;

如果打着蓝色的旗帜,搞局部放大这种游戏也可以上「新闻夜总会」鼓吹,同样会受到欢迎;

但是【天下纵横谈】不接受偷龙转凤、局部放大这一套,即使政治正确、意识形态正确也不接受。

【天下纵横谈】是菁英知识分子知识交流的地方,交流的是真知识。

(三)「二二八事件」是一个武力夺权的运动

甲. 「二二八事件」不同的诠释

一个政治运动 如果成功了,那么运动的目的就只有一个,胜利者说了算;

一个政治运动如果失败了,那么运动目的的解释就很多了,每个政客都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做解释。

「二二八事件」岂能例外?

1.主张台独的说:「二二八事件」是外来的国民党军队杀我们台湾人;

2.中共官方说:「二二八事件」是台湾人民不满国民党的腐败统治所做的抗争,是官逼民反;

3.主张统一的 zgr说:「228 是争取中国统一的起义」。

大家各说各话。

1与3的说法最简单,但是也最背离事实。说这种话的人是用简单的语言作人人听得懂的政治文宣,对象是头脑简单的草民,他们是大多数。这是民进党和共产党最惯用的手法,因为他们都是搞群众运动起家的。

2的说法是倒果为因,故意抹杀当时的大环境,手法相当高明。其实政治远比口号复杂,当时的情况民反是实,但不是官逼,这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老共的厉害就在这里。共产党这么说,因为他们打击的对象是国民党;马英九也这么说就非常可恶了,他是为了选票讨好本土台湾人。

如果你一直在警民冲突和军民冲突之中钻研,你永远搞不清楚「二二八事件」的性质和动机。

如果我们把观察的角度拉高到国际层次,那么一切就非常清楚了。

「二二八事件」是一个武力夺权的运动,是中华民国、日本、美国、本土台湾人和中国共产党五方角力的政治夺权运动。

要证明「二二八事件」是一个武力夺权的运动非常简单。暴动一开始,暴民主要拥向的方向都是武器囤积之处。这不可能是普通的闹事,暴民非常清楚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很显然地,他们后面有高人指点,这些幕后高人几乎可以确定是日本人。

前 面说过,「二二八事件」中的暴民是由三种人组成:地痞流氓、失业群众、退伍的台籍日军。这其中毫无疑问退伍的台籍日军战斗力最强、组织力也最强,他们是武 力夺权的中坚力量。这些暴民群集在街上搜索和屠杀的时候很多是头戴日本军帽、口唱日本军歌,这些暴民效忠的对象毫无疑问是日本,这群暴民主要的后台老板也 一定是日本人,绝不会是文诌诌的台湾菁英蒋渭水。

换句话说,日本虽然是战败国,但是在「二二八事件」这个武力夺权的运动日本是有实力的,日本的实力大于本土台湾人,更大于中国共产党。

乙. 陈仪所犯的错误

当时台湾的最高行政长官是陈仪。陈仪是一个有见识的军人,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而且娶了一个日本贵族女人为妻。陈仪不但学养俱佳,而且为官清廉,但是他犯了三个严重的错误:

1.过分信任台湾人和过高估计自己的能力;

2.拒绝政府派给他的军队;

3.答应三十万不愿意回日本(他们在日本找不到工作)的日本人留在台湾成为移民。

上面陈仪的三个错误以第三个最严重,因为它的影响最为深远。这些滞留台湾的三十万日本人都是身在台湾心在日本,是日本国留在台湾的内应,他们不但是「二二八 事件」主要的暴动唆使者,而且今天台湾的独立运动主要也是由他们和他们的后代推动的。台湾的学界与商界和日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尤其是商界日本有非常深厚 的影响力,当年三十万滞台日人在其中扮演非常特殊和重要的角色。

陈仪说,台湾人是我们的同胞,我以真心对待台湾人,治理台湾不需要军队。陈仪拒绝政府派给他的军队并且戏称这些军队是“叫化子兵”。

(注:「叫化子」国语的意思就是乞丐。所以很多台湾人看到接收台湾的国军服装不整、军容很差是真的。台湾人因此看不起国军是真的,但是,这些服装破烂的“叫化子兵”打败台湾人景仰的日军也是真的。)

陈仪不要这些“叫花子兵”,造成台湾鸟内兵力非常单薄(不足五千,驻守在几个主要军事要地,譬如高雄要塞)。但是日军遗留下来的武器足可装备20个师,这就 是问题所在,一旦出事非同小可。这也是为什么暴民最先蜂拥的目标就是这些军火库,我们可以确定是滞台日人的教唆与指点。

读者看政治问题必须了解当时的大环境,尤其是经济大环境,因为几乎所有的政治运动都起源于经济问题,譬如1989年大陆的「六四运动」真正的源头是过高的通货膨胀。让我们看1947年的台湾:

1.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中国只是惨胜,不但被战争破坏的生产没有恢复,又爆发了内战,使得中国的经济非常困难。

2.战后的台湾一片残破,同样地经济萧条。经济萧条最大的特征就是高失业率,尤其大量年轻人失业几乎保证会引发政治运动。

3.二十万台籍日本军人回到台湾,他们大部分没有工作,加上其他失业的群众和地痞流氓(台语叫「浪人」),任何一点社会冲突的火花就会造成暴动而一发不可收拾。

4.1947年的台湾大环境非常困难,陈仪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要解决当时台湾的经济萧条和高失业率是几乎不可能的,而要求包括三十万日本人在内的台湾人共体时艰则是根本不可能。

5. 最关键的是,日本人使坏,在移交台湾前设下毒计。日治时期粮食和重要生活物质是配给的,日本人在战后交接前故意取消配给制度使粮食的消耗量猛增,又大量给 在台日人加薪使他们有能力大量购买,双管齐下为接收台湾的国民政府埋下了经济动乱的定时炸弹。果然陈仪政府不久就遭遇特大的粮荒,形成抢购风潮,一切腐败 无能的烂账都算在中华民国的头上,中华民国政府和台湾人民之间的关系立刻就恶化了。看到没有?日本的毒计巧妙地制造陈仪政府的无能,粮荒与抢购直接导致官 民的对立与紧张,「二二八事件」的爆发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一点都不意外,后来果然出事了,由取缔贩卖私烟失控爆发的火花点燃了全省暴动的熊熊烈火。其实取缔私烟引发的官民冲突是近因,就像1937年日军在宛平县失 踪一名士兵是引发中日全面战争的近因。近因只不过是导火线,不是问题的本身,所以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远因,也就是YST说的「大环境」。中日战争的远因 是日本觊觎中国的领土和资源,「二二八事件」的远因是台湾的经济萧条、高失业率和日本殖民政府移交政权的时候埋下粮荒的定时炸弹。

好了,暴动已经开始,几十万暴民在全省展开大屠杀。一昧做烂好人、手上没有兵的陈仪顿时傻了眼,眼看血流成河却一筹莫展。

陈仪不是说他相信台湾人不需要“叫化子兵”吗?

现在陈仪把心挖出来给台湾人看都没有用。

政治是最现实而又无情的。

丙. 五方势力争夺台湾的统治权

暴动一发生后,各方人马都出动了,都认为自己有机可乘:

1.中华民国政府要控制暴乱,维持有效统治;

2.日本希望台湾脱离中华民国以利日本日后卷土重来;

3.美国两头观望,只要中华民国失去控制,麦帅在菲律宾的军队就可以入台“维持秩序”;

4.台湾人以蒋渭水为代表争取更多的民主与自由(表面旗号)和台湾人的参政权(实际控制);

5.共产党借机插花,企图建立台湾的共产政权。

「二二八事件」的起因是复杂的经济因素,它们包括美国飞机对台湾长期轰炸所造成的生产破坏、经济萧条、粮食短缺、高失业率、高通货膨胀、日本人暗地里做手脚....等等,造成整个社会秩序的瓦解,一颗小火星就可以引发熊熊的燎原烈火,暴动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

大陆的官方也好,台湾选总统的马英九也罢,一句轻描淡写的「官逼民反」就把「二二八事件」艰难的经济大环境和复杂的国际情势一竿子全打翻了,能服人吗?

「二二八事件」最根本的性质和动机是五方势力争夺台湾的统治权。

丁. 「二二八事件」主宰的龙头和四个顺位

上一节所说的五方人马以中华民国的力量最大而且具有主宰的和压倒性的优势,因为当时的中华民国至少有六百万军队,稳坐龙头,其他四股势力基本上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如果(在万分之一的机会下)中华民国不能控制台湾,那么驻扎在菲律宾的麦克阿瑟肯定会出手接管台湾。所以美国是这个事件的第一顺位。

如果(在百万分之一的机会下)中华民国和美国都不能控制台湾的暴动,那么在滞台日人的鼓动和蜂拥的暴民下有可能台湾会独立。所以日本是这个事件的第二顺位。

如果(在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下)中华民国军队、美国军队、日本控制的武装暴民都失败了,蒋渭水领导的民主派「请愿团」有可能成功与陈仪政府达成和解。以蒋渭水为代表的请愿团是第三顺位,基本上还是回到中华民国的统治,只不过少死一些人罢了。

理论上,这应该是事件发生后最好的结果,但是成功的或然率极小,原因有二:

a. 贪心:蒋渭水的请愿团成分非常复杂,并没有一个有力的领导人。请愿团的要求不断水涨船高,从最先和政府讲好的八个条件做出反悔,然后把条件增加到三十二 个,后来又反悔,内部讨论认为还不够,于是再增加十个条件,最后变成四十二条流氓要挟式的条款送到陈仪手中,陈仪当然不能答应。

b.无能:蒋渭水的请愿团并不能真正代表那些进行杀戮的暴民,这些代表也没有能力控制暴民的杀戮行为。请愿团的代表性是虚的,参加杀戮的暴民基本上控制在日本人的手中,而日本人的目标是台湾脱离中华民国。

最后,谢雪红的两百人「二七部队」需要打败蒋介石的军队、麦克阿瑟的军队和数十万日本人教唆下的武装暴民,才能在台湾建立共产政权。中共是「二二八事件」的第四顺位,也是最后一个顺位。这个机率应该不到万万分之一。

戊. 小结

基本上,任何论述不到百万分之一机率的事件是没有意义的。在「二二八事件」这个关系台湾前途的运动中值得讨论的其实只有中华民国与美国的利益,日本勉强入围因为不管怎么说它是制造事件和进行暴动的主角。

美国获得台湾的控制权是有可能的,问题只在美国愿出多少代价。1947年至少有三名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员在台湾活动,而且紧密地与美国政府保持联络,他们的名字是George Kerr、Paine、Catto,他们的工作是鼓动台独人士搞叛乱和搞坏中华民国和美国的关系为接手台湾做准备 。这三人中以George Kerr最为活跃,后来还把他们的活动写了一本书叫【被出卖的台湾】(Formosa Betrayed),1965年在美国发行初版,出版商是波士顿的Houghton Mifflin。1992年位于加州的「台湾出版社」为此书发行第二版。

美国非常精明,绝不肯白做大投资,出动军队和暴民先干上,然后又不得不把收获交还给中华民国。美国出兵入台“维持秩序”的先决条件是蒋介石的军队无法摆平叛乱(已经没有回头路),所以YST给美国第一顺位和万分之一的机率。

(非原文K.Z.——友邦莫名惊诧。中国民国的前车之鉴当使我们警惕。)

日本唆使几十万暴民搞夺权,这几十万乌合之众能先后打败蒋介石和麦克阿瑟的军队,机会是微乎其微。YST 给日本第二顺位和百万分之一的机率,这还是假设暴民能成功抢劫大量军火库中储藏的武器。

剩下的台湾人请愿团和谢雪红的两百人「二七部队」就不用提了,成功的机率比被雷打到还小。

(四)结束语

1.「二二八事件」,毫无疑问地,是一个武装夺权运动。

2.陈仪政府在接收台湾时许多事情处置不当,陈仪以君子之心和小人打交道犯下严重的战略性错误应该负起全部的政治责任。但是在「二二八事件」发生后,陈仪的处置并无不当。

3.中华民国政府在「二二八事件」是被动地接受挑战,所以躲不掉。

4.美国人在「二二八事件」的行动非常聪明,先由中央情报局的人员和台独人士接触,这是非常小的投资。如果台湾的情况发展到中华民国无法收拾,这时候美国才动用驻扎在菲律宾的军队进行实际控制。所以美国是谋定而后动,一动就达到目的,不做冒险的投资,不浪费一点点实力。

5.日本是次一等的聪明,虽然成功的机率极小,但是自身所冒的险也极小。日本唆使台湾人去暴动,自己在旁边静观后变。如果成功,则一本万利;如果失败,死的都是台湾人,日本毫无损失。日本只要求台湾脱离中华民国,以后再慢慢一步步图之,放的是长线。

6.暴动的台湾人最愚蠢,被日本和美国当枪使,死了固然活该,不死成功了也是美国(第一顺位)和日本(第二顺位)获得实际控制权,没有台湾人的份,处境比在中华民国的治理下还差。

7.台湾人的请愿团虽说都是知识分子,但是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是一群乌合之众,成不了事。请愿团基本不了解自己是没有实力的人,当屠杀展开后,请愿团就把要求的重点放在不能秋后算账上而咬住不放(寻求自保),这是既愚蠢又自私的行为。

请 愿团没有把问题想通,也小看了中华民国政府和它的六百万“叫化子兵”。请愿团不知道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筹码,中华民国的百万大军就只隔着一 个海峡,眼前看不到并不等于不存在,更不等于十天后不出现。等到暴民屠杀外省人开始后,请愿团已经走上绝路,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想想看,身处小岛,无处可逃,居然敢发动大屠杀,以为逼迫陈仪签上一纸条约就可以逃过审判,这不是愚蠢是甚么?

请愿团这批台湾知识分子跟掳人撕票后的绑架犯有什么不同?

8.中国共产党是「二二八事件」最后一个顺位,成功的机率是0。但是谢雪红并不笨,她知道这个仗自己没有一点点希望,但是她非出来干一场不可,否则没法向组织交代,这是牺牲打。

可叹的是,即使这样,谢雪红最后(1970年)也免不了在大陆被批斗而死,死状凄凉。

让我们回到话题的源头来结束这篇论述。

有关「二二八事件」的论述在【天下纵横谈】已经数不清了,YST 个人至少就谈过三次,不过由谢雪红引发「二二八事件」的论述倒是第一次。

如 果你是左派,特别是毛泽东式的左派,那么论述谢雪红带领「二七部队」来彰显中国共产党的英明是非常不智的,因为谢雪红的结局非常惨,她先被红卫兵抄家,后 被打入右派,跟着接受长期的审讯、羞辱与肉体的折磨。不开玩笑,中国共产党的清算斗争厉害得很啊,非常凶狠、残酷和没有人性,「反革命」的帽子只需自由心 证就可以成立。谢雪红的罪状很多,其中两个就是「共产党的叛徒」和「二二八的逃兵」,谢雪红抵死否认也没用。

谢雪红在「二二八事件」已经尽力了,她不可能成功的,她只是没有死,因此红卫兵就不放过她,没有死就是有罪,就是逃兵。谢雪红站在毛泽东后面的那张照片显然也无法保护她。1970年(文革的最高潮),谢雪红就这样被折磨死了。

谢雪红的凄惨下场令人寒心,连许多共产党员看了都寒心,实在不是拥护中共政权为中共政权宣传的好例子。

zgr 网友用谢雪红来说明「228 是争取中国统一的起义」不但是一个笑话,也是对中共政权无情的讽刺。

中共在「二二八事件」是无足轻重的配角,任何人把谢雪红推出来为「二二八事件」戴上「统一中国」和「起义」的大帽子都是意识形态下的造谣,与历史事实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