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二流大学:排名迷障

http://www.jevonslee.com/blog/archives/p845.html

李志文

2010.2.5. 新奥良

越是封闭分割、信息不对等的社会,越喜欢谈排名,农业社会是横向封闭的,也是纵向分割的,在我们这个媒体接受中宣部亲密领导的农业大国,信息是非常不流通的,因此民众对于排名,尤其是学校的排名,到了疯狂痴迷的地步。这个疯狂不限于平民百姓,有些达官显贵,透过重重关系,请我吃饭,我以为要咨询什么国家大事,见了面才知道这么劳师动众,为的是学校排名,孩子读书。我知道,就是念了这篇文章,也无法解几分全国之惑,王秃子考秀才,有一分就算一分吧。

三十年来,我在很多地方说过,大家不要把排名太当回事,美丽是在个人心中,对任何一件事与物,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排名,其实在同一个人,同一件事,不同的时候,不同场合都可能有不同的排名。排名是主观判断,用贝叶斯的看法,主观判断是个随机变量。第三名背后的真实品质不见得好于第五名,甚至第三名不见得一定好于第五十名。只有不学无术的官员才把他们自己闭门造车的排名当一回事。我在 《漫谈二流大学》 中的排名是我的个人在2006年11月11日的看法,在今天就不可能完全一样。大家对排名高低的兴趣,应该是摆龙门阵的兴趣,是没事闲磕牙的兴趣,如果把它当做黑白分明的万有引力定律,就大错特错了。

读者反馈中,有几个问题,值得谈谈。第一个是为什么没有列入欧洲大学?现代大学的发源地是在欧洲,尤其是英国与德国,工业革命的两个领头羊。可是现在的先进生产力是在商业,不是在工业,是在创新,不是在压挤成本。十九世纪极为成功的工业社会体制,及这个体制下的欧洲大学,到了二十一世纪,都多少有点失落。就像中国这个最成功的农业社会,花了一百五十年,到了1990年,才有气无力的爬进了工业社会,到现在我们的农业皇朝的政治体制都还重重的压在每一个人民的身上。我们的清华、北大、浙大有这么好的学生,而这些中国精英居然这么的崇洋媚外。最主要的理由是我们的社会体制是发了霉的农业皇朝官本位。这个农业社会官本位下的教育体制几乎与商业社会背道而驰。各位想想,我们学生从小到大,每年都要上的那门课,老师上得有多别扭?学生听得有多痛苦? 对思考力、创新力有多大的伤害?改装一部机器是相当容易的事,改变一个制度是非常困难的事,欧洲的大学治理制度是比美国要落后的,五十年后,有可能我们发现,经过痛苦的转型,中国大学治理制度会优于美国大学治理制度,那时候,中国大学才是真正的一流。

有读者谈到,学校的品质应该由入学的难度来度量,那么清华、北大一定举世无双。如果大家只关心自己的排名,每一个人、每一家学校,都可以找到一个标准把自己排到第一,问题是除了你自己外,有没有他人把它当一回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把排名当回事,从来不跟人家争论排名。在顶级大学里谈排名是被认为非常下流的事,我写了这几篇文章就已经够下流的了。各位可以看出来,我有多爱国,爱到自甘下流。

反正现在中国没有顶级大学,我们不下流也没法子,如果硬是要把所有学校分个高低,有没有一个科学理论与方法?理论是有的,还拿过诺贝尔奖呢。芝加哥大学的贝克指出,教育的功用是人力资本的增值,也就是 一个大学生入学前与毕业后的价值改变。能产生最大的人力资本增值的大学,就是最好的大学。用这个理论来看,清华、北大、浙大是相当常烂的。全世界资质最好的学生,四年下来就怎么变成这个熊样? 这一说,马上有人不高兴了,你看看XXX 不就是清华( 中国牛校代名词)的吗?人家去了哈佛(顶级学校代名词),当了美国科学院院士(成功代名词)。我们要算的是人力资本增值,不是人力资本价值。美国科学院院士是人力资本价值。哈佛的增值是这位院士的人力资本价值减去他清华毕业直接上班的工资。各位不用算也就知道,他的现在价值几乎全是哈佛增值。清华为哈佛提供的就只是筛选价值,而这个还都是全国高考做的,与清华无关。清华的骄傲,认真说起来,还只是做亲戚的骄傲,这个院士的种是他父母的,可不是清华的。用增值的概念,现在的清华,无论我多爱她,大概也就是三流了。

中国的出国学生以理工科为主,伯克莱吸收了不少清华、北大、浙大的超级精英,我把伯克莱放在一流而不放在顶级,有不少读者怏怏然,其实要看那一家学校在那一流,有一个很简单的观察值,就是教授往哪里流。当一个助理教授没有拿到永久聘书,他会往哪里跑?他去的学校,通常是要低一级或半级,我是在宾大没有拿到永久聘书去了杜兰,这表示在我及在杜兰心中,杜兰起码比宾大低半级。钱颖一是在斯坦福没有拿到永久聘书,去了马里兰,蜻蜓点水又去了伯克莱。这表示在钱颖一、马里兰、伯克莱心中,这三家学校之间起码差了半级。同样的,一个讲座教授的去向也多少代表学校的等级,斯坦福要挖伯克莱的大牛要比伯克莱挖斯坦福的大牛容易。一般来说,同级学校有互相挖角的,挖角的相对容易度也代表学校的相对排名。美国学术单位领导(校长、院长、系主任)新官上任的第一个成绩单就是挖到了什么角色。我这辈子最大的战功就是在香港科大会计系创系系主任的任上,短期的用出版排名做到世界第一。这是一个比较不入流的排名方法,当时美国之外,没有一个商学科系能做到这个排名,虽然有点不入流,也算是战功一件吧。这种不入流的排名就是教育部、清华、北大、浙大的学术大跃进的奋斗目标。就凭这点战功,在创设新加坡管理大学的时候,我是第一轮校长候选人,但是我的心已经在中国大陆,就婉谢了。

在日本人心中,东大是比筑波好的,就如同在香港人心中,港大是比港科大好的。尤其在本科考生心中更是如此。东大、港大收了这么好资质的学生,除了一些当了大官以外,还有什么成果?过了四十岁的人都知道,当大官要的是心黑手辣、抱团拉拔,不要学问,甚至真学问,随之而来的真良心,是对升官有害的。那些没有念过多少书的父母,除了能看懂升官发财以外,哪能看懂社会贡献、学术成果?清华对校友占领中南海的骄傲,北大要在下一届占领中南海的决心,是否代表中国的教育有点病态?

读者高宏先生说得好:“一心想着去一流,境界就低了,再怎么做顶多也就是一个三流的。”这句话太对了,这心态几乎代表了大多数清华、北大、浙大的学生与老师。有些还三流得非常病态,为了进通俗排名的一流大学,几乎是无恶不作,跟那些当官的一个样。真是标准的草地大农民!哪像念过书的?

大家静下心来,好好看一下顶级大学的教授名录,他们的博士学位在什么大学拿的都有,有几个还在通俗排名的百名开外,本科学位更是五花八门。顶级大学只看本事,不看出身。咱们现在的北大、清华、浙大离这个境界差远了。蔡元培、胡适之的北大还多少有个一流的味道。当时军阀混战,实际上没有政府。我们现在的政府太伟大了,学者就自然渺小了,大学也就三流起来。

读者问,你对中国大学这么悲观,你还在浙大、清华混个什么劲?我是在黑暗中看到黎明,我是真正的乐观中国派,只有在黑暗中看到黎明的人才有机会成为一流!

我在浙大过去六个月,日子一天天好,前景一天天亮。中国前景美好,我始终坚信、并将一直坚持。

后记:

中国喜欢请名教授、大学者当教育部长,认为这些人学问大,判断好。其实隔行隔重山,我不懂杨振宁的物理学,杨振宁不懂我的经济学,起码无法懂到能判断学术价值。学术是需要高度专注的事业,当了几年官,这个人的学术功力就铁定废了。美国的教育部长摆明就是政客,做贼像个贼。同文同种同胞的台湾开始民主以后,教育部长(其中有院士)在立法院就是不折不扣的贼像。在欧美已经进入商业社会的今天,受过欧美教育的学者,出任农业社会官本位体制的官僚,每天对着镜子看着丑陋的自己,那滋味是非常值得我们同情的。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曾任斯坦福大学教授多年,对于一流大学的含义有深刻的了解,他的分析:”你看大学教授把自己的孩子往那里送“ 就知道那个大学好。是相当精辟的。行动甚于雄辩。

李志文 2010.3.18.

刘遵义看排名:

我想排名其实有很多不同,你说这个排名大概是英国《泰晤士报》的排名。我自己觉得这个排名第一我们不要计较,因为这个排名其实一个大学的好坏,它的声誉不是一年、两年有很大的转变,所以它每年都在变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是排名有问题,并不是这个学校有问题。第二,我觉得尤其是这个泰晤士的排名,可信度、可靠度都非常的低,什么道理呢?它有一年把香港大学,当然,那也是一所很好的大学,但是它把它排在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之前,我就觉得有点不可信,所以这个不要太认真,其实比较客观的排名是上海交大的排名,上海交大的排名基本上没有主观因素,泰晤士的这个排名有很大的主观因素。

为什么北京清华、北大的排名会排得相当靠后,因为它是主观的,就跟大家一般的认知有关。好像你问一个外国人北大跟清华,其实我觉得他们的水平都差不多一样,但是你问一个外国人北京大学,他们也听过,(知道是)很好的大学,清华?这个字眼他也讲不出来,也拼不出来,可能很多人就会不知道这个清华大学,所以这就跟大学水平没有关系了,因为大家没有这个认知,所以真的不能太认真。

我想一个大学的声誉其实跟学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学生的选择就是你说的,就是听听人家做排名,也不明就里,就是选第一、第二的,他们的选择其实反映不出来究竟这个大学是好还是坏。

在美国其实比较要看重的是大学的教授,他们的子弟选到什么地方念大学,那是选择是比较理性的,你懂我意思吧?其实在美国很多人只会听过哈佛、斯坦福。很多很好的所谓博雅教育学院,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他们的招生在美国,要进那些学院可能比进哈佛、斯坦福还要困难,但是中国人就不会去申请那些大学,因为他没听说过。所以,一般口碑其实不是太靠得住。

关于具体排名的回答

李教授答:I have never taken the ranking very seriously. The whole table can provide a general picture, but individual data means very little. Have you taken statistics? Don’t you know Lehigh’s ranking (or anybody’s) is a random variable? Only a pig-head bureaucrat would view ranking of 40 better than ranking of 41. In fact, I think Lehigh has been declining in recent years. Due to her location and history, she may never get back to her old glory. I almost put her totally outside first class. This is only a personal opinion. In the U.S., everyone is entitled to his own opinion. The market opinion decides the quality.

网友HTY问:I know Lehigh’s ranking is about 40 according to the US NEWS. But I am still curious, what makes you think Lehigh U can be listed under the first-class universities B after adjusting for the research accomplishments?

《漫谈二流大学》读者回复选载:

关注排名——

费2010-02-02 07:09
回复王Karen:顶级大学的定义不能光用某一个学科的顶级来论断。U Chicago是世界一流大学毫无疑问,不过综合来看,和UCB还是有点差距的。不过我是计算机的出身,看不太习惯UCB放在别的后面:) 回复

王Karen 2010-02-02 07:44
回复费:…实际上,那就是一个说法。这个作者用的列表和他自己的论据在我看来匹配的不是那么好的。我其实是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他把DART排进A,因为论研究来看,DART根本就是college,不属于研究为重心的大学。虽然dart很好很牛叉,但是和他自己上文所言毕竟些许矛盾。 回复

申Mandy 2010-02-02 09:17
UPENN一流大学A YES:) 回复

侯 2010-02-02 11:22
很好,排在the other institute of tech前面。。。 回复

孙 2010-02-02 19:19

北大和复旦的被鄙视得五体投地了。。。 回复

章 2010-02-02 20:39

原来全世界还有更多不入流的大学~~~而我只是在其中一个,也不用遗憾了 回复

尹  2010-02-03 09:47

我看到了vandy,我很欣慰…其实,vandy应该更开放些的,但是这样保守的学校倒是让我们真正见识到了所谓“美国” 回复

博 2010-02-03 22:29

不太同意额。。chicago能排在您列出有些一流(penn, columbia etc.)之前不合理吧。

Tulane等一些你列的一流学校,进入难度和清华北大都无法相比..制度不能百分之百决定学校的档次。您列那些二流(甚至包括个别一流)学校每个都给我来个全奖offer,我恐怕也不会做考虑的。即使我的选择只剩下清华北大。但是如果东大要我,我估计就会去。

我也不认为仅仅靠制度就可以让这些学校位列新加坡国立和Tokyo之前..这个差距明显太大了。包括香港七大在内,亚洲任何一所大学和tokyo比研究都是自找没趣..不知您的样本何来

我不认为因米国先进。他们的这些制度就必然合理。我更相信,您所说的一流大学,在中国是不可能也不会被允许出现的。

我所期待的中国大学,只是北大现在的改进版本而已。 回复

王 2010-02-03 22:47

科大杯具了 回复

葛 2010-02-04 12:10

UF是二流哈 回复

马 2010-02-04 12:35

这个排名太垃圾了 回复

应 Layla 2010-02-05 00:57

啊,完全不是这样的么,这人来过美国没?囧。。。 回复

尹Eiki 2010-02-05 04:32

天阿,筑波大排在了東京大的前面,totally not true!每年東大的應考生那麼多,這個甚麼表阿? 回复

赵 2010-02-05 06:22

就凭北大清华东大这些毕业生对世界的影响,就不是OSU这种学校能比的。至于“日本的大学不入流”更搞笑。 回复

赵 2010-02-05 08:50

这个“大学流别示例”太烂了,完全分不清学校好坏。如果浙大校长本人真是这样分的,那就是太没sense了。 回复

胡 2010-02-05 14:12

回复康:tulane绝对清华北大差!你先看学生素质:我是今年申米学生,Tulane如果我想进去可说完全没有难度…但是清华北大让我今年考我就不敢说。申请东大则是基本不可能。至于你说教育质量,我可不认为tulane有多少教育精英。。这作者从那出来把这学校当成什么了?制度能弥补多少硬件?中国人不要妄自菲薄!

chicago不输ivy,但是作者比商和wharton比就不对劲了。不差没错,说它比UCb,甚至宾大哥伦比亚高一个档次还真是莫名其妙。

再说筑波..这个比东大好,OMG..东大研究实力世界第二原来就只是个三流学校。和tulane比要差出两流。多么贻笑大方。 回复

制度——

马 2010-02-02 12:55

嗯,其实中国北大清华浙大的学生是如此的好哇,但是为什么 本科生都出国了呢?还是研究生博士生教育不配套,要说,我个人认为中国本科生是世界一流的,但是研究生博士生只能到3流了,不怨学生,学生都很努力,关键还是制度 回复

冯 2010-02-02 22:26

知音!

不是很乐观对于中国教育的现状,但相信20年后我们到了那个年龄会让中国有些发自内心的改变! 回复

樊 2010-02-03 17:53

。。不会允许真正的一流大学出现的。。。。 回复

金 2010-02-05 15:35

1.想起竺校长,想起他对国民党政府开出的条件:第一,财政方面须有源源接济;第二,用人方面校长有全权,不受党政干涉;第三,内定时间以半年为期。现在又有谁敢和共产党谈条件?党之过,谁敢批?

2.想起以前看到的对浙大人的评论:浙大人在校内是很随意的,比如说,浙大有非常多部门的领导和学院大领导都会在公开场合批评校领导,并点名道姓,毫不客气,更有教授在书记来做调研时当面痛骂学校的制度之不足之处,让新上任的书记颇为惊诧……我想,“惊诧”不是好现象,真诚的希望把学校办好,尽快赶上世界二流水平,这才是硬道理。 回复

李 2010-02-04 23:26

很有见地的观点,但是某些部分有失偏颇,把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当成客观事实 回复

仰 2010-02-05 22:26

如果校长是官这种现象得不到改变的话,永远都是三流 回复

二月 5th, 2010 at 12:22

Without politicial reform ,the foundation of top universities in China,turn out to be a dream. It’s a society of interest and money and fame in our campuses,no pure academica.

心态——

王 Luna? 2010-02-05 07:19

…中国人不要妄自菲薄 回复

高 2010-02-05 17:10

一心想着去入流,境界就低了,再怎么做顶多也就一三流的。 回复

嵇 2010-02-04 13:34

…学校分等,或者是学校排名…有意义吗?或者是说…对谁是有意义的? 回复

Lyla  一月 31st, 2010 at 13:08

非常精彩,看过感觉受益匪浅。
其中一段,虽然不是主题,却让我想了很多,“中国以致亚洲都没有一个开放型的学术市场,在清华讲的是『三清』,东京大学谈的是『三东』。三清也者,本科、研究生、教授职位都出身清华也。看清华出身的清华教授谈起三清的那副得意像,真恨不得指着他们的鼻子说:『你这三流古井里的青蛙』。我自己也有『三台』病。四十岁以前,我的梦就是回母校台湾大学教书。”
发现自己曾经的理想,真算是相当狭隘了……

Posted on 2010-10-06, in Career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