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

2008-09-16 16:26:42

denovo

雷曼的朋友说:今天街上至少有3万人在找工作,雷曼两万,美林虽说被买了也得有一万人另谋出路。

街者,华尔街。他说:我们还好了,最惨的是在公司干了十几年的那批人。

年轻人有拼劲,工资又低,找下家还容易;中年人一般位置略高,又没有年轻人的精力,四五十岁被裁掉,最是困难,偏偏他们个个有家有口要养活。

——这是个励志故事,告诉我们在中年之前一定要混到高位,不上不下最是尴尬。你看那些CEO们,把公司一个接一个地搞砸也还是会有下家。

五大投资银行已经垮掉三家,Bear Stearns年初有联储出手相救也难逃厄运,贱卖给JP摩根,员工遣散好歹还算相对有序。雷曼不肯贱卖,联储又不肯救,更宁可垮掉也不卖给中投,忽然间便灰飞烟灭,偌大一辆车,如今只好拆散了卖零件。更有谣传事先有人恶意卖空雷曼股票,还健在的两投行之一高盛就属于怀疑对象,江湖水深险恶至此。美林柳暗花明,居然被BOA以超过市面股价收购,然而江湖上到底是从此没了这块招牌。

好在雷曼这个朋友的老婆在摩根斯坦利,就是另外一家健在的投行,否则两人辛辛苦苦买下的曼哈顿一室一厅就难保了。(一个单身朋友听完这句,若有所思地说:老婆是个好东西。)

还有一个小朋友刚刚毕业进了雷曼,还在兴高采烈地培训,马上就要开始重新找工作。

投行的瓦砾中,最大的保险公司AIG又放出风声待价而沽,道指暴跌,股市一片惨淡。商业银行今年已经垮了两家小的,这没关系,十万美金以下的存款帐户都有FDIC顶着,小银行还赔得起。可现在WAMU又告急,这样的大家伙倒下个把两个的,美联储恐怕只好印新钞了。准备明年金融博士毕业的twin对我说:我可算明白为什么经济衰退的时候有人要跳楼了,真他妈的depressing。我安慰伊说不怕,回亚洲来混口饭吃应该不难,伊叹息说:国内生活更加艰难啊,连奶粉都有毒,养个娃还不得提心吊胆几十年?

我无言。

————————一个半小时后的分割线————————–

我坐在桌前,想起《我是传奇》电影里面蔓草丛生,荒无人烟的曼哈顿。

其实金融业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直到有一天忽然发现身边的人几乎全进了finance firm。那时就算吃顿饭也要听一耳朵天书上的名词,security, derivative, blahblah,我屡次抗议都未奏效。

朋友笑我,man, this is New York. 是啊,我所留恋的纽约的一切,不过是这架庞大的金融机器上一堆寄生物,用他们的专业术语来说,derivatives。这架机器上的零件一个一个在往下掉,倘若它真的停止运转,那寄生的一切又何以自保。

Nostalgia struck me numb.

Posted on 2010-07-16, in Creek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