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L:冷眼看200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

200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比往年更有看头,也比往年更关键。怎么说呢?

  这次的美国总统是一个黑男人、一个白女人、和一个白男人的竞争,这是美国历史前所未有的,所以这次的总统选举比往年更有看头。

  2008年的美国内外交困。对内,美国经济进入衰退已成定局;对外,美国的中东战争骑虎难下。这是美国历史前所未有的,所以这次的总统选举比往年更关键。

  为什么 YST要用冷眼来看这次美国总统的选举呢?

  因为美国人民的热情是肤浅的、幼稚的,尤其重要的是有怯于启齿的难言之隐。美国对过早到来的黑人总统完全没有准备。

  美国人民固然绝大多数肤浅幼稚,但是美国的菁英是非常聪明、智慧、和老练(sophisticated)的。不幸的是,这些美国菁英陷入西方民主的泥沼而无法自拔,对种族问题有口难言,对经济问题不敢面对,他们长篇大论的讨论和分析完全搔不到痒处。即使是聪明绝顶、博学多才、口若悬河又措辞优雅的乔治.史蒂凡先生(George Stephanopoulos)也不敢说真话,只能拐弯抹角地在问题周围打转。

  你想想,问题都不敢明说,怎么可能解决呢? 美国真正陷入麻烦。(US is in real trouble.)

  YST 比史蒂凡先生才疏学浅,但是有两项优势:一是旁观者清,二是隐姓埋名在网络上发言。旁观者清使我能够面对现实,不怕别人说我不爱美国;隐姓埋名是我敢在种族问题上说真话,不怕丢了工作。本文标题中的「冷眼」就是这个意思。

  闲话少叙,让我们快速进入正题,先对胜负难分的三位候选人作简短的点评。

  (一)欧巴马(Barack Obama)

  四十七岁的欧巴马是所有候选人中最年轻的,也是美国历史上有可能真当上总统的第一位黑人。欧巴马,是这次选举名符其实的黑马。

  欧巴马是哈佛毕业的律师,生就一张非常会说话的嘴,但是他说来说去就是一个字:Change(改变)。至于改变什么,怎么改变,他根本说不清楚。其实不是他说不清,而是他根本不懂,没法说,不知道怎么说。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欧巴马根本没有能力了解,更没有能力应付。

  YST 用最简单的语言形容他:欧巴马就是美国的陈水扁。

  欧巴马最大的助力来自黑人,如果选上,他最大的负担也会是黑人。这就好像陈水扁最大的助力来自福佬人,如果选上,他最大的负担也是福佬人(鸡犬升天)。

  欧巴马一宣布竞选,所有的黑人都跳起来欢呼,认为这是黑人出头天。这就好像陈水扁一出马,福佬人就跳起来欢呼,认为这是台湾人出头天,甚至还有一个不要脸的福佬人为陈水扁写书,书名叫「台湾之子」。目前美国还没有黑人出来写书称欧巴马为「亚美利加之子」,这不是因为黑人的心不够黑,而是黑人在美国还不是多数,无法强奸其它民族。欧巴马是包装在多年来美国政府口口声声夸耀的人权与平等之下,美国白人有口难言。

  为什么我说美国人民绝大多数是肤浅又幼稚的,因为他们相信欧巴马会带来族群的融合,使美国成为一个更团结和更强有力的国家。这完全是幻想,绝对不可能成真,连一丁点的希望都没有。

  (二)黑人是美国的垃圾人口

  是的,黑人是美国的垃圾人口。卫道之士,假道学之士,你们都不要跳起来斥责YST,因为你们不敢面对事实。你们也不要举什么鲍尔将军和莱斯女士的例子,因为那是极少数。我们谈论的是99%的美国黑人。你们要用统计学的科学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黑人对美国社会的整体贡献是负面的,黑人必须自我检讨。鲍尔将军和莱斯女士的贡献不可能弥补黑人族群对美国伤害的万分之一,也不可能改变美国黑人的社会形象。

  五0年代是美国的颠峰时代,虽然在七0年代受到越战的挫折但是美国很快在八0年代就恢复了。今天美国在中东受到更大的考验,美国的困难是面子挂不住。但是只要美国能做出适度的战略收缩,美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只是不能独霸而已。

但是有一点注定美国将长久走向衰弱,那就是美国不断增长的黑人人口。黑人是没有希望的,而他们繁殖快速。

  YST 绝不是第一个说黑人是没有希望的人,第一个说这话的名人是美国的尼克松总统,他的的确确用了 hopeless 这个字来形容黑人。

  尼克松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在美国历史所有的总统中我个人对尼克松的评价非常高。基本上,越战是肯尼迪开始打的,而是尼克松结束的。尼克松最早认识到中国不可遏止的崛起,使他打开了对中国的封锁。「水门案」在东方人的眼里其实不是什么大罪。 “Obstruction of Justice”(阻挡正义)实在是一顶太大的帽子,属于夸大的文字游戏,对尼克松不太公平。尼克松对自己的历史评价非常重视,这是为什么他是一个出色的总统。

  尼克松的智慧是他用历史来看问题。尼克松曾经私底下对他最亲近的助理(至少包括 H.R. Haldeman 和John Ehrlichman)说:「黑人是没有希望的。如果我们看过去一万年的人类历史,在世界所有的种族中,黑人是唯一的种族从来没有能够建立一个对周围有影响力的社会。」

  尼克松对黑人的评价是非常强而有力的,因为他对黑人这个种族的评语不是来自一人或一时,而是来自对整个种族一万年的历史观察。

  黑人的人种特性是低智商和高体力(包括性能力),这跟黄种人的高智商和低体力(包括性能力)正好相反,而白种人二者都在中间。

  YST 不是研究人类学的,无法细究其原因,只能看结果。而一个重要的观查结果是,黑人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民族。这个结论是非常、非常关键的,因为它是黑人无法进步尤其是无法与其它民族竞争最最重要的因素。

  责任心和荣誉感是连在一起不可分的,在这方面日本人就是一个突出的正面例子。YST 有位亲戚是华航的空姐,她说华航有明文规定在国际班机上必须有来自起降国的空服员,所以她接触到来自非常多的国家的空服员。在所有这些空服员中,她毫不犹豫地说来自日本的空服员是最敬业的。这就是责任心和荣誉感,从小人物中我们最能够看清楚一个国家的民族性。日本在全球的激烈竞争中能够脱颖而出,普通百姓根深蒂固的责任心是功不可没的。

  我们仔细观察美国的黑人。他们在学校学习成绩不行,因为他们的智商偏低;他们很早就开始有性行为,因为他们的性欲旺盛,他们的生殖器也比较大,这是黑人性交的优势。但是黑人缺乏责任心,造成的结果是大量的、远超出其它种族的未婚妈妈和破碎的家庭,这使得下一代的黑人竞争力就越发降低,于是形成了恶性循环。长久下来,所有的黑人社会,没有一个例外,全是低生产率和高犯罪率的社会。黑人不可避免地成为美国的社会问题和社会包袱。

  你如果去过美国的东圣路易斯(East St. Louis)就会非常明了上一段话是甚么意思。这个城市毒品泛滥、暴力横行,即使在先进文明的美国,黑人社会不是「恐怖」两个字可以足够形容的,它们跟第三世界的黑人社会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这是种族本性的问题,不是教育、机会和经济的问题。

  大家不要以为东圣路易斯是一块很差的不毛之地,所以是自然经济差才形成了恐怖的黑人社会。正好相反,从地理条件来说圣路易斯这块地方是美国的正中心,正好处于密西西比河的中游,这一点很像中国的武汉,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属于风水宝地。

  东圣路易斯在伊利诺伊州,与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St. Louis)隔一条密西西比河,这个情形就跟中国的武昌与汉口一模一样。东圣路易斯与圣路易斯不过一水之隔,但是两个城市的治安、生产力、与居住环境却有天壤之别。

  圣路易斯也许不能说是天堂,但还是不错的城市,至少拥有一所非常好的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东圣路易斯则毫不夸张地是人间地狱,除了遍地的涂鸦、泛滥的毒品、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暴力犯罪、几乎全是靠社会福利过日子的垃圾人口...,东圣路易斯能拿出什么可以夸耀、甚至勉强可以见人的东西?黑人能怪别人或政府吗?

  想想今天中国的武汉市是民国时期的武昌和汉口两个城市合而为一,历史上这两个城市无论在生产力、生活环境、社会价值、政治地位等等都没有什么分别。

  圣路易斯与东圣路易斯同样是一水之隔,为什么一个是人间一个是地狱?黑人民族性的低劣在这两个城市的对照下表露无遗,这是绝不能抵赖的。黑人没有领导能力,黑人没有组织能力,最重要的是,黑人没有自尊心和责任感导致整个黑人社会的堕落与沦丧。

  就一个种族而论,黑人在这个世界完全没有竞争力。尼克松的话一点也不错,非常精准。

  (三)黑人在全世界

  如果你在美国旅行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城郊(suburb)的房地产远比市中心(downtown)的房地产值钱。这是美国特有的现象,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有钱的美国白人逃离越来越多黑人聚集的市中心,这种现象被称为 White Flight。

  美国不是唯一的例子,第二个例子是南非。南非在白人执政的时候,约翰内斯堡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城市,市区有精致的文化,美好的餐厅、艺术品、娱乐场、购物店...等等,是外国观光客很喜欢访问的旅游景点。但是在黑人执政以后一切都改变了,毒品和犯罪急遽增加,有钱人开始逃离市区,约翰内斯堡一下子就垮了。你想想,白天都可以听到枪声的地方,有什么观光客愿意去?黑人的暴力和犯罪毁了约翰内斯堡。

  中国原本是没有什么黑人的,但是前不久我在网站上看到一则消息,报导有二十万黑人聚集在广州某一个地区从事非法打工,广州在那个区域的犯罪率,尤其是强奸和抢劫,急遽的增加。二十万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目,绝不可小看。如果中国政府不能有效制止而让黑人人口在中国泛滥的话,这将构成中国永远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一个劣等民族在任何一个国家聚集成为气候就可以完全毁了这个国家。为什么?因为种族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特别是黑人引发的种族问题。

  中国虽然也有很多少数民族,但是这些少数民族智商并不差,如果给予充分的教育,他们的成就不在汉人之下。

  但是黑人则不然。以前美国也认为黑人的立足点不平等导致他们在社会竞争上落后,所以六0年代曾经有一样革命性的改变,就是实施「车载学童」(busing)的政策,把市中心黑人区的学童用公共汽车载到设备良好的郊区学校和白人小孩一起就读。结果成效不佳,黑小孩的成绩并没有显著进步,反而败坏了良好的白人学校。黑人小孩把毒品和武器带到了郊区学校,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问题。

  黑人并没有因「车载学童」而珍惜所得到的黄金机会和优良环境来充实自己,反而利用这个机会在一个富裕的社会贩卖毒品赚更多的快钱(quick money)。所以黑人的落后是先天的本质,不可能因环境而改变成为更好的公民。

  是的,快钱(quick money)和大钱(big money)是黑人的梦。

  黑人不走教育的路,一条脚踏实地的路;黑人走的是运动、唱歌的路,梦想自己能够走快捷方式而致富,这是非常不正常和非常不实际的。

  黑人的低智商、高犯罪率、和高出生率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承受之重。黑人是没有希望的。

  (四)美国的黑人领袖

  美国黑人的地位未能提升,部分的原因要归咎于美国的黑人领袖,他们缺乏智慧。

  Okay,Okay,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你们想用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 1919-1968)来封我的口,是不是?

  是的,我承认金恩博士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演说家。但是,他是一个幻想家(dreamer),不是一个实践家。

  所以金恩博士也只配有一个梦,他自己都说了:“I have a dream.”。

  YST 也有一个梦,我每天躺在床上梦想有一天一觉醒来就发现银行存款后面多了10个0,比华伦.巴菲特(Warrent Buffett)更有钱。

  做梦谁不会?金恩的梦也许更冠冕堂皇,但是一点也没有比 YST的梦更实际。

  金恩博士被刺杀后,他的衣钵就传给杰西.杰克森(Jesse Jackson)。

  在美国的黑人领袖中 YST最讨厌和最看不起的就是杰克森,他是标准的害黑之马。

  杰克森的黑人民权运动最核心的思想可以归纳成两点:

  1.美国欠我们黑人的,因为她曾经把我们当作奴隶;

  2.美国必须给我们更多的赔偿(Pay us more, and more, and more....and forever more)。

杰克森非常懂黑人,也非常代表黑人。杰克森的思想事实上是美国黑人思想的主流,而这个主流思想正好为黑人制造了轻松过日子的理由,造成黑人的堕落、懈怠、寻找借口、和不思长进。

  从某个角度看,今天台湾福佬人的主流思想就非常像黑人的主流思想:

  1.外省人欠我们福佬人的,因为「二二八事件」外省人杀了我们福佬人;

  2.外省人必须给我们更多的道歉(每到选举就开二二八追思大会,外省人向台湾人鞠躬、认错、道歉、谢罪、再谢罪、再再谢罪....没完没了的谢罪)。

  事实上,李登辉、陈水扁、谢长廷...等等福佬领袖的核心思想就是用「二二八事件」作为福佬人永远执政的正当理由,因为这样做最轻松,政治力量得来全不费功夫。

  就在前几天,高雄县长杨秋兴为民进党助选时说:「南非的黑人选总统都知道要把票投给黑人,我们台湾人难道连黑人都不如吗?」

  所以,不是 YST硬要把黑人心态和福佬人的心态连在一起,是福佬人自己抢着要向黑人学习。而且我要提醒的是,这个福佬人不是一般的福佬人,高雄县是台湾大县,杨秋兴是民选出来的高雄县长,具有深厚的民意基础,杨秋兴代表的是福佬人的主流民意。

  我们看得很清楚,劣等人性都有其共同点。福佬人的政治思维和美国黑人一模一样。黑人政客和福佬政客不能成为优秀的领导人原因也都一样,因为他们为自己的不思进取和坐享其成已经找好了理由,而且理直气壮的正当化。福佬人和黑人自以为占了便宜,事实上这种贪婪和扭曲的心理正正是害了自己,使自己成为劣等族群。

美国黑人在杰克森这种主流思想的带领下除了得到联邦政府越来越多的补助,并没有任何其它的好处。相反的,这种越来越多不劳而获的补助更加深了黑人的懒惰、苟且、不负责任、不思上进的生活态度。

你想想,黑人只要大叫“人权”各种政府福利就自动降临到他们身上,用大陆人的话就是“馅饼就从天上掉下来”,黑人为什么要努力?

这就像福佬政客只要到「二二八纪念馆」高呼保卫本土政权就可以当选,福佬政客为什么要努力?二二八建馆立碑的目的就在此。

  陈水扁家庭的贪污一件连一件曝光后,南部就有耳语:「我们台湾人的总统A我们台湾人的钱,又怎样?」

  看到没有?福佬人认为台湾欠福佬人的,这就好像黑人认为美国欠黑人的,其心态一模一样。

  一个真正有远见的黑人领袖要开诚布公地告诉他的黑人群众:美国不欠你们任何东西。相反的,是我们黑人欠美国的。我们黑人有优良环境而没有好好学习,我们黑人对美国的贡献和我们的人口完全不成比例,所以是我们亏欠美国而不是美国亏欠我们。我们黑人必须用我们对国家的贡献来赢得其它种族的尊敬。

  到目前为止,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位黑人领袖对黑人群众说上面的话。最接近说上面的话的是一位杰出的黑人拳击手,他的名字叫阿里(Mohamed Ali),他是YST最喜欢的重量级的拳击手。阿里的拳打得非常漂亮,他的步伐轻盈飘逸,出拳迅速果断。阿里的拳击名言是:我的步伐像蝴蝶般地飞舞,我的出拳像蜜蜂一样的蛰人(Dance like a butterfly and sting like a bee)。

  有一次阿里在和重量级拳王费舍(Joe Frazier)出赛以前曾经接受记者的访问。

  一名记者问他们:如果有一个黑人小孩前来请教两位,他想做一个职业拳击手,你们会对他说什么?

  费舍回答说:我会鼓励他,给他忠告,要他刻苦训练,奋勇作战。

  阿里回答说:

  我先问他:你会写文章吗?他会回答说,不会。

  我再问他:你会读文章吗?他会回答说,不会。

  然后我会对他说:孩子,回学校去吧!你能成为费舍或阿里的机会不到十万分之一。

  噢,YST 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一个黑人领袖说过比阿里更真实、更动人的话!

  黑人领袖绝不可能说阿里的话,因为他们知道黑人不爱听这种话。

  政客说话必须投选民之所好才能得到选票。这是西方民主政治致命的缺点,它逼迫所有的政客说谎。

  在可预见的未来,黑人领袖不可能领导美国走向更健康的路,因为他们必须照顾不断地向他们伸手要钱的黑兄弟。为什么?答案很简单,黑兄弟是他们主要的、也是不可缺少的票仓。

  欧巴马高呼「改变」,他真的能改变美国吗?

  答案是:一定能,我们看看南非就知道了。欧巴马如果当选总统一定会改变美国,令美国更加虚弱,甚至是无法恢复的虚弱。

  (五)喜莱莉.柯林顿

  在仅存的三位竞争者中,喜莱莉不但是一位女性,大概也是三位候选人中最聪明的。由于她太聪明,而且聪明外露,令人感到压力,尤其会令人一部分男士不舒服。所以老美对喜莱莉的评价呈现两极化,不是爱就是恨。

  很多年前,当喜莱莉还是第一夫人的时候,就有老美曾经对我说他讨厌喜莱莉。我问为什么?他说这女人太猖狂 ,居然要她的随护为她脱靴子。

  前不久,这次是一位女性朋友,她对我说喜莱莉缺乏智慧。我连忙问为什么?她说你看她跑选举的时候耳朵上的耳环和脖子上挂的坠子上面的钻石都那么大,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不是富人,喜莱莉这么穿戴实在缺乏智慧。

  所以尽管喜莱莉很聪明,但是她的亲民形象的确不太好。

  不过对喜莱莉选情最大的伤害是他的老公。比尔.柯林顿已经做了8年总统,美国人觉得这已经够了,他们不希望看到同一个家庭做十二年总统甚至很可能是十六年。尤其令他们不悦的是,如果喜莱莉做总统,她的老公比尔会闲着吗?美国不需要两个总统(co- presidents)。

  YST 个人并不特别讨厌喜莱莉,但是我非常讨厌律师。

  律师几乎没有例外都是令人讨厌的,因为他们不但非常狡猾而且巧言令色。

  想想看,中华民国过去8年就是被律师整垮的,你看台独政府部长以上的官员八成以上是台大法律系毕业的。由同一个学校的同一个系来运行一个国家,这是金氏纪录,简直不可思议。

  律师是务虚的,嘴巴哇哇哇,其实屁都不懂。一个国家如果由一群律师来当家就完了。

  喜莱莉已经属于传统政治圈的一份子,她并不会为美国带来什么改变,因为她屁都不懂;但她也不会带来什么巨大的伤害,因为她待在这个圈子太久了,有基本的智囊团。喜莱莉能够做的事非常可以预期,也就是老美常说的“business as usual”。

  我们千万不能被喜莱莉滔滔不绝的口才所欺骗,而要用实事去检验她。喜莱莉在老公任内所做的唯一的一件大事,也是她在这次竞选所喜欢提到的,那就是她对美国全民健康保险所做的努力。

  当年喜莱莉以第一夫人的身份高姿态全力推动全民健保,但是没有成功。这就非常值得我们检讨。我对喜莱莉的批评是太过强势而引起反弹。喜莱莉不但作风过分嚣张,而且做事欠缺考虑。喜莱莉最明显的缺点就是她推动全民健保的委员会所有的委员都是律师,没有一个是医生。喜莱莉如此蛮干的做事风格当然引起反弹,失败是可以预期的。

  想想看,美国被律师害得还不够吗?喜莱莉的全民健保如果成功的话将是美国财政的灾难,也是美国人民的灾难。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任何一个新政策都是财富的重新分配。想想看,美国的医疗服务是每年几千亿美元的超级大饼,律师能不流口水吗?喜莱莉医疗改革委员会的成员全是律师,排除医生和其它专业,吃相难看,太自私了!也太狠了!

  律师都是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而律师唯一的本事就是文件作业,讲得更坦白一点,就是文件轰炸(paper bombardment)。律师化简为繁,越繁对他们越有利,目的就是用文件把你轰炸得头昏脑胀、举手投降。「文件轰炸」是律师最重要的、也是必不可少的手段,律师必须把文件作业弄得非常复杂才能上下其手,确保他们在这块医疗超级大饼的资源分配中获得最大的一块(Lion’s share)。

  结果社会花了大把钞票后,美国人民并不会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因为大部分的钱并不是用在医疗的本身,而是花费在医疗作业的程序上,也就是落入强大的、嗜血的律师群的口袋。这是整个喜莱莉推动的全民健保的核心精神,表面说得很漂亮是为了全民的福祉,其实骨子里是为律师争取更大的利益。

  喜莱莉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如果说喜莱莉是多么聪明,我承认;如果说喜莱莉有多么能干,我不同意。

  喜莱莉就像所有的律师,聪明有余,但不能务实,因为喜莱莉无论再怎么聪明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律师。

  律师肚子没料,基本上是口若悬河、很会说话的草包,这种人怎么可能务实?

  (六)马凯(John McCain)

  马凯已经在共和党的初选打败了「客家蜜蜂」(Mike Huckabee)正式成为代表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所以YST要好好地介绍这位候选人。

  马凯生于1936年,今年72岁,是美国总统选举最老的候选人,比当年台湾人认为太老的宋楚瑜要老得多。

  马凯的出身是职业军人,1958年毕业于海军官校,1974年毕业于美国战争学院。如果马凯当选总统,他将是继卡特之后又一位海军官校毕业的军官做了美国总统。YST 非常看好他,YST 尊敬军人远胜过律师。

  马凯是一名海军飞行员,加入军旅后不久就进入越战。1967年马凯被击落成为战俘,在越南监狱蹲了六年后于1973年被释放。马凯在这段作战期间获得各种勋章,包括 Silver Star, Legion of Merit, Purple Heart(为国作战负伤的勋章), and Distinguished Flying Cross。

  马凯在1981年退伍,随即进入政界,1981年当选众议员,1986年当选参议员,服务于商业、科学、交通等国会委员会,一直做到今天。

  我个人很喜欢马凯的学经历,海军官校的养成教育、飞行作战的经验、战俘的生活、战争学院的教育...等等,这种广度和深度比起欧巴马的哈佛法学学位和喜莱莉的耶鲁法学学位要丰富和实在得太多了。

要成为一个好的总统单是聪明是不够的,必须具备宽广的知识和丰富的人生阅历。马凯的阅历不是另外两位候选人可以比的。特别是美国现在处于局部战争时期,军人出身的马凯远比另外两个律师候选人懂得如何解决美国目前的困难。记得吗?当初小布什政府要攻打伊拉克时,唯一的反对声音是来自打过仗的鲍尔将军,主张攻打伊拉克的都是一批从来没有打过仗的文人(总统、副总统、国防部长...等等),就连喜莱莉当初也是赞成打伊拉克的。只有军人出身的鲍尔国务卿知道战争进去容易出来难。

  如果中东问题美国真的要用战争来解决,那么美国最好由一位职业军人来做总统,欧巴马和喜莱莉是干不好这个差事的。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重点。

  (七)美国正在关键的十字路口

  美国今天的关键问题是美元不断地下滑,而且如果美国不能控制赤字的话,美元的下滑将不会停止。

  如果美国继续任由美元滑落下去,那么欧元和其它货币(譬如人民币)将慢慢取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对美国,这将是一项沉重的打击。

美元独霸世界货币的时代一旦终结,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也就跟着终结了,因为美国的强盛,尤其是美国超级强权的基础,是建立在几乎可以无限量地发行美元上。

  有关这个理论的叙述请各位参看「美元正面临崩溃边缘吗?」(2006/12/15)

  上面这篇文章是YST论述国际现势的核心文章,所以我把它长期放置在【公告】上。

  今天谈论美元问题的文章车载斗量,这是后知后觉,一点儿也不稀奇。YST 早在2005年7月就写了两篇文章论述「美元发行过量」,这是我的先见之明,但是受到大量的攻击,包括台湾的职业经济学家。所以,经济学是不能认真的,很多经济学家之所以被人看不起就是因为他们埋在一大堆没有基础的理论里面而失去最基本的常识。经济学家的影响力是建筑在别人对他们的盲从。

  几个月前还有不少人怀疑美国是否会有经济萧条,今天绝大多数的人相信美国的经济萧条已成定局,只看时间长短而已。美国目前最最基本的问题就是如何平衡预算,因为平衡预算是解决赤字的第一步,逃不了的。可笑的是,前几天美国联储会主席伯南克宣布将用两千亿美元来拯救由次级贷款风暴所引发的银行倒闭。

  想想看,两千亿美元那里来?这不是明摆着美国在大量印钞票吗?

  看到没有?所谓大经济学家所用的招数也就是印钞票,用大量发行美元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也就是说要全世界来分担美国的经济问题。伯南克之所以能够这么做就是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世界上没有任何其它国家能如此做。我们非常清楚地看到美国超级强权的基础是建立在美元是世界货币上。

你想想,美国不选择平衡预算(也就是量入为出),而选择用大量发行美元来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世界各国都持有大量美元,世界货物的流通也都用美元计价,这就引发了全球性的通货膨胀,全世界的人都为美国人的乱花钱买单,怎么能不引起世界其它国家的愤恨?

美国的这种作法无异是强盗行为。是的,美国就做强盗又怎样,美国有做强盗的本钱,因为她有全世界最强大的武力。你不高兴能怎样?

现在问题就变得很有趣了,什么民主、自由、人权、平等...等等虚假的面子都拉下来了,所有的国际政治斗争都回到了几千年来人类斗争的基本面,那就是金钱和武力。呵呵呵!

反抗美国最有效的、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国际贸易不用美元,这样美国就不能乱印钞票了,因为美国这么做只能伤害自己。

  全世界目前只有两个国家能对美国说不,那就是中国和俄国。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不能做得太绝,因为中国和俄国是可以不用美元计价的。中国想出来的法子是对友好国家成立人民币账户,一切以人民币计价,两国贸易进出的金钱都记在这个账户上,所以既可以用人民币计价,又可以使人民币不至于流通在国外,非常容易控制。中国人还真聪明。

  所以美国目前大量发行美元的作法是做不长久的,反弹一定会越来越大,最后一定一发不可收拾。我的估计美元五年之内必定出大问题,因为如果美国政府的收入还不够支付利息的话,美元信心一定会崩溃,美国再要举债就难如登天了。

  所以今年无论是谁当选美国总统,美元问题必须在任内解决,这是一颗定时炸弹。

  (八)美国的选择

  简单地说,要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美国人民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改变生活型式;

  二是打赢一场主要战争。

  我们先说改变生活型式。

  美元的基本问题是双赤字(政府赤字与贸易赤字),任你什么 MIT或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博士也只能从消除赤字上着手,其它一切都是空的,再复杂的经济理论也骗不了人。

  2006年底在北京举行的「中美经济战略对话」,中国首席代表吴仪在开场白就说了:「我们不想听美国人讲课。」(We are not in the mood to be lectured.),在座的美国联储会主席伯南克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 MIT经济博士,他能放甚么屁?

  美国要消除赤字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求美国人民改变生活型式(change the life style)。

  想想看,美国人根本没有能力过奢华生活。我们随便举例说明。

  首先,美国小孩需要这么多玩具吗?美国东部的房子都有地下室,很大的地下室,通常单一住宅的地下室至少都有六、七百平方呎(将近二十坪),我去拜访美国的朋友,这些地下室都是满满堆着小孩子的玩具,我敢打赌这些小孩根本不记得上个节日他(她)们收到的玩具是甚么?

  这些玩具完全是浪费,YST 小时候只有简单的陀螺、玻璃弹珠、和一种硬纸牌(台语叫昂阿飘),还不是长大了。这些美国小孩没有比我聪明,也没有比我更快乐。想想看,父母已经负债累累了,还玩什么电动玩具、芭比娃娃?

  老美的 SUV越做越大,通用汽车公司的 SUV大得可怕,双车库绝对停不了两部。有这个必要吗?在石油危机和地球暖化的威胁下,这种车每天要烧多少油?有这个必要吗?

  美国的家庭有三部汽车 、四个电视、五个 VCR... .,有这个需要吗?

  我加州的朋友有每天开四十英里去上班的,有这个需要吗?

  美国家庭衣橱一打开有两辈子都穿不完玩的衣服,三辈子用不完的皮包,有这个需要吗?

  为了消除赤字,美国人必须改变生活型式,量入为出,而不是借债过奢华的日子。借钱度日还装什么阔?

  欧巴马不是高呼改变吗?这些就是美国人应该改变的。但是这绝不是欧巴马所说的改变。YST 问了不知多少美国人,没有一个美国人愿意改变他们目前的生活型式。要他们放弃汽车就像要他们的命。

  我不相信任何美国政客,无论是欧巴马、喜莱莉、还是马凯,敢要求美国人民改变他们的生活型式,因为美国人民根本不要听这种改变,而美国政客需要他们的选票。

  西方式的民主政治最后必定流于欺骗政治,因为说实话的一定选不上。

  所以美国只剩下第二种选择:打赢一场主要战争。

  想想看,美国如果要打赢一场主要战争,还有谁比马凯更适合做总统的?

  做为一个无可置疑的爱国者和战场上的英雄人物,马凯可以诚实地告诉美国人民下面几件事:

  1.为了维持美国的生活水平,我们必须巩固美元成为唯一的世界货币;

  2.任何国家,尤其是产油国,谁敢用非美元计价,美国就打谁;

  3.美国必须摆平不听话的伊朗,建立亲美政权,军事攻打伊朗没有商量;

  4.为了建立军事霸权,美国必须恢复征兵。目前这些为了拿退伍福利(GI Bill)而当兵的人不可能为美国赢得战争,我们需要美国最好的青年为美国而战,特别是长春藤大学、史丹福大学、加州理工学院这些名校的毕业生,他们不但是最优秀的,也是享受这个国家的成果和利益最多的,所以今天他们也是在战场上最应该为美国付出的时候。

  5.有这么优秀的士兵为美国而战,再配上举世无匹的武器,美国一定可以取得胜利。

  (九)三位候选人的评价

  欧巴马是最坏的选择,美国绝对不可能因为欧巴马做了美国总统就达到了族群融合。欧巴马的出线一部分是因为他知道如何呼口号(美国的陈水扁),但是主要是得到黑人的全力支持。欧巴马当选后一定会对黑人做出补偿(pay back)否则他的政治生涯就此结束。

  黑人有史以来从来不知道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就一个种族的整体来观看,美国黑人对美国的贡献是负的,美国黑人的一般形象也是负的。

  黑人的负面形象使黑人还不到做美国总统的时候。不是美国没有容纳黑人总统的准备,而是黑人还没有做美国总统的准备。

  欧巴马如果做了美国总统必定会为美国带来巨大的灾难。

  喜莱莉不可能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但也不至于对美国造成灾难。

  马凯是三位候选人中最有机会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如果他能面对国人说出上面我叙述的5点。即使马凯做不到第5点,美国在中东的战争遭到沈痛的失败,这对美国也是正面的贡献。因为战场上的失败最有说服力,能说服美国作战略收缩,重新作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美国人的民性是:「只要我能得逞,我做的事就是对的」。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美国人不甘心也不可能改变生活型态,除非受到战争的挫败。所以美国这场仗非打不可,既然要打就应该好好地、尽全力地打一场,绝不能半吊子地(half-hearted)打一场。

  马凯是有牺牲精神的伟大军人,只有马凯有能力为美国做出不成功就成仁(make or break)的重大决定。

  (十)结论

美国有一句名言:「没有痛苦,就没有收获。」(No pain, no gain.)

美国人要想好了,这次要渡过经济难关没有经历痛苦是不可能的。

但是痛苦也有很多种。

如果你要短痛,那就投马凯一票。

如果你要长痛,那就投喜莱莉一票。

如果你要永远的痛,那就投欧巴马一票

Posted on 2010-06-02,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