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兵相接的四十海里 — 台湾同胞全家福号保钓实录

[同为炎黄子孙,写下此文向无畏的台湾同胞致敬!]

476745f644fdd67b254cc&000
保钓船冲向钓鱼岛,旧金山的五星红旗,钓鱼岛的青天白日旗,旗不同,血相同

我的一位台湾记者朋友对我讲,昨天早上,随着基隆海巡队队长黄汉松对日本巡逻船喊出“这是中华民国海域,我们船舶有航行的自由”,台湾电视机前很多人红了眼眶。
这是自从一九九一年日方在钓鱼岛上建立灯塔,高雄市长吴敦义宣布要到钓鱼岛传递圣火却遭日方驱赶以后,台官方首次在钓鱼岛海区作出“宣示主权”的行动。 1991年那一次李登辉不但阻止了郝柏村试图空降登陆钓鱼岛,爆破日方灯塔的“汉疆演习”计划,而且后应日方要求,废弃相当重要的海空联训地点,位于苏澳外海的R17靶区,导致台湾海空军失去在接近钓鱼岛水域训练的据点。从此日方在钓鱼岛海面的行动始终肆无忌惮。
6月10日,在钓鱼岛附近日方撞沉台湾渔船联合号,此后马英九政府采强硬立场,强调对钓鱼岛的主权并要求日方道歉赔偿。16日晨,台湾出发的50吨保钓船“全家福号”在黄锡麟等十二名保钓人士的驾驶下前往钓鱼岛,此一保钓行动过程曲折惊险。
在距离钓鱼岛40海里时,日方派出舰艇阻拦,并用灯光警告“全家福号”已进入了日本领海。
这种情况,在中方保钓船进入这一海区的时候,曾经多次发生。然而,与之前多年中方保钓船的遭遇不同的是,这一次“全家福号”并非单船行动。台“海巡署”派出舰艇伴随全家福号前进。
最初伴随全家福号前进的,是两艘100吨级的巡逻艇(从舷号看应为PP-10028型,130吨,35节,钢壳铝合金甲板高速巡逻艇)至24海里处,日方拦截舰船增加到五艘,并有三架直升飞机助战,此时台海巡署舰艇减速,似有退让。保钓船上的人认为“这下完了,凶多吉少。”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很快海巡署的舰艇就加速跟了上来,在两艘巡逻艇后面,出现了连江号等四艘大舰和另外三艘巡逻艇,中方兵力增加到四舰五艇,指挥官为成洋总局第二(基隆)海巡队队长黄汉松。“全家福号”上转而士气大振。


476745f644fdd67b26d01&000

连江舰为今年二月高雄刚刚下水的七百吨巡防舰,编号CG-125,属喷水推进,装备20毫米高平两用炮一门,机枪两挺,是海巡署的王牌。该舰上并有独立的医疗,抢救系统,出动该舰预计有防卫不测事件发生的含义

另外三艘巡防舰的级别不详,从现场照片看其中至少有一艘1,800吨级星字号伟星舰。
根据事后回顾看,海巡署舰艇减速的原因,可能是看到日舰的机炮防护套已拆下,台湾的防护套则还扎实地套着(按照平时护渔行动的不成文规则)。这时若当面拆除,容易形成我方挑衅的印象,不拆则巡防艇上人员,只有手枪步枪等轻武器,万一打起来等于是用肉身挡弹。
但是,海巡舰艇最终没有被日方的强硬态度吓倒,得到后方支援后保护着全家福号继续前行。
面对保钓船队的强大阵容,日方显然有些失措,但眼看保钓船上“日本人滚出钓鱼岛”的标语又忍无可忍,于是进一步靠近,并向全家福号和台海巡署舰艇喊话驱离,海巡署方面申明保钓立场,进行反喊话。
进入12海里后,日方连续出招,双方之斗进入白热化。
一艘日本PS级巡逻舰靠近全家福号,并用高压水龙喷射水柱,不料海巡署舰艇毫不示弱,立刻有一艘五十吨巡逻艇(应为PP-5022型,实际排水量75吨)挺身出阵,也用水龙向日舰行警告性反击。日方慌忙收起水龙,转舵离开。
进入6海里后,日方一大舰迅速靠近,造浪阻截只有五十吨的全家福号,在滔天的巨浪中,保钓船坚持继续前进,船上人员大骂日本“鸭霸”。
海巡署方面立即以两艘100吨巡逻艇,3艘50吨巡逻艇形成U形阵,护卫全家福号前行。指挥官黄汉松就是此时喊出了让电视机前台湾观众激动不已的“这是中华民国海域”。
日方舰艇也已经增加到八艘,在空中直升机配合下,用舰艇从全家福号船头两侧交叉通过,包夹保钓船!这时,海巡署巡防艇不断加速向外侧偏航,要逼走从两侧夹击日本巡邏船。保钓人士高呼:“海巡加油,海巡加油!”

476745f644fdd67c1c4b7&000
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舰只与台海巡署的50吨快艇擦身而过,距离不过两米

保钓船队距离钓鱼岛距离已经不过1海里,日舰艇加速,试图逼保钓船向外海航行。这时,海巡署5030号50吨快艇加速从内侧超越10028号100吨艇,从全家福与巡视船之间穿过,直逼日舰舷侧。眼看台湾巡逻艇上人员已经把碰垫都放下了,做好冲撞准备,日方终于胆怯,被迫让开航线。此时双方距离只剩两米左右,可谓千钧一发!
这也是台湾舰艇第一次进入距离钓鱼岛如此近的海区执行巡逻任务,台湾海巡署舰艇过去视钓鱼岛十二海里水域为禁区,这次为保护全家福号却主动出击,甚至不惜与日舰碰撞,是几十年来罕见的事情。全家福号船上的保钓行动联盟执行长黄锡麟情绪激动地说:“我爱海巡署!”他说,此战海巡署舰艇有如“母鸡带小鸡”般保护全家福号,只要日本“老鹰”出招干扰航行,海巡署舰艇就以船身抵挡,甚至不惜与日本巡视船擦撞,捍卫国民、领土之举,令人动容。
全家福号开始绕钓鱼岛航行,宣示主权,距离不过七八百米。
事实上日方不知道,这次保钓船队中台湾方面级别最高的人员,并不在伟星,连江等大舰上,而正是在这艘5050号巡逻艇上,此人就是台湾“海洋总局”主任秘书李茂荣。他登这艘小艇参加行动的目的,第一是为了最近距离地掌握情况,第二是为了在万一日方锁定公开总指挥黄汉松实施攻击的情况下接替指挥,不料此人却是个拼命三郎,居然试图与日本巡逻舰撞船!
他的船上还有二十名海巡特勤队员,目的是在保钓人士实施登岛的时候进行“二夹一”护卫(因双方态势过于紧张,为避免发生人员伤亡,并且风浪较大登岛不易,黄锡麟最终取消了登陆行动)。
此时,整个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古怪的阵形 – 海巡署的巡逻艇护卫着全家福号在最内围环绕钓鱼岛顺时针航行,日本自卫队的舰只飞机在其外围跟随警戒,而再外围,台湾的四艘巡防舰占据钓鱼岛外四角,又形成一个包围圈。

476745f644fdd67c2098f&000
双方在钓鱼岛对峙全图

在这种情况下,日方终于没有轻举妄动,眼看全家福号完成宣示主权行动并返航,只是通过外相町村对此事表达了“遗憾”。
当天下午,日本《琉球新报》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11管区本部部长那须秀雄于15日就撞沉台湾渔船联合号一事向台湾方面“公开谢罪”,表示道歉,并表示愿意接受台湾方面进一步的索赔要求。

476745f644fdd67c23351&000
低头道歉的那须

在钓鱼岛问题上退让了二十年,尽管日方还是坚持其自己在钓鱼岛主权上的立场,但毕竟让撞船的日本人道了歉,并且不畏日方干扰,把保钓船和舰艇开到了钓鱼岛的周围去宣示主权,这在保钓史上,都是值得写下的一笔了。
十七日,“中华民国外长”欧鸿练在会见台北中央社记者时表示,“总统”马英九已经在国安会议上表示此事件将采和平方式解决。在李登辉,陈水扁时代深受日方青睐,却在钓鱼岛问题上退让软弱的台湾驻日代表许世楷被撤回并表示要当场辞职。
耐人寻味的是,七年前,另一艘台湾渔船几乎经历了和联合号同样的事情。2001年6月7日,台湾德发38号渔船在几乎同样地域的公海捕鱼,在收网后遭到日本巡逻舰追赶。船长姚坤明加速驶离,却被日舰一路追赶,喷水投弹,一个小时后被追上。“日本船很狠,连撞左后舷三次”姚回忆说。翻船后他不愿意受日本人帮助,游向附近我国船只获救。为了求得赔偿他登上日舰作笔录,却被带回石垣岛拘禁一百多天,最后还被日本法院判刑罚款。他没有了船,负债上百万,至今受雇跑船,妻子要兼两份工作,生活十分艰难。而当时当政的绿营政府只顾和大陆放嘴炮,将遭到“友邦”拘禁的姚坤明冷落一边。
台湾记者记录到,看到因为民气和政府态度强硬,联合号船长何鸿义获释,日方道歉并愿意赔偿,姚坤明眼里满是感慨。
[完]
随笔 –马英九打赢了一个战役
联合号的事件接近尾声,喜欢政治的朋友不妨计算一下输赢。这个事件,日本是输家,为了保持其战略地位,日本难以容忍台湾日本对立的形势,因此这个问题上只能低调,做出让步;大陆是赢家,在钓鱼岛问题上有台湾帮助出头,无疑将来对日本更有讲硬话的资格。钓鱼岛问题也为海峡两岸未来关系增加了一个共同话题;然而,最大的赢家还是马英九。
在联合号在钓鱼岛海域被撞沉的时候,马英九的处境,和萨斯爆发时候的胡锦涛很是相似。而他的强硬对应方式也很是类似,结果打了一场漂亮仗。
这个举动下来,其收获是 –
对台湾内部,民间角度一扫“软脚马”的形象,体现了清新,敢为的政治风范,为台湾百姓出了一口气,以“人民最大”的姿态提高了政治声望和支持率;官方角度,利用此事整肃陈吕在外交界的老班底,打掉许世楷,废除对日委员会,一举拿回台湾与日本关系的发言权,这一切都为台湾对外政策打上“马式烙印”,是马英九建立自己主导的新政策的重要一步。
对日本,马英九比李登辉更为清醒 – 日本对台湾没有决定性的价值,对台湾命运生死攸关的,唯有大陆与美国。日本在大陆与美国面前,哪一边都没有政治方面的影响力。所以日台关系中,日本应该更加主动,来拉台湾才正常,台湾去主动讨好日本并没有真正的收获。这个钓鱼岛的试探,日本果然忍气吞声,日台关系的主动权,被他成功易手了。
对大陆,这一次行动收获人心极大。很难有人指责马英九作的还不够强硬,因为一个反问 – 你们的实力比我们还强,为钓鱼岛你们做到了哪一步?就会让我们难以回答。指责马英九是岳不群,伪君子对他的影响不会很有作用,因为难以阻挡民间舆论对马英九维护钓鱼岛的正面评价(若真的“揭露马英九的真面目”,不光需要理论和分析,也需要让老百姓信服的事实)。因此,马通过这一行动,争得了大陆相当的民心,也收获大陆对台湾的普遍好感。
其实,上面写的都是废话。作为普通人,政治的问题我们通常会抛在一边。我们只会扪心自问 – 同为炎黄子孙,在钓鱼岛出现危机的时候,你是希望马英九对日本人强硬反击呢?还是希望他软弱退让?
回到文章开头的那句话吧,至少我的看法是 — 旧金山的五星红旗,钓鱼岛的青天白日旗,旗不同,血相同
[完]

Posted on 2010-06-02, in PEMS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