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咿呀聽牧歌—-歌唱祖國

奥運開幕式,穿紅衣服的小妹妹在另56個小朋友,高矮參差走入場時,童音咿呀的唱起歌來,聽似無聲最驚雷,霎時空氣凝結,不知不覺淚流滿面……

<初聽在臺北:>

這歌叫<歌唱祖國>,我跟這歌淵源曲折,第一次聽還是“誤闖匪臺”, 那個年代,就算無心,摸進匪臺也是"雪夜閉門讀禁書",驚心動魄。那歌夾在<福建前線廣播電臺>的開播報幕里,由軍樂隊演奏,只知道是條進行曲, 當下嚇得立馬關了,但那軍樂卻再也忘不了…

<再聽在費城:>

90 年來美讀書,正逢北京亞運,在費城看錄影聽見開場樂,募然驚覺似曾相識,旁邊杭州來的老高才解釋歌詞。我們在臺灣長大,連奶瓶上也恨不得印上<消滅萬惡共匪>,很難欣賞五星紅旗的迎風飄揚,這歌卻感覺跟詠毛歌德濫套不同,尤其副歌里的幾句,"越過平原越過高山,跨過奔騰的黃河長江"……

我閉上眼,五星紅旗變得遙遠模糊,逐漸縮成一個輕微閃動的紅點,映在江山無言的錦繡大地上,已分不清原來是滿地紅還是東方紅….從1842載著鴉片,大沽口上岸東來,到1997吹著風笛,尖沙咀登船西去,整整五代中國人亡羊離亂,幾曾有機會站穩吃飽? 幾曾有余力歌頌這塊“寬廣美麗的土地”?

上回舊王府胡同前的石獅子看見八國聯軍進城,是1900年,這回看見八國聯軍進城,卻是2008年,八國聯軍上次來,是放洋槍的來拆祖墓,新八國聯軍這次來,卻是擲標槍的來趕廟會。上一次是興師問罪,以燒殺擄掠始,這一次卻是是環球盛會,以興高采烈終。上一次,圓明園的十二生肖,被紅眉綠眼的強盜拆得家破人亡,這一次,水立方的八條水道卻在等金童玉女來共襄盛舉. ……

小妹妹童音咿呀,唱出"寬廣美麗的土地,是我親愛的家鄉"….170年來,這親愛的家鄉, 淚澆血灌的時候多,寬廣美麗的時候少! 剛來美國,常在不經意的小處留心,廣場上的鴿子,廊廟迂回處的燕巢,常讓我杞然失神。美國從1865以后止戈,基本上,已經在享受四五代人免于戰亂的福氣。在地球另一邊的家園,那兒什么時候才能看見不避生人的鴿子,在廣場上潑剌剌游走覓食?什么時候才能看見燕巢在弦歌黌舍的檐牙結滿?

雷根就職時,華府搞了一場煙火秀,他既是好萊塢的“自己人”,演藝界特意在就職大慶加湯加料,奢華擺場,事后新聞報導說耗資美金六千萬,令人咋舌。消息見報,臺北資深報人講評卻說不貴,國家換領導人,不用人頭落地,不用山河喋血,六千萬美金是放焰火不是放飛彈,不貴不貴…今天,報紙也毫不意外地檢討開幕式的奢華,15-20億,不是勒緊褲腰買美制俄造的槍炮來消滅自家人,也不是花15-20億砸棺材本來號召《十萬青年十萬軍》來拼救亡圖存,真是:傳家有命,天不亡我。也終于等到我們可以痛痛快快放焰火的一天!

紅衣小妹妹咿咿呀呀地唱起,和我一樣歷盡風霜步入中年的一代,海鹹河淡,多半早已無淚,然而多少人卻跟我一樣,不知不覺,淚流滿面,……隔壁實驗室的辣妹大驚小怪的批判小女孩的假唱,我婉轉地勸了些"爾愛其羊,我愛其禮"的看法,她還是咬住牛奶里的這粒砂,說就是不明白!….她的不明白,卻使我突然明白了

…………1946抗戰勝利后,天津初辦市議員選舉,利之所在,各路人馬殺紅了眼,丑聞黑函滿天飛,到投票那天也亂紛紛, 看開票有志之士莫不憂心嘆息,卻有兩個老頭談笑誇獎:這次選舉真是太好了!哪像當年曹大總統當選,票櫃里開出來的票都還是綁好了一捆一捆的…..(王藍,藍與黑)

…………1960 年初的一個晚上,我從紐約市搭火車到布魯克海文,夜很深沉,搖搖晃晃的車廂幾乎是空的。我后面坐著一位老人,我跟他聊起來。他約莫是1890年生在浙江, 在美國住了50年了,替人家洗衣服,洗碗,不一定。他沒有結過婚,一向孤零零住一間房間。他臉上總是掛著笑容;難道他心中真的毫無怨氣?我不明白。我看著他蹣跚穿過車廂里燈光暗淡的走道在灣濵站下車,年老背駝,有點顫巍巍的,我心中悲憤交集…(楊振寧,寧拙勿巧)

兩輩人看開票,喜怒截然不同的矛盾,豈是批判假唱的辣妹能夠明白?

楊振寧看見老死他鄉卻“安貧樂道,掛滿笑容”的"自費"奴工,他的悲憤又豈是批判假唱的辣妹能夠明白?

南北戰爭開始,12橡樹園陷入奔相走告的亢奮,剛剛失戀的郝思嘉卻哭著埋怨:男人們為什么都只會忙些不重要的事情!(米契爾,飄) 鄉愁和代溝從來不是存在問題,而是認知問題。

來美后見多了各色人等,最后有一個覺悟:越是來自苦大仇深的國家,越是對歷史地理國際現勢通情達理,只有富國強國的子弟才有孤陋寡聞的特權。寒門子弟早當家,他們的“懂事”來自叢林規則的教育,大戶人家出紈绔,因為他們自己就是叢林規則的大腕。辣妹對于祖國竟然能擺脫悲情,主辦一場武林盛宴,毫無所覺,卻對假唱對嘴如喪考妣,這代表歷史包袱對年輕一代已失去意義,反而凸顯年輕一輩的健康。祖國真的走出苦難,使他們終於也能享受孤陋寡聞的特權,安享無知的樂趣。中國從1842童叟可欺的肉包子,歷經170年苦難,熬到2008作國際盛宴的爐主,在30億雙眼睛前歌唱祖國,這竟是由意識形態彼此沖突對立的五代人,接力完成的成績!

想起這塊土地的不幸,想到170年五代人的苦難,盼星星盼月亮竟然盼到“萬國衣冠,揖讓京華”的一天!竟然等到了"有鳳來儀,百鳥還巢"的一刻,誰還計較什么假唱? 誰還介意什么預錄? 李敖說"政治犯,罪名是假的,坐牢受罪可是真的!"是的,對嘴假唱是假的,200多個國家來中國趕廟會可是真的!八國聯軍這次不再是殺人放火進場,而是" 買票進場"、"排隊進場",這可是真的!

56個各民族小朋友護旗進場,"各民族”也是假的(全是漢族),可小朋友是小手拉小手來吃喜酒總是真的,他們不是烈火沖天來大煉鋼的,這也是真的! 賈雨村是假的,曹雪芹用他的嘴來傳心意卻是真的!

——–

It is impossible to understand what the game mean to the Chinese without understanding their history of humiliation. —- by Orville Schell, Newsweek Aug 4, 2008

Posted on 2010-06-02, in PEMS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