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以不崇高但不能无耻。

一个范跑跑的话题,居然会有这么多本不该有的争论。经济学讲小人、傻子、精明人的博弈。范跑跑的得势,想必是小人在与君子的博弈中的得势,一大批本来不得不得做伪君子的小人露出了真实的面目,也或许一大批真君子不得不做了伪小人。那么,从中可以唯一确定的事实就是,小人得志,君子失势,范选择做了真小人。这种时刻,把注意力放在争论一个个体——小人范跑跑——的在小人与君子立场之上,有什么意义吗?

而且,难以署信的是,范跑跑竟也是一位自称饱读史哲著作之人,一个立志授人以智慧的教育工作者。在关键时刻,缺乏本该有的对问题的使命感、责任感和对工作的职业精神。读史使人明智,难道这种明智只被用来研究历史中的厚黑之学了吗?

好吧,范跑跑的举动是一种真实的表露。但如果这种真实是建立的一种集体迷失的基础之上的话,这种虚伪的真实不要也罢。

Posted on 2010-06-02, in Creek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