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我们只想快乐一点点

文/肖锋

新年倒数之际,凤凰卫视切分出四个画面:在三个港台画面中礼花绽放、人群狂欢,而在那个大陆画面上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在高声朗诵。大陆画面是最国家的,港台画面是最个人的。新年在这种拧巴对比中降临了。

中华民族一大优良传统就是祈福。祈福实质上是一种文化工具。文化本身就是工具,只是看被谁在用、怎么用、用来干什么。就我们个人而言,新的一年是不确定的,世道是不规矩的,那么心理的压力通过祈福就交付出去了,心里就踏实了,生活有奔头了,走起路来也格外轻松。

喧嚣的口号与热闹的盛事绑架了你我的注意力。世界的喧嚣其实与你我个人生活无关。祈福只关乎个人和家庭。

中华民族都是乐活派,多少战祸都不曾损伤

但也许那个西装革履的朗诵者是对的。国家,国家,国中有家,家中有国。国运关乎个人命运,想躲都躲不开。中国有记载的历史是3000年,有心者统计出真正和平的日子不过250年,就是说二十五史以战祸史、内患史为主。中国人民还是酷爱和平的。战乱如女人的周期性,主导着王朝的兴亡更替。所以中华文化属阴性,阴性文化讲求柔韧性,善于灵活变通。

中华民族是一个修复能力极强的种群。比如,从隋末战乱到大唐盛世不过数十年间的事。或者,回想一下30年前中国是什么样子吧。那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国家,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那时,它刚刚结束了摧毁大学、中小学和工厂的文化大革命。之后,中国有4亿人民脱离了贫困,大约占上个世纪这个星球减轻贫困成果的 75%。这个国家启动了人类史上最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运动,令西方建筑设计师为其服务,并且声称将举办历史上最成功的一届奥运会。西方人很难想象30年时间能将一个国家改变到这个程度。

中华民族修复能力之强的另一表征就是包容性强,包容今古、融汇东西,无论多么强悍的外敌都能“含而化之”,使其倾倒于中华柔性文化怀中。

中华民族凭什么拥有强大的修复能力?祈福文化是周而复始的一项原动力。一句话,是中华民族的乐活精神使中国人坚持到了今天,等来了这个千年未遇之变局。中国人的乐活精神还有望感染世界人民,“和”行天下。

中华民族都是实用派,什么文化都敢拿来用

中华民族还是一个实用至上的种群。一切为我所用。中国人的实用主义尤其表现在对洋节的改造上。外国人不解购物加狂欢的中式“圣诞节”,将他们神圣的耶稣生日当作“更像是狂欢节、元旦前夜和万圣节的混合体”。中国人什么都敢拿来“实用”一下。

祈福更是这个实用主义的具体体现。北京人去雍和宫许个愿,上海人到城隍庙烧个香,广州人到华林寺捐块瓦,杭州人到灵隐寺算个卦……无不关乎升官发财、身体安康之类。过年是个结束,是个开始,是个结束的开始。为了这个年,必须做点什么仪式性的,给自己给家人给朋友一个交待。

挑选祈福化煞的风水吉祥物能用于镇宅。年画中福、禄、寿、喜、财以蝙蝠、梅花鹿、南极仙翁等隐晦祈福形象来代表。祈福祈求的各方神圣均有来头,福神为赐福天官,禄神是功名总管,寿星为南极仙翁,喜神是月下老人,还有财神赵公明或关公,等等。相比西方人的祈福,“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圣经·马太福音》),我们祈求的内容具体得不能再具体,实用得不能再实用。中国人祈福绝少讲精神层面的东西,工具性明显,过年放炮竹就是为了嘣小人,卜吉问凶是为趋吉避祸,算命也是为婚配找辙,等等。

可曾经,中华文化也是神传文化,现在踏踏实实地沦为实用派。

曾经高呼拥抱“海洋文明”的先锋派,到一定岁数后统统都回归了。独生子女的80后正一茬一茬出来,他们任性了、摔东西了、耍脾气了,父母辈方知传统文化的教化功能之重要。同理,当世界越发变幻莫测,你会用西方的占星术还是中国传统的祈福方式?可能你会选择都拿来试试,反正都是临时抱佛脚。

北欧小国的幸福路径,令所谓的大国们惭愧

幸福才是硬道理。幸福是祈求来的还是争取来的,划分出祈福的主动语态和被动语态。

曾经作为抑郁国度的北欧现在是全球最幸福的区域。是上帝格外眷顾他们吗?我们看看北欧小国,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评的“幸福国家”排名前三的都是北欧小国。北欧诸国找到了他们的幸福路径,是这个星球上最幸运的国度。在全球幸福排行榜,我们要问,中国在哪里?

比如以三个E立国的芬兰:Equality(平等),Education(教育),Environment(环境可持续)。芬兰的国际竞争力与幸福感排名均列世界前位。芬兰的国际竞争力排美德之后列第三,这个已进入福利2.0时代的小国,完美地解决了高税收与创造力的矛盾。在这个国家,“大家都生活在一个既有创意又有照顾的世界”;穷人不低贱,富人不跋扈,总统跟普通人一样排队等飞机,翻翻报纸鲜见有关富豪名媛的新闻。芬兰、丹麦分获政府清廉评比全球第一、第二。

不久前,芬兰16岁小子打通了美国总统小布什的电话。他是如何以芬兰总统之名、搜索到美国总统电话并连过白宫三关不重要,芬兰人的英语水平及国际化程度也不在话下了,我想提的是,第一,这是扁平世界的胆量和勇气,小个子敢于挑逗大个子;第二,芬兰社会的反应,这位少年被尊为民族英雄,虽然免不了被警察带走 “教导”一番。这或许归于那三个E造就的和谐社会吧。

每次看罢新浪新闻的焦点版块,一般都不会令人有好心情,鸡飞狗跳、纷纷扰扰。传媒在时时喷出毒气,损伤着我们的幸福感。新浪会辩解,这是八卦,这是娱乐,这是民主,这是建设公民社会必需的。“如果你一辈子捣鼓那些土,你最终也就变成了一堆土。”如果你一辈子捣鼓那些粪,你最终也就变成了一堆粪。所以,不要让不洁的东西玷污我们相对纯白的生活吧。我们只想活得简单点,朴实点,快乐点。普通人对生活的期望其实很简单,环境美、教育好、福利优,政府不贪污,知道每一分钱用到该用的地方。就这些吧。

2008年,无论这个星球发生什么事,我们只希望快乐一点点,哪怕以远离新闻的方式。孩子希望作业少一点点、玩乐多一点点,员工希望工作少一点点、工资多一点点,老板希望税收少一点点、利润多一点点,官员希望负面新闻少一点点、GDP多一点点。

当全广州市儿童都规定要念《弟子规》时,我教会儿子一个英文词组:freedom of choice(选择的自由),虽然他们理解起来难了一点点。

Posted on 2010-06-01, in Creek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