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本与人本

Technorati 标签:

神本与人本

–中国文化与基督教信仰比较随笔

中国文化是以人为中心的,是人本主义。而基督宗教是以神为中心的,是神本主义。

中国文化以“人”为根本研究对象。先秦时期儒、道、墨、法、名、阴阳各派哲人均围绕“民生”、 “人生”问题展开论争,无一对天的“本原”问题感兴趣。道家虽然尊崇“天然”,但不探寻天之“所以然”,《老子》一书多处谈论“天道”,都是借题发挥谈人道,如“功成身退,天之道。”,“天之道,不争而善胜”等等。儒家所说的“天”有时指自然之天、有时指主宰之天、有时索性是指义理,如此概念含混,说明其对天本体亦无兴趣。儒道两家在中国哲学史中长期处于支配和主导地位。中国哲学的“道”“性”“理”“心”“名”等基本范畴皆围绕“人”的问题形成、以儒与道的学说为主心骨。佛教原本反对梵天创世论,入华以后与儒道深刻交汇,更加人本化了。儒、道、佛的哲学鼎足而圆融,从很高层次综合了中国其他各派哲学的精华,构成中华传统文化的最高理性形式。宋明时期中国哲学讨论了一番理与气“孰先孰后”之类的问题,学理架构呈现某种“转型”之势,但包括张载及王夫之学说在内,仍然以社会人文问题为着眼点,所谓“气”的概念始终夹杂着太多人文和善恶意蕴。

人本主义传统文化应用于实践,结局就是厚古薄今、难以超越、走向虚无,这三方面实际上也是相互联系的。

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中说,从孔子的时代起,多数哲学家都要找古代的权威来支持自己的学说。孔子喜欢援引的古代权威是西周的文王、周公。墨子与儒家辩论时,援引比文王、周公更古老的夏禹。孟子为能凌驾墨家之上,往往援引尧舜,因为他们是传说中比夏禹更早的圣王。最后,道家为胜过儒家和墨家,又请出伏羲、神农,据说他们比尧舜还要早几百年。他们的历史观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人类社会的黄金时代在过去,而不在将来。自古代的“黄金时代”以来,历史是在日渐蜕化。因此,人的拯救不在于创立新的,而要靠退回到古代去。

人本主义以人为追求的标准,以有限的人为前进的标杆,最终结果是难有大的突破。汉代独尊儒术以后,中国两千多年来就是孔子作为最高的师表,没有人敢讲超越孔子。

以人为本的思想也有终极的关切,但他的终极关切是讲求修身养性、“内圣外王”、“天人合一”、"人人皆可以成为尧舜",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在自我心性的修养中达至天命、天理、天道,实际上最终走向的是虚无。用夸父追日可以形象地说明中国文化的人本主义。"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这个正是人本信仰的最后结局的真实写照。人要凭着自己的有限力量来追求不可及的高度,结果是可想而知。人的愚昧不是忘记了人的有限吗?

我们不能说人本主义不能产生积极的思想、发挥积极的作用。在我国古代,从西周以来,诸多古代思想家都强调“民本”思想,逐步确立了以人为本的价值信仰。春秋时期齐国政治家管仲最先提出了以人为本的概念,他在《管子霸业》中说:“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本理则国固,本乱则国危。”孔子说:“天地之性人为贵。”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遗憾的是,这种民本思想是得不到根本保证的。只是在王朝更替过程中,新王朝建立初期,统治者为了巩固统治,采取了一些休养生息的措施,百姓的日子相对好过一些。但往往是好景不长,荀捐杂税又卷土而来。

圣经所启示的神本的信仰观认为,人不过是受造物而已,惟独耶和华创造诸天。人人在上帝面前都是有罪的,上帝是唯一的价值源头,也是唯一的审判之主,人对罪的超越只能通过十字架上的真理与救恩。我们都如羊走迷,是神亲自来找寻我们这些失丧的人。即“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约1:14)。并且他应许我们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4:14)

神本主义把神作为最高的标准,人追求的目标是以神为最高境界的,实际上就是以无限作标杆了。就文化进步而言,当人的最高标准是神的时候,创造与超越的潜能就被充分挖掘出来了,发展的程度几乎到了无限的地步。把一个最高的目的放在人奋斗的前面的时候,人就会有持续追求的目标。西方的文化、思想持续不断超越的重要原因,就是神本主义为基础,把神作为信仰的中心,把神作为追求的最高目标。

神本主义是不是不注重人呢?事实上,神本主义更尊重人。人有上帝的形象是尊重人权的根基。“神说:‘我们要按照我们的形象,按照我们的样式造人’”(创1:26)。之所以尊重人权就是基于这样一个根据,那就是每个人是上帝创造的,每个人都有上帝的形象,每个人都有上帝赋予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创9:6)。

当然,在强调人权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明白,从圣经和自然的启示来看,人权是重要的。但是,人权绝不是第一位的。圣经第一卷第一章第一节经文就是“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1:1)。这是整个圣经中最伟大的宣告。因此,圣经中所启示的体系完全是神本主义的体系,而非人本主义的体系。“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罗11: 36)。从整个启示历史来看,首先是创造天地的上帝,其次是上帝所设立的法度和次序,第三才是人权。因此,人权就其地位而言,乃是处于上帝的主权之下;就其来源而言,乃是来自上帝的赐予;就其界定和保护而言,必须以上帝所启示的律法为标准;就其目的而言,必须以荣耀上帝为其首要目的。

Posted on 2010-06-01,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